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61章 长得很像我娘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色渐浓,月光惨淡,百蛇院,被一层阴森的氛围笼罩着。

    欧阳菲被侍卫无情的推进蛇窟,众人只看见群蛇疯了一般的朝她涌去,瞬间湮没。

    “夜轻歌,我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她的声音在众蛇之中,逐渐变轻。

    蛇窟边沿的众人面面相觑,心里犹似被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百般惆怅。

    众人看向轻歌的目光,或是惊恐,或是错愕,或是轻蔑……

    “皇上,臣妾有些乏了,就先回寝宫歇息。”虞贵妃道。

    “去吧。”

    虞贵妃走至前边,婢女举着依仗在其身后跟着,声势浩浩,众人规避。

    走至轻歌面前时,虞贵妃停了下来,冰冷的双眸中泛起一丝笑意,“安国郡主的项链不错。”

    言罢,不等轻歌回话,虞贵妃就已远去,只余下一抹倩影,看得人如痴如醉。

    轻歌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腹轻轻摩挲着幽绿的玛瑙链,突地想起那日地宫中媚娘所说的话。

    她说,只要她戴着这玛瑙链,今日筵席,就有人会保护她。

    如今看来,虞贵妃从始至终都在尽力的袒护她,难道媚娘所说的神秘人,是虞贵妃?

    只是虞贵妃与媚娘,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事情解决,几位家主,就与我去御书房商谈迦蓝学院的事情吧。”北月皇深深复杂的看了眼轻歌,转身离去。

    他竟是在夜轻歌身上,瞧见了她娘亲的影子。

    杀伐果断,手段之狠辣更是让人闻风丧胆,匪夷所思。

    “如风,好好护着安国郡主,别让她再有什么危险。”萧云天如此说后,便与夜青天跟上北月皇。

    转瞬之间,百蛇院就只剩下几个小辈。

    欧阳峰离开之前,目光阴鸷的看了眼轻歌。

    北月皇等人走后,殷凉刹小跑至轻歌面前,亲昵的握住轻歌的手,眼中有些许崇拜,“轻歌,听说灵师进了这蛇窟都有死无生,你是怎么做到安全回来的。”

    轻歌淡淡一笑,如风自来,“踩了狗屎运吧……”

    蛇窟之中的险象环生,她就算说出来,又有人几人相信?几人心疼?

    自己的坚强自己守着就好。

    “要我也能踩到这种狗屎运就好了。”殷凉刹撇着嘴,道。

    轻歌抿唇,道:“不如你跳下去看看。”

    殷凉刹嗔了眼轻歌,炸毛似得,“安国郡主好狠的心。”

    轻歌大笑。

    殷凉刹虽然蛮横嚣张,性子鲁莽,却不失天真可爱,纯善未泯。

    北月冥望着笑的肆无忌惮的轻歌,皱了皱眉,他忽然觉得,这张脸,貌似没有曾经那么恶心难看了,反而还有些……可爱!

    北月冥闭上眼,不再朝轻歌看去。

    怎么可能……

    他竟然会认为那个丑八怪可爱,一定是喝多了。

    “安国郡主,我墨家什么都不缺,就缺一个娘子,郡主要不要来填补这个缺漏?”墨邪一面喝着烈酒,脸色酡红,醉醺醺的走来。

    走至轻歌面前,他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夹起轻歌的下巴,迫使轻歌与之对视。

    观望了许久,墨邪笑道:“瞧瞧这眉、这眼,与我娘子简直如出一辙。”

    众人,卒!

    “墨邪,你喝醉了。”北月冥走上前,扶住墨邪,将疯言疯语的墨邪带走。

    墨邪摇摇晃晃的随北月冥离去,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我再喝醉,也不会连自己娘子的模样都分不清。”

    轻歌望着消失在视野前墨邪的一抹笑,皱眉。

    她看不懂墨邪……

    不过她知道的是,墨邪不可能喜欢上她,若她有张绝美的脸,兴许还有几分可能。

    见北月冥与墨邪走远,萧如风上前担心的问道:“轻歌,你身上流了这么多血,伤势可好了些?”

    殷凉刹反应过来,也满是忧虑,“轻歌,原来你流了这么多血,受了这么重的伤。”

    “没事,伤已经好了。”轻歌淡淡道。

    “哥,你担心她做什么。”萧水儿冷哼一声,道:“这么心狠手辣的一个女人,说把人推进蛇窟就推进蛇窟,这种女人,还是离她远点比较好。”

    “水儿,不得胡言。”萧如风道。

    萧水儿有些怒色,“胡言?我看是你瞎了眼才对。”

    萧如风目光深邃阴沉,萧水儿轻哼了一声,转过身走至夜雪等人身边。

    “小孩子不懂事,不必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萧如风看向轻歌,眸光柔和,道。

    轻歌勾唇,浅笑,“仔细算起来,舍妹似乎比我大六个月,她若是小孩子,我又算什么?”

    萧如风愣住。

    “凉刹,听说皇宫里种植了四星大陆各地的奇花异草,你带我去看看吧。”轻歌转头看向殷凉刹,道。

    萧如风站在原地,眸光氤氲。

    轻歌走至夜雪面前时,忽的停下。

    “夜轻歌,你命还真是大,这样都死不了。”夜雪阴笑着,适才,北月冥看夜轻歌的眼神,让她充满了危机感。

    “我不介意让妹妹也去体验一回百蛇分尸。”轻歌浅笑,从容不迫,在夜雪脸色骤变之时,笑着离开。

    “这个夜轻歌,真是狂妄。”云绾道。

    “跳梁小丑罢了。”夜雪淡淡的说。

    秦岚身侧,夜羽双手环胸,望着蛇窟若有所思。

    真的只是跳梁小丑吗?

    北月皇宫的御花园,种植百花,四季如春,冬有柳叶扶风,夏有梅花飘香,可谓是北月皇宫中的一道奇景。

    轻歌与殷凉刹二人,漫步于芬芳之中,或是海棠摇曳,或是幽兰妖冶……

    “轻歌,在蛇窟下面,你一定很痛苦吧。”欢快的走在前边的殷凉刹,忽然在大簇大簇的殷红牡丹前,停了下来,背对着轻歌。

    轻歌脚步顿住,微愣。

    “那么多的蛇,我看着都怕。”

    殷凉刹转过身,双手放在身后,微微弓着腰,小脚踢着青石路上的石子,“你知道吗,看你湮没在毒蛇之中的时候,我想起了被敌军包围的父亲,我的父亲没有逃过死亡的厄运,可我却希望你能逃过。”

    “看见你活着回来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殷凉刹笑得天真无邪,一双眼瞳,特别的黑,浓过最深的夜色。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