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60章 死亡末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行走时,每一步都走的万分小心。

    沼泽通常都在平地上,有些沼泽甚至在地下,表面与平地道路无异,可一旦踩下去,就会陷入沼泽的深渊,而这,还是最平凡的沼泽。

    迷雾森林的死亡沼泽,应该更恐怖诡异才对。

    轻歌用血魔刃在前面探路,确定过是厚实地面后才敢走,饶是如此,也得打起精神来戒备四周。

    死亡沼泽里散发出来的那股味道,随着她的深入而越来越浓郁,血肉掩埋下的骨头都在颤抖,惊悚,欢跃。

    轻歌眼里绿意大盛,似不惹尘埃的精灵,没人知道,她的骨髓,有多饥渴。

    轻歌停下了脚步,她看见,一道血魔刃,试探地面的时候,突地陷了下去,不得而回。

    脑部中枢隐隐作痛,轻歌打量眼前的世界,一望无际的黑色平地,隐约可见平地之下粘稠的液体,泥土翻转,还有带刺的枝桠从中伸展了出来,液体上漂浮着残破的荷叶,荷叶烂了,根芽墨色。

    一只蚱蜢飞过来,沼泽翻滚,覆上了一层涛浪,席卷蚱蜢,陷入了沼泽下面,风平浪静,无声无息。

    轻歌攥紧了明王刀,煞气在皮肤里涌动,灵气藏于筋脉喷薄,轻歌警戒的看着四周和那片堪称死亡的沼泽,一棵棵高大的树,茁壮参天,这些树没有茂密绿叶,唯有枝桠交叉,斑驳的日光洒落下来。

    嗤——

    沼泽上涨,朝轻歌逼近。

    轻歌的心沉了一下,原来这沼泽能察觉到生物的气息,从而进行吞噬。

    难道这沼泽有灵性?

    不,是天性使然。

    轻歌往后退,软靴踩在了一滩软绵的液体上,轻歌身上的肌肉颤动了一下,她机警的低头望去,那是,沼泽!

    沼泽从她的身后聚过来,海水涨潮,轻歌朝其他方向看去,沼泽!全都是沼泽!

    轻歌眸光寒,还真是死亡沼泽,把人往死路上逼。

    心身微动,两道悬浮于半空的血魔花至轻歌脚下,轻歌踩着血魔花,身子悬空,想要从沼泽的半空飞掠过去,沼泽突地喷涛浪,组成海幕,似正正方方的城墙,让轻歌没了后路,天地四方,西北东南,都是沼泽海面,哪里能走?

    轻歌嗅着那股味道,骨头酥麻,在正南的方向!

    轻歌以毒攻毒,身手矫健,疾飞而出,去往正南。

    沼泽似有双眼,跟着轻歌过去。

    轻歌看着横在自己面前的沼泽,手执明王刀,一刀斩下,劈开沼泽海幕。

    当轻歌手中的明王刀劈在沼泽上的时候,轻歌好似看见,液体聚成的沼泽,颤抖了一下,像是人受到了攻击那样。

    轻歌的心越发疑惑,这沼泽古怪的很。

    轻歌踩着血魔花,身轻如燕,血色的明王刀被她使得神乎其乎,滔天的沼泽在奋力的嘶吼着。

    沼泽不死不休的缠上来,轻歌在沼泽翻腾时借着缝隙朝外看去,沼泽深不见底,远方也看不见边际,不知何时,沼泽已湮没了这个世界,轻歌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吼——

    朱雀的声音,骤然响起。

    轻歌仰头,七彩斑斓的光火洒落在她的脸上,忽明忽灭,若隐若现,她虚眯起眸子朝斑驳的天穹看过去,巨大的飞鸟,横在枝桠上,挡去了唯一的明媚阳光。

    这个世界,彻底黑暗。

    幽雀之上,邢荼蘼脸上覆着半面面具,居高临下,白衣飞舞,她驱使九幽雀滑翔而下,至轻歌身边时,迅速的道了声,“上来。”

    轻歌也不扭捏,跃上九幽雀,稳稳的站着,疾风舞动,沼泽将无数棵树给吞噬,遮天蔽日。

    没有退路。

    邢荼蘼皱眉,“沼泽兽对你很感兴趣?”

    “沼泽兽?”轻歌看了眼通体碧蓝的九幽雀,视线扫及沼泽,听邢荼蘼这么说,她才醒悟过来,这无边无际的沼泽,细看之下,的确像是一头血性的野兽。

    邢荼蘼道:“死亡沼泽,其实就是一头会吃人的野兽罢了,它存活的时间,寄存于它所吃的人,所吸收的精元,这类野兽,脏污不堪,我此次过来,就是想宰了它。”

    轻歌挑眉,邢荼蘼的确如传说中那样凶悍,别人都避之不及的沼泽,她竟是要让它消失殆尽。

    轻歌鼻尖动了动,空气中流动的味道,越来越重,这会儿安定下来,轻歌站在九幽雀上,深邃的黑眸却紧盯着正南方向,绿眸诡怪。

    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释放出来的味道,让她如此渴望,迫不及待。

    邢荼蘼淡淡的看了眼轻歌的绿瞳,眼底涟过怪异之色,“史上,只有两种人才会拥有绿眸。”

    “哪两种?”

    轻歌拿着明王刀把扑面而来的沼泽狼砍断,九幽雀驾着她与邢荼蘼在沼泽的世界里绕着圈儿,雀声从深渊底响起。

    又一道沼泽浪扑向邢荼蘼,她抬起手,五指深处,赫然掐住沼泽的涛浪,吃人凶猛的沼泽在她手里,烫成了一缕烟。

    “第一,是正常人。”

    说话间,邢荼蘼双手环胸,沼泽袭来,九幽雀嘶鸣,幽蓝的水自九幽雀尖锐的嘴里迸射出,击倒沼泽。

    “第二呢?”轻歌问。

    邢荼蘼笑,“会让你恐惧的,现在你不能知道。”

    “站稳了。”

    邢荼蘼驱动九幽雀载着轻歌突破重围,沼泽涛浪自四面八方汹涌过来,邢荼蘼脸上的面具闪烁着冰冷的光弧,她一声出,九幽雀嘶鸣,去往安全之地。

    九幽雀飞掠时,身体竖了起来,轻歌和邢荼蘼并不是水平面站着,邢荼蘼熟练的抓住了九幽雀的羽翼,轻歌也眼疾手快,抓住羽翼,才不至于摔下沼泽。

    沼泽热烟滚烫,轻歌朝正南的方向看去,她心神仿佛被什么吞噬了,手一松,整个人往恐怖的沼泽落去。

    邢荼蘼见此,蓦地伸出手,与轻歌指尖相碰,而后眼睁睁的看着轻歌如一朵娇艳的话,湮没在了脏污的沼泽里。

    梅卿尘来时,正看见轻歌的身体往下落。

    他心下一沉,想出手相救,怀里却搂着柔软的蓝芜,蓝芜的手,勾着他的脖子。

    他瞳孔紧缩,看着那道不堪一握的身影,奔向死亡。

    沼泽的拥抱,死亡的末端。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