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91章 夜轻歌,不得不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绿瑶瑶抬起眸子,目光炯炯有神,熠熠生辉,“阎如玉脾性暴怒,嗜血弑杀,他对所有人冷言冷语说杀就杀,唯独对阎碧瞳倾其所有,温柔醉人,很多人说,这是畸形的、不伦的,当时我听到这个故事,才七岁,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我未来的男人,要像阎如玉那样,唯独给我温暖,其他女人都是个屁,再倾国倾城也是个屁。”

    轻歌看着绿瑶瑶愤愤然的模样,不由的笑出了声。

    *

    傍晚,明月殿的人送来了南海丹,轻歌收好丹药后准备去降龙,她只带姬月一人前去。

    隔日,赤羽的父母被安溯游带来焚月殿。

    赤羽眉清目秀仪表堂堂,他的父母容貌相对来说比较平凡一些,放在人群里难以找出来,看上去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夫妻。

    男人两鬓生了些白发,眼睛倒是有些气势,那妇人,身上裹着厚重的麻布,双目有些呆滞,看起来视力不是很好。

    妇人一看见赤羽,就走上前抱着,泣不成声。

    赤羽僵硬的站着,抬起的手似是想把妇人推开,却是凝滞在半空。

    少年的眼底,满是疏离。

    毫不遮掩的冷漠,刺痛了妇人的心。

    轻歌距离安溯游很近,听见赤羽的父亲跟安溯游说,“赤羽来迦蓝后,他娘日日以泪洗面,一双眼睛都要哭瞎了,医师说,长此以往下去,眼睛绝对保不了。”

    安溯游道:“赤羽得病后,一直生活在迦蓝,突然换了个生活环境,只怕他会不适应,你们要耐着性子去开导他,不要再给他刺激了。”安溯游满腹惆怅。

    男人叹了口气,“赤羽没了后,我和他娘就一直凑合着过,连吵架打架的力气都没有了。”

    轻歌眸底发冷——

    大陆上的很多人都是如此,没了感情,以婚姻为纽带维持着,彼此早就厌恶对方,却不肯放手,为了家庭,为了孩子。

    殊不知孩子在这种情况下,心理扭曲,思想阴暗,明媚不再。

    赤羽要被他的父母带走了。

    临走之前,赤羽忽然走至轻歌身边,伸出双手,拥住轻歌。

    只一瞬,他在轻歌耳边说了句让她永世难忘的话。

    “待在这样的家庭,和死有区别吗?”

    等轻歌回过神来,赤羽就已经和父母走了,本该温馨,背影却分外凄凉。

    轻歌震悚着——

    赤羽,不像是傻子。

    难道从一开始,他就是故意装出来的?只为了让父母不再打架?

    又或者是,他想要逃离那种终日争吵不断的家庭,他的父母,像是敌人般狰狞着面孔仇视着对方。

    轻歌心惊肉跳的——

    可那个时候,赤羽才四岁啊!

    轻歌闭上双眼,呼出了一口气,再睁眼时候,视野里已经没有了短发少年的身影,姬月不知何时走至她身边,强而有力骨骼分明的手揽住了她。

    赤羽走时,道路两旁,来来往往都是迦蓝的学生。

    “赤羽竟然是个白痴”

    “他和他父母长得完全不像,该不会是个野种吧?”

    “都说相由心生,赤羽既然是个傻子,我看他心思肯定不简单。”

    他们小声的议论着,诸如此类的话。

    其实,他们都没有坏心,只是好奇而已,可正是这不经意的话,容易伤人心。

    一家三口,走出了龙凤灵光门。

    翌日,轻歌动身去降龙。

    碧目喷焰兽被欧阳澈骑走了,轻歌只好坐在杀戮血狼脊背上离开,姬月也坐了下去,杀戮血狼驮着两个那么重的人,表示很委屈,火焰龙在虚无之境欢脱的笑着,幸灾乐祸。

    这日,安溯游去明月殿时,正看见虞姬走了出来。

    虞姬向安溯游行了行礼,正要走,安溯游蓦然伸出手,拦住了她,低声问,“你跟无虞兄说了什么?”

    “怎么?难道我不能跟大长老谈话吗?”虞姬笑靥如花,道。

    安溯游微微眯起眸子,他看了眼明月殿半敞开的灵光门缝隙里拉出了一道身影,正是无虞。

    “这里是迦蓝,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安溯游道。

    虞姬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院长这话说的可就不人道了,虞姬是你带来迦蓝的学生,几个月来,诚诚恳恳,为迦蓝尽心尽力,院长何时见我撒野过?”

    安溯游的脸色很难看,“老夫警告你,别打轻歌的主意。”

    “哈——”

    虞姬讥诮的笑了声,走近安溯游,逼视他,说:“安院长,你可别忘了,一直在打夜姑娘主意的那个人是你,我只是知天命尽人事罢了,和安院长做的都是平等的交易,安院长这会儿后悔了,难道想卸磨杀驴?狡兔死,走狗烹,说的就是安院长这种人。”

    “虞姬!”安溯游怒,“适可而止吧。”

    “适可而止?”

    虞姬伸出手,把玩着安溯游耳边碎下的一抹白发,暧昧的道:“安院长,你难道忘了当年的切肤之痛?你看你,这都半只脚要踩进棺材了,动作再不快点,只怕你踏上了黄泉,那仇,都还没报。”

    “老夫要亲自手刃那群畜生,利用一个小姑娘算什么?”安溯游胸口起伏了几下。

    虞姬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安溯游,“亲自手刃?安院长,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了,都一把老骨头了,终生修为也不过是个四剑灵师罢了,手刃他们,你觉得有可能吗?”

    “难道夜轻歌就可以?”安溯游半信半疑。

    虞姬见安溯游有些动容,也不趁热打铁,而是撂下一句,“我说了,知天命,尽人事,与我交易,事成大全,安院长绝不会后悔。”

    言罢,虞姬转身走了。

    南河桥上,只有安溯游一道孤老的身影。

    他见虞姬渐行渐远,许久,转身朝南河桥下走去,进了灵光门,他看见了无虞。

    “溯游,夜轻歌,不得不除!”

    无虞坐在龙虎椅上,白发早前被他染成了黑色,他身着灰色的袍子,满面都是阴霾,眸光冷鸷,脸上全都是褶皱,犹如坟墓之下棺材里的千年僵尸,玄寒,毛骨悚然。

    安溯游站定在门槛,久久不语。

    杀气,缭绕着灵气氤氲的明月殿。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