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32章 对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纱流离犹如遭受晴天霹雳般浑身震悚着,全身的毛发都倒竖了起来。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轻歌,不理解轻歌怎知林禅被活埋了。

    这件事情,她做的相当隐蔽,甚至想好了后路。

    轻歌的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阵脚。

    轻歌残酷一笑,一把推开轻纱流离,率领着人去无忧山山根后姬月所说的第三个山丘。

    林崇带着自家兄弟们跟着轻歌冲过去,无忧山的学生们也都想跟上前凑热闹,碧西双与李富贵十指相扣。

    轻纱流离慌了,她转身朝明月殿跑去,一路癫狂,途中遇见了霓霄赤羽等人,赤羽抬起手抓了抓亚麻色的短发,不解的回过头看着慌慌张张而去的轻纱流离,“轻纱流离这是怎么了?”

    霓霄没说话,冷冷的看向君若离。

    君若离紧抿着削薄的唇,若有所思,片刻后,迈起步子朝一个方向走,“去无忧山。”

    霓霄耸了耸肩。

    明月殿。

    轻纱流离猛地推开了玉石双门,石钟海去降龙学院处理学院之战的事情,明月殿内只有安溯游和无虞在,安溯游看见轻纱流离,皱了皱眉。

    “轻纱,怎么这么慌张?”无虞不悦的道。

    轻纱流离喘了喘气,惊慌失措,道:“大长老,我出事了,救救我。”

    “出什么事了?”无虞头疼的很。

    “我杀了林禅。”

    无虞目光闪烁,与安溯游对视了一眼,拍桌而起。

    *

    无忧山。

    轻歌一行浩浩汤汤,走至了目的地,轻歌脸色冷霜,玉指指向微凸的山丘,声如雷霆,不怒而威,“挖!”

    林崇等人立即上前翻土,众人目不转睛,紧张的看着被挖的面目全非得山丘。

    半晌过去,土被铁锹翻开,露出了一张煞白青紫的脸,拿着铁锹的男人吓了一跳,险些把手里的铁锹丢了出去。

    土堆之下,是林禅的脸,死不瞑目,双眼瞪着天穹,嘴巴微微张开,黑土灌了进去。

    林崇看见自家亲弟弟,大老爷们此刻痛哭流涕,把挖土的工具丢掉,跪在山丘上,用手扒开土,直到林禅的冰冷僵硬的尸体露了出来。

    林崇抱着林禅的尸体,愤恨的哭喊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场景着实让闻者揪心。

    轻歌敛眉,朗朗乾坤之下,轻纱流离还真是敢活埋人。

    她攥紧了双手,林禅的死与她有很大的干系,她绝不会让自己的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轻歌。”碧西双忽的道。

    “恩?”

    “不能再让轻纱流离为非作歹下去,迦蓝,已经乌烟瘴气了。”

    “恩……”

    脚步声响起,轻歌转头,看见君若离三人。

    此时,君若离几人也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轻纱流离胆子真大。”霓霄嘲讽的道,讥诮的瞥了眼君若离。

    君若离沉默,不言。

    一向欢喜嘻嘻笑笑的赤羽,此刻也是满脸严肃凝重。

    轻歌泯然,看着林禅的尸体,眼里泛着诡谲的光火,手指轻颤,似有什么东西,悄然的到了林禅僵硬弯曲紧攥着的手里。

    轻歌抬眸,看了眼蓝天白云,残笑。

    这一次,她绝不会放过轻纱流离。

    “轻纱流离,血债血偿,你还我弟弟的命来……”

    林崇抱着林禅的尸体,仰头怒吼,怒发冲冠,双眼赤红的可怕,眼球里爬满了血丝,睚眦欲裂,雷霆万钧。

    轻歌怒道:“轻纱流离,血债血偿!”

    说话时,她特地灌入了源源不断的灵气,故此,这八个字喊出的刹那,整个迦蓝都颤了几下。

    “轻纱流离,血债血偿!”

    似有热血沸腾,无忧山上的众人全都统一的大声喊出,气势磅礴,动摇天地,九霄崩断!

    无虞、安溯游以及轻纱流离来时,便听到了这风云齐断的话,轻纱流离脸色大变,眼里有慌张和愤恨之意,安溯游眉头蹙成了“川”字,林禅之死,可大可小,只是事情已经闹大了,怕是不能糊弄过去。

    轻歌看见无虞而来,往前踏了一步,拱起双手,拳与掌的相碰,气势雄壮,“院长,大长老,轻纱流离草菅人命,请二位为林禅主持公道。”

    安溯游负手而立,灰袍飘飘,仙风道骨。

    无虞冷漠的看了眼土坑,旋即道:“你怎知是轻纱流离所为?”

    轻歌垂眸,笑,“昨晚轻纱流离被林禅带走,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今日林禅就遇害了,不是轻纱流离会是谁?”

    轻纱流离想说话,无虞摆手,阻止了她。

    “迦蓝人这么多,谁知道林禅与轻纱流离分开后,是不是见了其他人?”无虞道。

    轻歌勾唇,不说话。

    无虞等人以为是轻歌词穷了,谁也没看见轻歌眼底扫过一道精光。

    “咦?这是什么?”

    人群里,一道声音响起,一个女子指着林禅握成拳头的手,道:“林禅的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闻声,所有的人都看向林禅的手。

    伤心欲绝的林崇也反应了过来,愣了会儿过后想要扳开林禅的拳头,只是林禅握拳的力气很大,没了生机之后人又僵住了,好久过去,林崇才打开了林禅的手,从里面拿出了一条粘着土被攥变形了的碧玉镯。

    碧玉镯——

    轻纱流离的贴身之物。

    全部视线,毫不意外,都汇聚在轻纱流离的身上。

    轻歌看着轻纱流离衣袖下的双手,轻蔑的笑了,“轻纱姑娘,衣服怎么坏了呢?”

    轻纱流离低头,看了看自己干净白嫩莲藕般的手臂,再看了看林崇手里的碧玉镯,心脏陡然一颤,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大长老,可还有话说?”轻歌道。

    无虞怒,甩袖,“轻纱,林禅可是死在你手里的?”

    意外的是,轻纱流离直截了当的跪了下来,俯首认罪,“大长老,一切都是流离的错,流离甘愿受罚。”

    轻歌黛眉一挑,这唱的是哪一出?

    她知道轻纱流离去了明月殿,是想和无虞商量对策,如今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方法。

    轻歌冷笑,她绝对不会让事情就这么简单的含糊而过,若是如此的话,林崇等人只怕也会寒心,她的势力,尚未建立起,就被人砍断了羽翼。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