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58章 梅卿尘,好久不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定情信物藏于迷雾森林?

    轻歌浅淡一笑,看了眼蓝芜的脚,适才摔的一跤,让她崴到了脚。

    “迷雾森林险象环生,蓝姑娘丈夫在哪?”轻歌问,提及蓝姑娘,眸光沉了一下。

    “我丈夫——”

    蓝芜明眸皓齿,一笑倾城,罥烟眉弯成了半轮弦月,“他让我在一处安全地方待着,自己去找信物了,迷雾森林很大,难找,我想为他分忧就出来了,没想到还是惹麻烦了。”

    “蓝姑娘和公子伉俪情深,神仙眷侣。”轻歌道。

    蓝芜笑。

    “阿蓝——”

    一道熟悉且陌生的声音响起,声音里充斥着紧张担心。

    轻歌脑内的某根神经疯狂跳动,身体紧绷,四肢僵硬,指间发凉,她站在荒芜之中,手里还扶着柔弱的姑娘。

    人群之外,梅卿尘拿着流光溢彩的琉璃环,玄白月袍罩身,温文尔雅,星眸剑眉,眼底时而闪过煞气。

    他拿到琉璃环后,便去找蓝芜,光秃秃的凹洞里,空无一人,他嗅着味道,疯狂而来,一眼便看见了蓝芜。

    只是,当他视线转移,看到那抹背影时,手里的琉璃环跌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白发,墨袍,纤细如风,又坚韧似杀,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焚缺看见梅卿尘,把斗篷压低了一些,站在了不起眼的角落。

    虚无之境里,斜卧在九龙王座椅上的红袍桀骜男子,异瞳里散发出王的气息。

    气氛,诡谲。

    轻歌转过身,与蓝芜一样,正面朝着梅卿尘。

    男人依旧儒雅,平淡下又狂野血性。

    “姑娘,这就是我丈——”

    蓝芜笑意盈盈,声音却卡在喉咙里,被轻歌打断。

    “梅卿尘,好久不见。”

    轻歌双目空洞,冷意无尽,眸色氤氲着凉薄。

    距离那一次荒唐的婚礼,已经有小半年了,甚至到了今天,她都难以想象那种被全天下人嘲笑的感觉,就是这个男人,给她一场盛世婚礼,又让她心死于青天白日。

    她一向是敢爱敢恨之人,爱了,绝不退缩,碧落黄泉,浮生六记,一生一世一双人,恨了,也不狰狞心血,拿大刀斩恩怨。

    再见,形如陌路。

    “阿尘,你们是朋友吗?”蓝芜眼神纯粹,漾着笑意。

    轻歌面无表情。

    梅卿尘弯腰,蹲下身把跌落在地上的琉璃环捡了起来,走至轻歌面前,从轻歌手里接过蓝芜,他搀扶着蓝芜,淡漠的望着轻歌,“好久不见。”

    “这位是——”蓝芜问。

    “当世北月封侯之人,夜轻歌。”

    梅卿尘如实回答,他尽量不让自己去看轻歌,冷酷的像一块岩石,可当初在西海域的同生共死,佣兵协会里的提心吊胆以及看见夜轻歌平安出来时的致死窒息拥抱,被他压在古井之底的回忆,汪洋大海万兽奔腾般涌了出来。

    犹如千万蝼蚁,啃噬他身处的每一处地方,痛痒难耐。

    夜轻歌——

    蓝芜眼神里掀起了异样之色,在冰谷时,她可记得,梅卿尘说,他不认识这个夜轻歌。

    “阿尘,适才若不是夜姑娘,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还不谢谢人家。”蓝芜敛起神色,笑道。

    梅卿尘双手抱拳,长袖灌风,“夜姑娘,多谢你救我妻子于水火。”

    妻子,丈夫,刺眼。

    轻歌面不改色。

    从前,她差一些就成了梅卿尘的妻子,兴许这一世她都不会忘记,四朝大战时,浮生境主驭白鹤而来,仙风道骨,与世无争,他给了她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婚礼,可惜,没有新郎。

    后来,她笑着将此事说出来时,别人会问,新郎去哪了?

    她说,死了。

    “梅公子,自己妻子,自己好生护着吧。”轻歌淡淡的道。

    “这是自然。”梅卿尘道。

    两人的言语,都有些奇怪,可至于是哪里奇怪,谁也说不上来。

    林崇等人,都不理解这怪异的氛围。

    倒是虞姬焚缺,清楚所有的来龙去脉。

    虞姬戏谑一笑,道:“梅公子,怎么这么快就有妻子了?”

    梅卿尘脸庞抖动了一下,旋即道:“天地为证,万物为媒,雪飘红梅,我与阿蓝情定终生,不用奢华排场,不用宾朋满座,也能白头偕老。”

    轻歌冷笑,好个不用奢华排场,不用兵朋满座,也能白头偕老,梅卿尘这一番话,岂不是在嘲讽当初他赠与她的那一场盛世婚礼?

    “执子之手,白头偕老,梅公子和蓝姑娘的感情,真是羡煞旁人。”虞姬讥诮的道。

    梅卿尘见虞姬不依不饶,一番话说得阴阳怪气夹枪带棒,脸色暗了下来,白皙如玉的脖颈锁骨处,似有血的纹路无规则的扩张,蔓延。

    “虞姬。”

    见虞姬还要说些什么,轻歌冷声出口制止。

    虞姬不再说话,看着梅卿尘的视线却是冷冰冰,当日婚礼时,冥千绝只与她说婚礼会有变故,可她怎么也想不到,那样绝世的男子,会把夜轻歌一个人丢下就走。

    “还有一日的时间战斗就要结束,先去找灵气珠吧。”

    轻歌蓦地抬起手,贯穿狗熊躯体插进槐树树身里的明王刀当即脱离槐树,掠至轻歌的手上,轻歌从衣摆出撕下了一块布料,不疾不徐动作优雅的擦拭着明王刀上的熊血。

    轻歌把血迹斑斑的布料往旁边一丢,刀光锋芒毕现,她懒懒的抬眸看了眼梅卿尘、蓝芜,朝深处走去。

    虞姬看着轻歌行云流水般将这一切一气呵成,便明白了梅卿尘当初为何会丢下她。

    夜轻歌和蓝芜,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可以在沙场上大杀四方所有风雨自己扛的战神,一个温柔如风软绵似养的春闺女子,让人不看抓心,看了疼心。

    夜轻歌那么厉害,被人逃婚又如何?再大的伤她也能自己扛不是。

    可蓝芜不一样,她有着林黛玉的气质,会葬花,秋波婉柔,万丈炙热的日光在她身上,好似都不怎么浓烈了。

    “前面是死亡沼泽,不要进去。”梅卿尘看着轻歌义无反顾的背影,急促的道。

    蓝芜转头,看着梅卿尘的侧颜,咬了咬下嘴唇。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