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33章 不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纱流离屈膝跪在无虞的腿边,低着脑袋,眼里闪过一道不甘之色。

    “你的错?你倒是说说,你怎么错了?”无虞问。

    轻纱流离道:“林禅的确是我失手杀死的。”

    “失手?”

    “昨晚我找林禅讨论学院之战之事,不知不觉,就已到了深夜,我想着夜深了,路不好走,就让林禅在偏房休息,哪知我刚睡下,林禅就打开了门走进来,欲行不轨之事,慌乱之下,我拿着匕首捅死了林禅,迦蓝规矩森严,我怕被查,就把林禅埋在了无忧后山……”轻纱流离倔强的仰起头,咬着下嘴唇,眼里蓄着泪,一派烈女模样。

    轻歌寒笑,原来,这就是轻纱流离跟无虞商量的对策。

    事情已经闹大,没有回旋的余地,无虞让轻纱流离认罪,不过,虽说是认罪,却把所有的错都归咎在了林禅的头上。

    这样说来,哪怕轻纱流离杀了林禅,也是情有可原,轻纱流离即便是受罚,也不会有很大的惩罚。

    轻歌余光看了眼闷声不语的安溯游,再看了看无虞,心里惆怅不已,无虞也好,安溯游也好,都是君子之风,站在道德的最高处,迦蓝之内,规矩方圆,森严戒备,可如今,轻纱流离确确实实杀了人,他们却还想包庇轻纱流离。

    即便轻纱一族是炼制灵气丹的世家,轻纱流离和无虞曾有过肌肤之亲。

    林禅好色,是闻名迦蓝的。

    这会儿,周围的人都开始怜悯轻纱流离,贞洁可以说是女子最重要的东西,轻纱流离情急之下失手杀了林禅,也只能怪林禅自作孽不可活。

    林崇大怒,抱着林禅的双手用尽了的力道,他知道自己弟弟是什么样的人,虽有色心,但没色胆,给林禅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色胆包天对轻纱流离下手。

    林崇额头青筋暴起,双肩因怒而抖动了起来。

    “去惩罚殿领五十棍棒吧,林家那边,老朽和溯游会处理好。”无虞道。

    轻纱流离点头,双手作揖,“流离领罪。”

    轻歌勾起一边唇角,缓慢的拉扯出了嘲讽的弧度。

    死了一个人,才值五十灵气棍棒。

    再说了,惩罚殿的大门一关,谁知道打轻纱流离的时候是不是用足了力道,有没有偷工减料。

    “轻纱流离,还我弟弟命来。”

    林崇听见无虞所说的惩罚,怒不可遏,一气之下,拿着锋锐的砍刀,冲了过来,朝轻纱流离劈砍过去。

    轻纱流离眼里闪烁着冷光。

    无虞大手一挥,锋刃闪过,就要朝林崇身上击,一道残影暴掠而来,手里的刀凌空一挥,灵气锋刃撞上漆黑的明王刀,顿时瓦解。

    白发轻舞,轻歌把明王刀扛在肩上,舔了舔唇,嗜血而笑,眸底幽绿之光稍纵即逝,“大长老,你想当着大家的面杀人?”

    林崇还要朝轻纱流离冲去,轻歌一手拿明王刀,一手蓦地伸出,擒住了林崇的衣领。

    把林崇往旁边一丢,轻歌快步走上前,凑在无虞的耳边,道:“大长老,不想其他人知道轻纱流离为你流产过的话,就别包庇。”

    无虞身体震颤,他猛地转头朝轻歌看去,看见少女笑靥如花。

    轻歌勾唇,人畜无害。

    无虞的脚底陡然升起一阵寒意,直冲上天灵盖。

    轻歌转过身,低头看向轻纱流离,笑问,“轻纱姑娘,你说林禅想要对你行不轨之事,可有证据?”

    轻纱流离皱眉,“当时四下无人……”

    “安院长。”轻歌忽然道。

    安溯游看向轻歌。

    轻歌垂眸,道:“可能用千里镜窥测那日之事?”

    “能。”安溯游道,“只是千里镜……”

    “安院长可别说千里镜坏了。”

    轻歌笑道:“我听说当年千里镜是被五位地级炼器师一同炼制出来的灵宝,坏了,就算是彻底毁了。”

    安溯游僵住。

    轻纱流离去明月殿说出事情原委后,两人从千里镜里看无忧山的场景,发现事情闹大之后,无虞直接给轻纱流离支招,让轻纱流离认罪。

    怕有人拿千里镜说事,两人也想到了应对的方法,就说千里镜坏了。

    适才,安溯游就想这么说。

    只是,轻歌没有给他说出的机会,便堵了回去。

    安溯游道:“千里镜没坏。”

    轻歌咄咄相逼,他只能这么回答。

    轻纱流离抬眸,不解的看着安溯游,她的心再一次的慌了,目光寻求的望向无虞,无虞撇过头,不再看她。

    轻歌的话,同样把无虞逼上了绝境。

    “既然如此,安院长就让大家伙心服口服吧,把的千里镜拿出来,看看昨晚的事实真相。”轻歌道。

    安溯游与无虞对视,此时,迦蓝的学生们都汇聚在无忧山,两位老人也算是骑虎难下,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去明月殿抬千里镜过来。

    泛黄的圆形铜镜立在木支架上,安溯游走至轻纱流离身边,手里拿着一个瓷碗,“割血。”

    为了防止千里镜窥视人的隐私,想要看何时何日的情景,必须要当事人的活血才行。

    轻纱流离瞪大眼,不断的摇头。

    她比谁都清楚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当着迦蓝众人的面,她绝对不能让千里还原昨晚场景。

    “院长可是不相信流离?认为流离在骗人?”轻纱流离视死如归,眼眶湿润。

    安溯游无奈。

    “看来院长以为流离说谎,那流离只能以死明志了。”

    轻纱流离起身,就要朝一旁的岩石撞去。

    众人惊慌。

    轻歌不吃这一套,她眼疾手快,身影如魅,迅速掠了出去,一手抓住轻纱流离的头发,残酷粗鲁的把轻纱流离摔在地上。

    轻纱流离痛的皱起眉头,轻歌走上前,毫不怜香惜玉的抬起脚,一脚踩在轻纱流离的胸上。

    轻歌的另一只手拿着明王刀,朝轻纱流离身上挥去,轻纱流离惊恐的瞪大眼睛,所有人都以为轻纱流离要身首异处,明王刀的刀尖却只是在轻纱流离的手臂上轻轻划了一下。

    鲜血成了一条红色的线溅了出去,落在了安溯游手里的瓷碗中。

    轻歌把踩着轻纱流离身体的脚移开,转身看向安溯游,“院长,可以开始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