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83章 帝国的太监总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男人只在日记里写着,他用千年玄冰棺封住了永夜生的身体,永夜生就此沉睡,等有缘人打开冰棺。

    魇翻遍了日记,也没找到永夜生的下落。

    男人没写。

    此后,魇见人就杀。

    他的出现,身后总会有暴动的魔兽。

    他以怨气而生,体内有隐患,十年时光,把他身体的血肉啃噬掉,只成了一具白骨。

    魇被最忠实的魔兽带来迷雾森林,迷雾森林的阴森之气说不定能让他生还。

    可惜,他没生还。

    他的白骨,在死亡沼泽下永存。

    沼泽兽苏醒,吞噬来此历练的人类,吸收的精元生机,竟是被魇的白骨吃掉了。

    魇,借此生存。

    很多年前的一日,有落花城的公子小姐来此历练,兴奋的说落花城城主有怎样的威仪,容貌如何妖孽。

    她们说,新任的城主来历不明,叫做永夜生,是个富有神秘色彩的男人。

    魇费尽心思,想要杀了永夜生,可他只是一具白骨,没血没肉。

    直到阎如玉出现在沼泽下的世界,十七年的时间,魇悄无声息的啃噬着阎如玉的生魂,不知不觉,阎如玉成了另一个他,可他知道,阎如玉与他命格不符,他就算占据了阎如玉的身体,也活不长久,更别提杀人。

    好在,阎如玉的神魂和皮囊,让他能操控自己的骨髓,故此,才能散发出引诱轻歌前来死亡沼泽的味道。

    当夜轻歌的气息,蔓延在迷雾森林时,魇知道,他要重见光明了。

    焚月殿的长廊里,魇占据着阎如玉的身体,拳头一样大的双瞳散发出紫色的流火,他突地单膝而跪,说:“我只想杀了永生夜。”

    轻歌冷笑,“占据我身体,以我之名杀?魇,你可知道,落花城是四星大陆的中州,是这片大陆的顶尖势力所在,永生夜是落花城的王,杀了他,我将永无宁日。”

    她不是愚蠢的。

    永生夜的强大,非常人所想。

    更何况,永生夜来自三百年前,也的确匪夷所思,那么,沉睡尘封了三百年的他,应该更加强大才对。

    轻歌心思很简单,她不想走这趟浑水。

    魇沉默许久,垂着脑袋,道:“永生夜,我会杀,我的骨髓将要腐朽,一旦腐化,我的灵魂也将不复存在,我只是想暂时寄存于你的身体之中,一旦有了机会,我会离开你的身体,与永生夜同归于尽。”

    轻歌抿唇,盯着魇看了许久。

    月上中天,幽风伴落叶。

    “可以。”轻歌终是同意。

    若没有阎如玉的存在,她绝不会赞同这么荒唐的事,让一缕孤魂寄存在自己体内。

    可惜,她做不到对阎如玉的生死袖手旁观。

    她懂魇的恨。

    现世二十一世纪时,她去找寻亲生父母,看见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和容貌冶丽妖精一样的妹妹,有一瞬,她也恨过,恨抛弃自己的父母,得到父母宠爱的妹妹,她把过去十几年的折磨都融化成恨意。

    不过,也就一瞬而已。

    魇得到回应,欣喜,自阎如玉的身体里跃了出来,那是一具白骨,闪烁着紫光。

    嘭——

    庞然的阎如玉,沉重的摔在地上。

    轻歌看见,白色的骨架,从骷髅头的位置开始变成了紫色,紫得妖冶。

    魇的骨头浓缩成一缕绛紫色的清烟,轻歌红唇微启时,灌入了其咽喉之中。

    无声无息无味。

    轻歌蹙眉,她低头看去,白嫩双手的指甲,隐隐有紫色的痕迹。

    像是中毒了一样。

    不过片刻过后,指甲便恢复了晶莹剔透。

    魇好似从未出现过。

    “夜轻歌,你母亲对你好吗?”魇的声音,出现在轻歌的脑海之中。

    轻歌心脏微微颤了一下。

    母亲?

    现代的?还是四星大陆的阎碧瞳?

    一个将她弃之如敝屣,一个已经死了,兴许还活着,可希望渺然。

    “我母亲?”轻歌冷笑,“死了吧。”

    这会儿,阎如玉醒了过来。

    他悠悠然的站了起来,迷茫的看着轻歌。

    他只记得自己喝的酩酊大醉,吓了下绿瑶瑶便不省人事了。

    “我怎么会在这?”阎如玉问。

    “哦——”

    胡诌之话,轻歌信口拈来,“刚才你喝醉了,拿着大刀就要阉了自己,自宫,好在我及时发现,拦住了,不然帝国的太监总管,就有你一席之地了。”

    轻歌惆怅的太息一声,道:“我说舅舅啊,你咋就想不开呢,好端端的干嘛要自宫是吧?以后可怎么传宗接代,你再怎么着,也不能自暴自弃啊。”

    阎如玉:“……”

    轻歌说的苦口婆心语重心长,阎如玉听的满脸黑线。

    自宫?

    这像是他会干的事吗?

    不过见轻歌说的惟妙惟肖,倒也不像假的。

    阎如玉疑惑了,突然咒骂起来,酒还真是害人的东西,以后再也不沾了,不然哪天宿醉醒来,小小阎如玉就不见了。

    轻歌一本正经有模有样的拍了拍阎如玉的肩膀,旋即回房走去。

    走廊上,少女忽的顿住,回头朝阎如玉看去,笑,“我明儿个去李富贵那里给你要点灵气丹,想走,就走吧。”

    阎如玉是该走了。

    跟着她,不是什么好主意。

    且不说迦蓝本身问题所在,赤羽之事还没个苗头,轻纱一族又蓄势待发,轻纱流离死后,无虞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和煦,未来总是充满意外。

    阎如玉看着少女背影,出神。

    轻歌一面往前走,一面朝脑海里抛入一抹灵魂之音,问,“魇,我舅舅的容貌能恢复吗?”

    “能。”

    “怎么恢复?要多长时间?”

    “我死了,他就能恢复他的颜如玉了,这十七年,的确是我对不住他。”只是人都是自私的,魇有自己的私心。

    轻歌心思沉重,不再说话,忧郁的回了房间。

    房内,姬月不知何时醒来,邪佞的斜靠在床侧,看着轻歌残虐的笑了。

    忽的,妖王之力,释放!

    浓重的压迫感让魇喘不过气来,姬月诡谲的异瞳锋芒毕露,犀利的盯着轻歌看,直指寄存于她体内的魇。

    “畜生,滚出来!”

    姬月的声音不怒而威,充满了王的威仪。

    轻歌察觉,魇在害怕,颤抖!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