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95章 去你娘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路颖儿杀的?

    轻歌手一松,酒杯便砸落在了地上。

    “轻歌,怎么了?”碧西双担心的问。

    轻歌摇了摇头,朝徐旭东看去,道:“路颖儿呢?”

    “她也死了。”

    “死了?”

    徐旭东点头,道:“路颖儿在降龙学院拿刀斩掉了黎恩阳的命根子,黎恩阳像是中了毒,嘴都是黑的,一路被路颖儿追杀至青石镇,都没人敢上前拦,路颖儿也是狠心,竟然把黎恩阳给腰斩了,黎恩阳死后,路颖儿一头撞死在城墙边上。”

    “在青石镇?”轻歌蓦然起身,“带我去看看路颖儿的尸体。”

    徐旭东犹豫的看了眼李富贵,转瞬便带着轻歌姬月二人出去了。

    碧西双李富贵相视一眼,也连忙跟上。

    青石镇南面的城墙,围着许多人。

    鲜血的味道,在夜里闻起来毛骨悚然。

    轻歌来时,轻舞的白发和眉间妖冶的血魔花似乎标志了她的身份,青石镇的镇民们,好似想起了当初杀人如狂的少女,咽了咽口水,竟是怕的退避,让出了空旷的位置。

    轻歌一眼便看见了黎恩阳和路颖儿的尸体,黎恩阳嘴唇发黑,肌肉抽搐的脸庞成了紫色,他是被活活腰斩的,地上到处都是墨色血泊,很明显是中了毒,也很明显,这毒是路颖儿下的。

    轻歌抬眸,高高的城墙腰上,一滩血迹格外醒目,城墙之下,路颖儿安详的睡了。

    可见,路颖儿撞墙死,是飞跃而起,在城墙腰上撞死的,风风火火,也轰轰烈烈。

    轻歌走至路颖儿尸体边上,她蹲下身,把身上的披风盖在路颖儿的尸体上。

    路颖儿这一生,至死不渝过,飞扬跋扈过,也无可奈何过。

    她这一朵花,凋零在最璀璨的年纪。

    走时,轻歌说:“把她的尸体埋了吧,在棺材里多放些保暖的衣裳。”

    徐旭东和几个富贵堂的侍卫走上前,把路颖儿扶起。

    兴许,这些人都晓得路颖儿曾抛弃过李富贵,恨之入骨过,可如今,死者为大,一旦死了,所有的纠葛,都烟消云散了。

    回去的路上,轻歌如实相告碧西双二人,降龙的人,是她和姬月杀的。

    至于路颖儿嫁给黎恩阳是被迫无奈的事,她没说。

    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就多些安然吧。

    晚上,轻歌与姬月在富贵堂雅致的房间里睡下,还是当初那个房间,她被赶出迦蓝时,就是在这里住下的。

    清幽的风,徐徐拂来。

    轻歌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路颖儿死之事。

    路颖儿之所以一路追杀黎恩阳至青石镇,是想让驯兽岛岛主未来知道,黎恩阳是她路颖儿杀的,也想让天下人知道,降龙学院的人,都死在她路颖儿的手里。

    兴许,她早就生无可恋,心灰意冷,在她最绝望时,是轻歌给了她一些可以忽视的温暖,在迷雾森林里,混战之中,是碧西双给了她可以站起来重新握剑的勇气。

    轻歌想,若是换个环境,路颖儿的一生,应当是意气风发的。

    姬月躺在轻歌身侧,他用妖王之力捂热了身子,把轻歌拥入了怀里。

    轻歌安然一睡。

    当晚,路颖儿的坟墓就已修建好,不够奢华,也没人前来烧纸花。

    隔日清晨,轻歌姬月在路颖儿的坟前放了一束花,便去往了天地学院。

    两人一狼,温馨也孤寂。

    一切,看似已经尘埃落定,征途却未结束,只是另一场风云的酝酿罢了。

    天地学院距离青石镇不远,与降龙、迦蓝,呈铁三角之形。

    路上并未有多少崎岖,顺风顺雨到了天地学院,来接待轻歌二人的是晏院长。

    天地学院上上下下并未有多少人,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十个人,一个个都被黑色衣裳裹的密实,脸上或是罩着黑布,戴着黑色面具,只露出一双双诡谲死寂的眼瞳。

    轻歌把安溯游让她送来一串佛珠给了晏院长,晏院长欣然收下,笑容可掬,慈祥、安和。

    “夜姑娘,姬公子,既然来了,若不嫌弃的话,不如就在这里住一晚如何?”晏院长笑道,他的眉眼,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轻歌摇了摇头,道:“迦蓝诸事繁多,历练在即,就不叨唠晏院长了。”

    “这怎么会是叨唠,两位阁下的到来,让天地学院蓬荜生辉才对。”晏院长一面走,一面道。

    “晏院长客气了。”轻歌淡淡道。

    晏院长看了眼姬月,道:“姬公子大名如今可算是响彻了四星,两位郎才女貌,当真是极配的,只是不知姬公子是何许人也……”

    姬月妖孽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却见他道:“家父姬去霓,家母古娘徳,都是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本座……我长于深山,与野兽为伍,去年才出的关……”

    晏院长恍然大悟,怪不得没听说过姬美丽这么一号人物,原来常年闭关。

    轻歌嘴角抽搐了几下,额上落下了一排黑线。

    姬去霓——

    古娘徳——

    去你娘的……

    好名字!

    “晏院长,佛珠已经送到,我们也要回去了。”轻歌淡淡的道。

    晏院长笑道:“夜姑娘莫急,天地学院的酒水最是好喝,我早前就听说夜姑娘嗜酒,既然来了,不喝上一杯,也说不过去不是?”

    轻歌狐疑的盯着晏院长看,怎么觉得晏院长有点老奸巨猾?

    不过晏院长既然已经把话说了,轻歌也不故作矫情,大大方方的跟着晏院长进屋。

    一路上,轻歌姬月二人十指紧扣。

    晏院长把他们带进了一间位于东南角落的屋子,屋子里弥漫着森气,此时傍晚,落日残阳,尚未靠近,屋子就已凭空打开,一股凉意自轻歌脚底窜起。

    晏院长神秘一笑,率先走进了屋内。

    轻歌与姬月对视一眼后,双双走进去。

    屋子里面,冷清寂寥,房外是萧瑟的料峭寒雪。

    跨过门槛,轻歌看见屋内有一张椅子,椅子是背对着她的,坐着一个人,那人青丝如瀑,背影纤细,光是坐着,就有阵阵阴测测之息流动而出。

    她缓缓转过头,绝色蛇蝎的脸,紫黑的唇拉扯出一抹弧度。

    “夜轻歌,想我了吗?”

    轻歌瞳孔紧缩——

    轻纱妖!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