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80章 惊心动魄的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群山巅,城堡。

    迦蓝,焚月殿。

    静谧的房间里,轻歌故作神秘的把碧西双叫来,还特地嘱咐李富贵在自家屋子里候着。

    李富贵表示很委屈,天天被轻歌剥削。

    “轻歌,怎么了?”碧西双笑问。

    轻歌沉默的注视着碧西双,与李富贵坦白感情之后,碧西双似乎越发明艳动人了,是那种由内散发的韵味。

    轻歌也不迟疑,从袖子里把包装华丽的紫色锦盒拿了出来,递给碧西双,“驻颜丹,送你的。”

    “驻颜丹?”

    碧西双惊住,轻歌与她说过学院之战前跟无虞要过几个条件,不过没有提及驻颜丹之事。

    碧西双颤抖的伸出双手,接过锦盒。

    她仿佛在做一件极其神圣之事般将锦盒打开,流光溢彩的丹药静置于锦盒之中,晶莹剔透,清香味四溢。

    姬月翘着二郎腿儿坐在不远处的檀木椅上,比女人还要娇媚,比死神还要邪恶。

    “这太珍贵了。”

    碧西双道,“我听说你有个妹妹,把这丹药给她吧,她还那么小,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实在不行给阎阁下也行,我这幅样子那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好在李郎不嫌弃。”

    提及李郎,又是一个故事。

    李富贵这名儿太奇葩,碧西双既然要做他的妻子,自然不能李公子李公子的叫,叫李富贵也太生疏了一些,叫富贵的话还不如叫二狗来得实在,碧西双思前想后,还是觉得李郎喊得舒服。

    轻歌把碧西双送过来的锦盒推了回去,道:“菁菁那孩子我有其他方法,阎如玉的脸驻颜丹救不好,你收下吧,若你不要,这驻颜丹也没有用途,还不如丢了。”

    言至最后,轻歌作势要把驻颜丹给丢了。

    碧西双见此,一急,连忙伸出手把的锦盒抢了回来,“我要,我要。”

    轻歌笑,“快点服下吧,给李富贵一个惊喜。”

    碧西双点头,把驻颜丹往嘴里送。

    碧西双到底是个女人,哪怕世事沉浮经历沧桑过后沉淀了浮躁的心,她依旧是个女人,鲜少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貌。

    驻颜丹入口即化,因是炼丹府强大的炼丹师所炼制,效果立竿见影。

    不一会儿,碧西双脸上的容貌就有了变化。

    姬月无聊的喝着烈酒——

    轻歌心脏微动,细细的观察着碧西双的脸,布满狰狞如蝤蛴蚂蟥般疤痕的容颜,异常可怖,沟壑里流出了黑色的脓水,转瞬又结痂了,轻歌瞳孔微微紧缩,那一条条深褐色的痂,往下剥落,散在空中,逐渐消失。

    没了这些痕迹,碧西双的容貌,就像是打磨过后的钻石,前一刻还平凡无常,下一秒就放射出了璀璨的光华,夺人眼球。

    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红,明眸皓齿,冰肌玉骨,出了尘,脱了俗。

    青丝如瀑,皓腕凝霜——

    轻歌黑眸之中闪过一道惊艳之色,碧西双的美,不似夜倾城的冷清冷心,也不似詹婕妤的小家碧玉,亦或者是虞姬的娇媚风情,蓝芜的柔软温婉;而是一种细腻浓烈的美,美艳而不可方物。

    碧西双眼神微动,轻歌牵着她走至铜镜面前,碧西双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北方佳人者,倾国倾城,羞花闭月。

    碧西双轻咬了咬嫣红的唇,心里五味杂陈。

    一瞬,似有百态自心间闪过。

    孤女,师徒,青梅竹马,不伦之恋,南冥做妾,流落风尘,青楼受辱——

    “夜轻歌,你对我姑娘干啥呢,再不开门老子就踹门了啊。”李富贵在外面等的不耐烦了,急急躁躁的像只猴子。

    轻歌双手抱胸,无奈的耸了耸肩,朝碧西双挑了挑眉,“去吧。”

    碧西双犹豫了会儿,吐出了一口浊气,鼓足了勇气才慢步走去,站在紧闭的门前,与李富贵近在咫尺。

    片刻后,碧西双动作洒脱的把门打开——

    “姓夜的——”

    李富贵还在外面骂骂咧咧,两扇门打开时呼出的风刮在李富贵的脸上,门间的缝隙被拉大,一张绝色的脸,出现在李富贵的眼帘之中。

    李富贵愣住了,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心想这是哪家的姑娘,怎没见过,只是这姑娘身上穿的咋和他家媳妇一样?还有那眼睛,和他家媳妇一样动人。

    等等——

    不对——

    这就是他媳妇啊,可他媳妇不长这样啊。

    “你谁啊你?”李富贵傻头傻脑的来了句。

    碧西双:“……”

    轻歌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拿起茶壶朝李富贵的头上砸去,砸他个脑袋开花。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迦蓝碧西双。”碧西双也收起了女儿家的娇羞姿态,双手环胸,往门楣上帅气一靠,亦正亦邪。

    “碧西双?”

    “碧西双!”

    李富贵满眼惊喜的看着碧西双,像是发现了宝一样,捏了捏碧西双的脸,又捏了捏腰,嘴里念念叨叨的,“腰上一大把肉,还真是我家姑娘。”

    碧西双:“……”

    她在想,有父如此,以后孩子智商堪忧啊。

    李富贵沉默,垂眸——

    当年,南冥雨夜,他看见了撑着油纸伞的姑娘,身着浮云霓裳,他看不清面容,只知道美得惊心动魄,雷电在她身后乍现,风雨在其指缝里流过。

    眼前的脸,与记忆中的美人交叠在一起,李富贵的心,疯狂的跳动着。

    他不是没想过为碧西双恢复容貌的事,只是碧西双的心思太脆弱敏感,他怕他无心的一提会让碧西双难过。

    毕竟,大多数的男人,都是见色其意见异思迁的。

    “还是和以前一样美。”李富贵颤着手,抚摸着碧西双的眉眼。

    碧西双也不再冷酷,任由李富贵煽情着,只是心里有些疑惑。

    和以前一样美?

    李富贵以前认识她吗?

    这一晚,李富贵通知徐旭东让富贵堂的人做了一桌好菜送来,还有他珍藏了多年的老酒。

    焚月殿,很热闹。

    十几坛子美酒,一桌的山珍海味,几男几女围聚桌前,阎如玉一人就占了几个凳子,吃起饭菜来,狼吞虎咽,毫无形象,却是酣快淋漓。

    李富贵拉着姬月手把酒临风,姬月喝了几口就有些醉意了,脸微红,眼神游离。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