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42章 生不逢时,情深缘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迦蓝底蕴浑厚,一直是学院之首,就算降龙学院有驯兽岛庇佑,想在学院之战一举超越迦蓝,不太现实。”碧西双道。

    轻歌双手环胸,勾唇,道:“学院之战鱼龙混杂,驯兽岛以驯兽为名,四星大陆稀罕的灵兽魔宠妖灵鬼怪在驯兽岛屡见不鲜,若驯兽岛借兽之力给降龙学院,兽口之下,迦蓝要如何应对?”

    “借其他势力之力,降龙难道不觉得胜之不武?”碧西双道。

    “若能得学院之战的第一,别说胜之不武了,只怕会不择手段,你实力在先天九重,此次学院之战,先天八重以上的人都会去,混战之际,你一定要小心。”

    轻歌看向李富贵,声音严厉了几分,“姓李的,西双若是出了什么事,我拿你是问。”

    李富贵清楚轻歌在担心什么,当即道:“夜姑娘放心,谁敢动西双,我定不会放过她。”

    碧西双沉默的看着李富贵与轻歌之间的暗潮涌动。

    轻歌一挥手,刑天一队便解散了。

    她转身去明月殿,想跟安溯游讨论下学院之战的事情。

    学院之战后,再借迦蓝之力历练一下,得到驻颜丹,她大概就要离开迦蓝了。

    去明月殿的途中,轻歌看见了君家的来人,把君若离的尸体扛了回去。

    君若离还是一身白衣,和从前一样冷漠,只是少了几分疏离,多了些安详。

    他祥和安静的躺在冰棺之中,冰棺前后捆着绳索,有奴才用粗壮的木棍驾着绳索抬着冰棺往前走,还有丫鬟撒着白色的纸花。

    轻歌听见,君家夫人歇斯底里的声音,凄惨的喊叫声,痛彻心扉。

    轻歌没有拖泥带水,径直走向明月殿。

    若是以前,她会说君若离是个窝囊废,他一死了之在地府安然度日,却留下重任和孤苦无依的母亲。

    可现在,她倒是有些理解和怜悯君若离了。

    一个人,究竟有多崩溃绝望,遭受了怎样的折磨摧残,才敢去死。

    她不怕死,却也不敢死。

    人群之外,轻歌看见了霓霄和赤羽。

    赤羽灰头土脸,下巴还长出了些胡渣,双眼无神,亚麻色干净清爽的短发因许久没有打理而紊乱。

    霓霄身着浅白的纱衣,双腿修长身材高挑,眼脸之下有粒醒目的红痣。

    看见轻歌,她往这边走了过来。

    轻歌停下脚步。

    “轻纱流离死了。”霓霄率先出口。

    “我知道。”

    “君若离也死了。”

    “我知道。”

    “呵——”

    霓霄讥诮而笑,“你应该不知道君若离有多欢喜轻纱流离,他得知轻纱流离背叛他后,离开迦蓝三年,我就是在凶险之地遇见他的,他为了缓解心上的痛,挑断脚筋。”

    他说,身上痛了,心才不会痛。

    “筋脉断了后,他让我为他疗伤,伤好了,他又把身上的筋脉砍断,我继而为他疗伤,如此,周而复始,我看的麻木了,他也痛的麻木了。”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我儿时仰慕安院长风采,陪他回迦蓝,他以为时间是一剂良药,可当他看见轻纱流离的时候,他突地攥住我的手,用尽了力量,我知道,良药医不好他。”

    “在迦蓝,他,人前冷漠,人后如鬼,我无父无母,无家可归,我除了想成为院长的弟子外,还想看看君若离的感情会有怎样的归宿,所以我一直跟在他身边,他的命,系在轻纱流离身上,时间把他的心扭曲了。”

    “轻纱流离不知道,她才是君若离的药。我曾调查过轻纱流离的过去,她是轻纱一族的毒瘤,她陷害父亲,残杀同父异母的姐姐,甚至为了来迦蓝,堵住长老爷爷的嘴,她在老人家睡着的时候,捅了一刀,嫁祸于父亲,她的父亲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可打,被关进囚牢里,是她送去了一碗毒粥,手刃生父。”

    “君若离清高如雪,我认为他不该爱慕这样的女子,可有一日,我看见轻纱流离徘徊在君若离的门前,眼里有着我从未见过的清澈,轻纱流离不择手段得到了一个玉佩,她想送给君若离,君若离嫌脏,当着她的面把玉佩丢进了臭水沟里,晚上,轻纱流离不顾恶臭疯狂的进了臭水沟,想要找那块玉佩。”

    “原来,那块玉佩叫做鸳鸯环,可定情。后来,轻纱流离找到了鸳鸯环,可鸳鸯环碎了,她拿着鸳鸯环的碎片在大腿上割了一道痕,然后把寻找多时的鸳鸯环丢进水沟。”

    “其实,他们是一样的人,可惜,生不逢时,情深缘浅。”霓霄道。

    她对君若离没有男女之情,她只是想知道君若离的感情会怎样画上一个句号。

    轻歌听完后,泯然。

    谁也不可怜,谁也不可恨,咎由自取,又怪得了谁?

    “跟我说这些干嘛?”轻歌笑问。

    她曾一度以为轻纱流离和夜雪脾性相同,不,她们本质上是不一样的。

    夜雪生来骄傲,是天子娇女,一旦有人摧毁她的骄傲,她就会化身厉鬼,张牙舞爪。

    可轻纱流离,生于绝望,毁于黑暗,她有自己难以启齿的不堪和脏污。

    轻歌想,轻纱流离也曾真心对待过碧西双吧,只是后来碧西双天赋惊人,她资质一般,巨大的反差在阴错阳差之下成了害人的好借口。

    她恨轻歌,是因为轻歌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她付出汗水和身体才拥有的东西。

    只是她不曾想过,这个叫做夜轻歌的姑娘,也曾在绝望之地崩溃,挣扎,生死徘徊。

    霓霄看了眼不远处的赤羽,道:“夜轻歌,我要走了,赤羽就交给你了。”

    “你要走?”

    轻歌疑惑,同样不解的是,赤羽也老大不小了,就算霓霄走了,赤羽天赋不错,在迦蓝也不会有杀身之祸,为何要交给她。

    这般想着,轻歌便抬眸看了眼赤羽,赤羽抓了抓脑勺,朝她眯起眼睛痴痴一笑。

    轻歌心生疑虑。

    霓霄道:“迦蓝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得去属于我的世界,迦蓝看似安稳,实则危机四伏,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会杀人,与其在这里蹑手蹑脚的杀人,倒不如去更广阔的地方。”

    她是野马,该去无垠的草原驰骋。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