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88章 石钟海是我杀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面无表情,身上罩着寒霜,攥紧了明王刀。

    即便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她也无所畏惧——

    肩上,如一团火般的小狐狸忽的呲牙咧嘴,朝半空跃去,狐狸嘴张开的刹那,将那犀利强大的灵气锋刃吞入了腹中。

    一双诡谲的异瞳,冰冷残酷。

    它重新回到了轻歌肩上,慵懒,高贵——

    轻歌抬起的手,缓缓的垂了下去,明王刀抵在青石地上。

    姬月这货,变回狐狸,也不是九界守护者来了,封印加强了,它纯属来玩玩的。

    周遭的人,都诧异的看着小狐狸,他们知道轻歌的灵兽很是厉害,却没想到,它能轻而易举的解决掉灵师的一击。

    此时,无虞也开始正视小狐狸。

    安溯游看着小狐狸,只觉得似曾相识很是熟悉,一团乱麻的脑海里似是闪过一道电光。

    赤羽趴在长板凳上,他目光寂然的看着轻歌腿上黑色的袍摆。

    势若万钧,剑拔弩张。

    气氛,一下就涨了起来,如火如荼。

    战意,一触即发。

    轻歌手执明王刀,身长玉立,临危不惧,小狐狸拱起身体,随时迸射出致命一击。

    赤羽浑浑噩噩,行尸走肉般没有灵魂,双眼空洞,茫然。

    沉重纷沓的脚步声响起,远远的,一行十几个人浩浩汤汤的走来,尤其是为首的女子,走出了帝王指点江山的气势,八方威仪。

    女子身着紫衫,衣裳罩及大腿根部,遮住羞位,一双细长雪白的腿,彻底的露了出来,摄人心魄,浮想联翩;女子肌肤如雪,双手指甲和嘴唇都是紫黑色,尤其是那一双嗜血的眼瞳,目光仿佛能够杀人。

    嗜血,残暴,就连男子也不及半分。

    轻纱妖背后,十几个身着黑衣脸上罩着墨布的男子气势磅礴的走来。

    人群,下意识的分开。

    轻纱妖走路带风,朝轻歌看去时候弯起眼睛一笑。

    轻歌不动如山。

    轻纱妖的到来,让无虞有些慌了。

    轻纱妖的行事作风,古怪弑杀,阴晴不定,饶是无虞安溯游,也掌控不了。

    何况,如今轻纱妖是轻纱一族的族长,轻纱一族和迦蓝相辅相生,轻纱一族是迦蓝的根,迦蓝的发展离不开轻纱一族,故此,无虞安溯游不可能对轻纱妖痛下杀手。

    众人都看向轻纱妖,轻纱妖给他们的印象很深刻。

    那日,她代替轻纱家族来收轻纱流离的尸体,她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把轻纱流离的尸体给摧毁了。

    迦蓝的学生们只知道轻纱妖是轻纱流离家族的人,却不知道轻纱一族和迦蓝的潜在关系。

    轻歌看见轻纱妖,眸光微亮。

    忽然想起学院之战前轻纱妖说的话,一起毁了迦蓝——

    “石钟海那老不死的是我杀的,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冤枉其他人。”轻纱妖紫色的薄唇轻启,说出来的话却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石钟海是她杀的?

    怎么可能!

    登时,四下里,议论纷纷,絮说的声音不曾停过。

    说话时,轻纱妖看着轻歌挑了挑眼尾。

    轻歌愣住,许久,笑靥如花。

    两个女人,同一类人,在不为人知的时候,达成了某种契约。

    “轻纱妖,莫要胡说八道。”无虞道,石钟海之事,很快就要尘埃落定了,轻纱妖半路插进来,打乱了无虞的阵脚。

    他和安溯游之所以公布事情真相,说石钟海就是轻纱妖杀的,那是因为迦蓝鼎盛于四星,是这片大陆的王者学院,当仁不让的第一,石钟海又是迦蓝的长老,他若死在别人的手中,迦蓝必须出手取那人首级,可杀石钟海的人是轻纱妖,轻纱与迦蓝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不论是无虞还是安溯游,都不可能把轻纱妖置之死地,那样只会让轻纱一族彻底寒心,同时也断了迦蓝所有的后路。

    毕竟,没有轻纱一族,就没有迦蓝。

    其中的隐情,鲜少有人知,甚至连轻歌,也不是知晓得很全面。

    “胡说八道?”

    轻纱妖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嗤笑一声后转过身,朝一个男人勾了勾手指,那男人是迦蓝的学生,他有些惊慌的指了指自己,“我?”

    “对,就是你。”轻纱妖笑得千娇百媚。

    男人似是不想过来,轻纱妖也不想再费口舌,身影朝前,蓦地之间就到了男人面前,她的双手放在男人的双肩上,尖锐的指甲深陷进肩上的皮肉里,鲜血将指甲盖的缝隙装满。

    她残笑一声,双手朝两侧一用力,便将男人一分为二。

    临死之前,男人痛苦的叫了一道。

    鲜血,喷洒在男人身后的姑娘脸上,这姑娘吓得失了魂魄,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尖叫出声,犹似大白天见到了鬼。

    轻纱妖转过身,看向台阶之上的无虞,笑道:“石钟海就是这样死的,还要我展示出细节给你们看吗?”

    这,就是轻纱妖。

    她与轻歌是一类人,又不彻底相同。

    轻歌从不杀无辜之人,轻纱妖却不一样,她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不择手段,她不怕被天谴,不怕苦难,只想守住心里的一方净土,这样说来,两人又是一样的。

    轻纱妖转眸看了眼轻歌,那眼神,很深刻。

    轻歌懂,轻纱妖的所作所为,都是给她的见面礼。

    而这,不仅仅是一份人情那么简单。

    轻歌拈花一笑,她从未想过与轻纱妖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兴许,迦蓝很不堪,长老很不堪。

    毁了迦蓝?

    她没想过,被赶出迦蓝的时候也没想过。

    可当她看见心思简单的赤羽被陷害,她有过一瞬的想法。

    心思就是这样,有了一个种子,就会生根发芽,遏制不了。

    血腥的画面,触目惊心。

    轻纱妖的双手上,全都是血。

    无虞怒得险些要昏过去。

    戏剧性的变化,让所有人的脑子都转不过弯来。

    轻歌面色清冷,杀戮气息弥漫着。

    她一把将赤羽扶了起来,往青石板台阶下走去。

    我心,如磐石,不可动摇!

    无虞怒了,脱口而出,“夜轻歌,放下赤羽,你难道想和轻纱妖同流合污不成?”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