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76章 别怕,舅舅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路燃松了口气,他以为黎恩阳原谅路颖儿了,消气了。

    黎恩阳低头看路颖儿的身体看去,眼神是不为人知的阴狠。

    死?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他怎么可能让她就这么简单轻松的去死呢。

    路颖儿不知道的是,等待着她的,将会是惨绝人寰,无止境的羞辱折磨。

    而这,是一个女人背叛的代价。

    傍晚,落日残阳,十大学院一场闹戏后各回各家,当然不是各找各妈。

    迦蓝。

    群山之巅,古老的城堡屹立不朽。

    上万的学生,欢呼踊跃着他们英雄们的到来。

    太极殿前的千里镜,将学院之战这几天的场景,放映给众人看,让他们知道了,这次战斗,有多么惊险,那个叫做夜轻歌的女子,是如何扭转乾坤力挽狂澜的。

    兴许,从这一刻开始,迦蓝的格局,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那抹明媚的身影,烙在了迦蓝之徒的心间。

    千里镜前,詹婕妤兴奋的揪着卫疏朗、欧阳澈的肩膀,兴高采烈的如个兔子。

    她说,“轻歌太厉害了。”

    欧阳澈淡淡的笑了。

    是啊,谁能想到,当初丑得能将小儿吓哭丹田破碎的姑娘,成了迦蓝的灵魂支柱。

    命运,就是这么千奇百怪五彩斑斓。

    深夜,妖娆诡谲。

    焚月殿。

    姬月坐在椅子上,轻歌如猫儿般柔顺的坐在姬月的大腿上,与阎如玉大眼瞪小眼,而阎如玉看着亲密无间的轻歌姬月二人,怒得吹胡子瞪眼,脸红脖子粗。

    李富贵小俩口在隔壁房间恩爱着。

    绿瑶瑶站在焚月殿院内的屏风前,又多了一面屏风,那是她亲手做的,雪白的屏风上画有绝色清冷的女子,怀里抱着一把伏羲琴。

    屏风里的美人赫然是夜倾城,极北之地叱咤风云的琴神。

    房间里,阎如玉忽然问:“镜子呢?”

    轻歌睫翼轻颤,这一刻,终于来了。

    她有些不忍去看阎如玉得知自己容貌长相后崩溃的神态。

    “瑶瑶。”轻歌自姬月腿上站了起来,大喊着。

    绿瑶瑶站了起来,疑惑不解。

    “拿一面镜子来。”

    不一会儿,绿瑶瑶就把镜子拿来了,轻歌示意她放在桌上。

    绿瑶瑶退下了,门紧关着。

    橘黄色的铜镜,摆放在不高不低的桌上。

    阎如玉脚步沉重的转过身,走至镜前,他看见了自己龟裂的眼,眼角的肌肤,爬满了裂缝。

    他颤然的抬起双手,掀掉覆在脸上的黑布。

    一张丑陋狰狞的脸,映入了阎如玉的眸中。

    “啊——”

    咆哮,怒吼,野兽般的凄惨呐喊,响彻了这片夜。

    阎如玉不可置信的看着镜子,他一挥手,打碎了镜子,碎片割破了他臃肿不堪的手,鲜血流了出来。

    他的血,并非嫣红,而是那种深褐色的,犹如中毒一般,仔细看去,还有些紫。

    轻歌走上前,想要安抚阎如玉激动的情绪,阎如玉抬起手攥着拳头想要朝轻歌的脸上轰去,姬月飞掠过来,剑拔弩张,战意浓浓。

    轻歌夹在两人之间,冷着脸。

    她阻止了姬月。

    阎如玉的手,就要砸在她鼻梁骨上,她面不改色的淡定如初,漠然的眼冷冷的望着阎如玉,阎如玉的手与轻歌近在咫尺,凝滞着。

    他下不了手。

    阎如玉蹲了下去,依旧很魁梧,是那种很变态的巨大。

    轻歌抿唇,无奈,想起阎如玉在墙壁上画下的男子,眉目如画,器宇轩昂——

    “啊——”

    阎如玉再一次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的叫喊着,轻歌看着阎如玉仰起的脸,愣住了。

    阎如玉痛哭流涕,脸上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丑陋不堪。

    轻歌惆怅不已,五味杂陈。

    阎如玉抹了把鼻涕,忽的指向姬月,很委屈的看着轻歌,“我以前长得比他还俊俏。”

    姬月:“……”

    轻歌浅笑,看来,阎如玉发泄过后,情绪没有崩溃。

    “你不信?”阎如玉又想哭了。

    轻歌:“……我信我信……”

    阎如玉轻蔑的看了眼姬月,坐地上说:“以前,像这种长相的男子见了你舅舅我都要自行惭愧。”

    姬月:“……”

    看在是他家轻歌舅舅的份上,不动手。

    轻歌大笑。

    阎如玉被轻歌扶着坐了起来,他严肃着脸,一本正经的道:“我要去找你娘亲。”

    轻歌泯然,她想起了阎如玉体内的魇。

    魇的存在,会摧毁掉阎如玉的心智。

    难道她真要吃了魇?

    这显然是有阴谋的,她自然不会明知是火坑,还往火坑里跳。

    “你先在迦蓝住几日,再去。”轻歌看阎如玉蠢蠢欲动迫不及待要去找阎碧瞳的样子,娥眉轻蹙,道。

    阎如玉看着轻歌,想着这是阎碧瞳的女儿,铁硬的心就放柔了一些。

    他点头同意。

    子夜。

    阎如玉在指定的房间里睡。

    姬月横抱起轻歌,妖魅一笑,进了轻歌的房间。

    “能维持很久的人形吗?”

    轻歌问,双眼发亮,若是在姬月回妖域前的这段日子里,姬月都这样陪着她,也不枉此生了。

    姬月抿唇,道:“九界守护者去别的位面勘察了,四星大陆暂时没有守护者的存在,等守护者回来,我就得待在虚无之境。”

    也就是说,他能随时以人形的状态陪着轻歌,但还得忌惮九界守护者。

    轻歌愤然,忽然想把九界守护者一锅端了,当然,她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现在的她,连去落花城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撼动九界守护者了。

    姬月将轻歌放在床上,忽明忽灭的烛火幽幽森然,他俯下身子,温柔的含着轻歌耳垂,轻咬了咬。

    轻歌浑身震悚,似有电流窜过四肢百骸,骨头都酥麻了。

    她微微睁大眼睛看着陡然放大的脸,妖冶,邪佞,吹弹可破的肌肤让女子羡慕不已。

    她的男人,甚至可以用红颜祸水来形容。

    姬月一路点火,唇还要往白皙脖颈下移去,轻歌揪住了姬月的衣领。

    一瞬,千娇百媚,一室旖旎。

    忽然,门被人一脚踹开,阎如玉提着棍棒站在门口,凶神恶煞的瞪着姬月,“轻歌,别怕,舅舅来救你了。”

    轻歌:“……”

    她想杀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