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36章 不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无虞背过身,跃下高墙,往外走,一路走去,跌跌撞撞,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能一头栽进黄泉。

    无虞走至附近的山丘上,借着清明的月色,好似看见了多年前的场景。

    年少的她喜欢屁颠屁颠的跟在他身边,她出落得亭亭玉立一枝花,他见证了这朵花的盛放和凋零,也亲自摧残了这朵带刺的玫瑰。

    无虞对着长天,深深的叹息了一声,转身走的决然。

    造化弄人,世事如斯。

    谁又知道往后的生活有那么多曲折离奇呢。

    焚月殿院落,躺在李富贵怀里的碧西双似心有所感应,连忙抬头朝一侧的高墙飞檐看去,高墙湮没在深浓的夜色里,覆盖着阴影,空荡荡的。

    “怎么了?”李富贵一同看过去。

    碧西双摇了摇头,道:“我们成亲后,庭院外的墙,也要盖的这么高。”

    李富贵大笑,“只要你欢喜,盖上天都没问题。”

    碧西双垂眉浅笑。

    远处,轻歌再次翻了翻两大白眼。

    这么有本事,咋不上天呢。

    *

    日次,惩罚殿传来了消息,三百灵气棍棒,打的轻纱流离遍体鳞伤,丹田都打爆了,二十四根筋脉足足断了一半。

    据说,连嗓子都打破了。

    轻歌躺在榻子上,想着炼器的事,火云珠对她的精神之力有很好的作用,必须赶快巩固,倾城骸还在空间袋中,她想为碧西双炼制出一把地级的兵器。

    迦蓝这边,还有学院之战和历练,她还想拿到治疗夜菁菁容貌的药。

    此事她也问过安溯游,安溯游说这枚丹药只有一颗,称作驻颜丹,除了有恢复容貌永葆容颜的作用外,还有脱胎换骨洗筋伐髓的功效。

    正因为如此,难能可贵,放在藏宝阁的顶楼。

    惩罚殿的地底,有一座牢房,称之为地牢。

    气若游丝几近死亡的轻纱流离被打完灵气棍棒后关押在了地牢之中,地牢经年未开,到处都是腐朽的稻草,粘着血,浓重的湿气在空中弥漫,尸体腐烂,刺鼻的味道让人作呕。

    轻纱流离生命垂危油尽灯枯,她身体软弱无力,还滴着血,手脚捆着铁链。

    忽然,有两个男人过来,野蛮的拽着轻纱流离的拖进了地牢之中,门一开,再一关,庞大的荒凉的地牢之中,就只有轻纱流离一人。

    轻纱流离趴在地上,手里不知抓着什么东西,她费力艰难的抹掉遮住眉眼的碎发,惨淡的光照下,她终于看清了手里的东西。

    “啊——”

    沙哑的声音发出,轻纱流离惊悚,把手里冰凉触感的坚硬东西丢了出去。

    这个东西砸在铁牢上,落在了地上,滚了几下,在一个深坑里顿住。

    是一个人的手骨!

    森白,幽然——

    轻纱流离的身体在发抖,她狼狈的朝四周看去,地牢里,到处都是骨骸,骷髅头。

    轻纱流离在地上挪动着,往前爬,烂出血的嘴巴张大到极致,想要挣扎着救命,却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

    她从未这么绝望过。

    地牢的门打开了。

    轻纱流离双眼里汇聚着希翼的光,轻纱流离仰起脸,地牢石门缝隙里的流火映在她残破的容颜上。

    刺眼,轻纱流离虚眯起眼。

    石门外走来一道身影,那人身着墨染霓裳,眉目如画,绝色倾城,一颦一笑都是惊世的风韵,螓首蛾眉,明眸皓齿,钟灵毓秀的气质,与这地牢的阴森格格不入。

    虞姬步步莲花徐徐走来,走至轻纱流离身边,她低头居高临下的俯瞰睥睨着轻纱流离,笑,“轻纱姑娘,想喝酒吗?”

    虞姬似是知道轻纱流离嗓子哑了,也不等轻纱流离的回应,径直盘腿坐了下来,玉手伸出的刹那,酒葫芦便从空间袋里窜出来,稳稳的落在她的掌心上。

    虞姬拿着酒葫芦,拔掉塞子,手腕微转,酒葫芦倾斜,浓烈的酒水倒在了轻纱流离的伤口上。

    清浊的酒水自皮开肉绽间的沟壑里淌过,痛感强烈,轻纱流离痛的蜷缩起身体,一声声的怒吼着,在地上扭曲,滚来滚去,伤口摩擦地面时,再一次的引发了钻心刺骨的痛。

    轻纱流离恨不得就此去死。

    直到酒葫芦的酒水全部倒干净,虞姬这才把酒葫芦往旁边一丢,蓦地伸出手,夹住了轻纱流离的削尖的下巴,“好喝吗?”

    轻纱流离嗓子里发出了一连窜的怪音,眼中迸射出愤恨的光弧。

    虞姬一用力,就把轻纱流离甩了出去,轻纱流离的额头撞在铁牢上,又有新鲜的血液流出。

    虞姬背靠墙壁,半张脸陷入了阴影里。

    蓦地,她抬眸,冰冷的双瞳死盯着的轻纱流离看。

    “轻纱流离,灵气丹世家,轻纱一族的血脉,因其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便被父亲厌恶,家族之人认为其不祥,四岁时,她把被选去迦蓝的姑娘杀了,制造出被父亲强/暴的假象,一举两得,她的父亲因此被打断了两腿,而她,也如愿进了迦蓝,谁能想到,这是一个四岁丫头想出的计谋。”

    虞姬一面道,一面整理了下仪容。

    轻纱流离双瞳瞪大,身体发抖,不知是因痛还是因惶恐。

    顿了顿,虞姬继而道:“来到迦蓝后,轻纱流离与君若离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更是与孤儿无虞之徒碧西双成为好友,可惜,轻纱流离天赋一般,君若离天赋异禀,碧西双更是有惊人之姿,时间一长,轻纱流离的心开始扭曲,她为得到洗筋伐髓提升天赋的宝物,不惜献身于长老无虞,后为长老怀过一个胎儿,此后,君若离不知为何,与相爱的轻纱流离恩断义绝,轻纱流离伤心过度,却是发现好友碧西双有不伦之恋,往后,一步步的把碧西双逼上死路。”

    “轻纱姑娘,你说,我说的可对?”

    虞姬抬眸,笑了,头上的祥云发髻斜插一根宝玉簪,一双罥烟眉缥缈虚无,此刻更是分外妖娆妖孽。

    她双眼灼灼的看着轻纱流离,轻纱流离的心堕入了无边地狱之中。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堪的过往,当这不堪被人说了出来,无疑是伤疤被人揭掉。

    其痛,无穷也。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