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90章 他的家,在天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焚月殿。

    赤羽总是跟着轻歌进进出出,像个甩不开的尾巴。

    人形状态的姬月非常不爽,也总是跟着。

    故此,轻歌不论走到哪,身后都会有两个拖油瓶。

    这日,轻歌甩开了姬月赤羽后去了明月殿。

    明月殿,森然肃穆。

    轻歌笔直的站在安溯游面前,面无表情,“院长。”

    疏离很明显、刻意。

    安溯游干笑了一声,起身,道:“轻歌,你在怪罪为师?”

    轻歌摇头,“不敢。”

    她的确没有怪过安溯游,只是,每当她要打心底的接受这个垂暮师傅时,他总能做出一些让她心寒的事情来。

    迦蓝已经习惯了这种吃人似得生存模式——

    “赤羽在你那,老夫也放心了。”安溯游太息一声,道。

    轻歌浅笑,“院长真是有心了。”

    言语有些嘲讽,前几日,安溯游和无虞就要把赤羽置之死地,此时又来说放心?

    狐假虎威,冠冕堂皇。

    安溯游好似没有看见轻歌冷冰冰的脸,在檀木桌旁坐下,倒了一杯烫嘴的茶儿,“赤羽的病,并非天生的,他的父母时常吵架,有时甚至打起来,一旦动手,见血方能停,赤羽四岁那年,他父母打的不可开交,其父正要一棍朝其母身上打去,赤羽趴在母亲身上,挡住了一棍。”

    这一棍,砸在赤羽后脑勺上,把赤羽打傻了。

    后来,他的天赋被石钟海发掘,带来了迦蓝。

    君若离、霓霄二人对他很好,慢慢的,赤羽病情好了很多,不仔细观察,很难发现。

    君若离的死,刺激了赤羽的病,霓霄走后,赤羽病情加重,痴傻现象越发严重。

    “……”

    轻歌抿唇——

    的确,她觉得赤羽有古怪的时候,是在君若离死之后。

    “学院之战结束后,排名第一的学院要派人去各大学院慰问。”

    安溯游道:“降龙、天地两大学院由你去,过几日我会让人从藏宝阁拿南海丹来,能医治路燃断臂留下的伤,也能治疗路颖儿流产失眼的隐患。至于其他学院,老夫分别派出红衣、碧西双、汲青枫等人。”

    轻歌冷漠的点头。

    “历练的时间快到了,此次历练,去的地方是?”轻歌问。

    安溯游讶异的看了眼轻歌,道:“西海域、极北之地、南冥!”

    轻歌眸色微动——

    都是很好的地方。

    西海域接绛雷蛇,去极北之地看看夜倾城过得怎样。

    南冥——

    碧西双前尘往事所在之地。

    安溯游还说了,“老夫和无虞已经通知赤羽父母了,赤羽的病,迦蓝众人都已经知道,少不了流言蜚语,只怕会让赤羽病情加重。”

    轻歌点了点头,这样也好。

    轻歌转身走时,安溯游喊住了她,“轻歌。”

    轻歌站定原地,回头看。

    安溯游道:“切忌,不要和轻纱妖同流合污,不要搅进轻纱一族和迦蓝的冤孽之中。”

    轻歌耸了耸肩,往外走。

    未来事,谁能料定?

    回到焚月殿后,轻歌专心修炼。

    “小美人——”

    赤羽趴在院落里的石桌上,双手托着脸,天真无邪,眼巴巴的看着轻歌。

    轻歌朝赤羽看去,心里咯噔了一下。

    她想起那日惩罚殿前,赤羽当着众人的面认罪。

    为什么认罪?

    是为了保全迦蓝,还是想要保全……她?

    远处,阎如玉和姬月喝着小酒,两个都是不正经的人。

    阎如玉说:“姓姬的,你别想占我家姑娘的便宜,不然剁了你手,轻歌的豆腐,我这当舅舅的都没吃,岂能让你一人独占?”

    姬月:“……”

    他能和这蠢货聊聊人生吗?

    真的,只是单纯聊聊人生而已,绝不打他。

    后来,阎如玉正色道:“看你印堂发黑表情猥琐眼睛闪烁色光,有点欠揍,不如让我来医治医治?”

    见阎如玉摩拳擦掌的样子,姬月有些无奈。

    不一会儿后,轻歌带着赤羽走来,站在阎如玉的面前,丢了个空间袋给阎如玉。

    空间袋内有五百万灵气丹,是李富贵从富贵堂拿来的,好让阎如玉上路,不至于穷困潦倒的饿死。

    “你可以走了。”轻歌道。

    阎如玉接过空间袋,绿瑶瑶送来了打包好的行李,都是适合阎如玉穿的衣服,绿瑶瑶一针一线缝制的。

    绿瑶瑶把包袱给了阎如玉,阎如玉背了上去。

    “十七年,阎碧瞳没有一丁点消息。”

    轻歌冷声道:“那么高的悬崖,莫说是人,一块岩石摔下去都会粉身碎骨,你也别抱着阎碧瞳还活着的希望荒芜了自己的人生,过去的十七年你与这片大陆脱轨,接下来的日子,就好好为自己活吧,找个舅娘,以后我若是还活着,你也没死,记得给我汤壶酒。”

    阎如玉大笑着应下,潇潇洒洒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

    阎如玉说,他的家,在天涯。

    他要去的地方,是这四海的大好山河。

    绿瑶瑶有些出神的看和阎如玉的背影。

    轻歌回了房,绿瑶瑶跟了过来。

    轻歌朝绿瑶瑶看去,绿瑶瑶曲起双腿跪在桌案边,为轻歌斟酒。

    酒水流淌,绿瑶瑶的声音清冽的响起,“夜姑娘,你有笔墨纸砚吗?”

    “后房有。”轻歌道。

    绿瑶瑶画过一张夜倾城的画像后,轻歌便把明月殿的笔墨纸砚顺手带了一些过来,是想给绿瑶瑶的,不过诸事繁多,此事就一直被耽搁了。

    绿瑶瑶去后房小心翼翼的捧着笔墨纸砚出来了,她把文房四宝动作轻柔的默默摆放好,跪于桌面前。

    绿瑶瑶手执狼毫笔,在宣纸上画出了一个男人的轮廓,泼墨的痕迹晕染开。

    轻歌眸色微动。

    绿瑶瑶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响起,“阎如玉,阎家养子、少主,极其宠爱妹妹阎碧瞳,后为家族,娶了一名女子,此女子心生嫉恨,对阎碧瞳出手,阎如玉得知后,杀了结发妻子,阎家在权威之下,被迫把阎如玉赶走,阎碧瞳一怒之下,也跟着阎如玉离开落花城——”

    随着绿瑶瑶的言谈,她的手下,渐渐,浓墨化开,一个绝代无双的男人出现于宣纸上。

    轻歌眼神闪烁——

    宣纸上俊俏的男人是,阎如玉!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