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李富贵回来后,看见碧西双脖子上的伤口大发雷霆,暴怒不已。

    半夜三更鬼鬼祟祟的进了汲青枫的房间,把汲青枫暴揍了一顿,揍的鼻青脸肿的。

    汲青枫灰头土脸狼狈不已的站在房间,看着那道鬼魅般从窗口处翻了出去的矫健身影,双眼愈发犀利。

    李富贵回到焚月殿,心疼的搂着碧西双。

    轻歌躺在房间里,回想太极殿内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浑浑噩噩的,在生死边沿徘徊,只能无力的感受冰火惊雷之痛,不过好在,她熬过来了。

    是夜,四下无人,寂静如斯。

    轻歌走出了房门,站在院子前,盘腿而坐,双手伸出,一手驭冰一手控火好不潇洒。

    冰之封千里,火之烧无穷。

    暗夜里,轻歌双瞳深邃,绿眸放光,凶戾妖冶!

    一面铜镜悬浮在轻歌面前,轻歌一抬眸,就看见镜面倒映出的双眼,一双碧瞳,阴诡怪谲。

    轻歌凝眸,的确如她所想,一旦她召唤五行或是天术的时候,双瞳就会变成幽绿的颜彩。

    这一点,永生石里没记载,英武侯不知道,姬月也好生奇怪疑惑。

    小狐狸软糯糯的趴在一旁,看着轻歌的眼眸,异瞳冷了几分。

    轻歌将掌心的冰火收起,站起身,拍了拍衣袖,把姬月抱了起来,正要开口,便看见一道蹑手蹑脚的身影。

    轻歌走上前,拍了下她的肩膀。

    绿瑶瑶下了一跳,急急忙忙的想要把铺在石桌上的宣纸收回衣袖里。

    轻歌看见,白纸上有一个画像,画里的美人倾国倾城冷清冷心,倨傲冷峭而熟悉。

    绿瑶瑶低头,“夜姑娘,我……”

    轻歌伸出手,“拿出来。”

    绿瑶瑶不解的看着轻歌白嫩的掌心。

    “画。”轻歌又道了一声。

    绿瑶瑶虽不甘愿,却还是把她刚才藏在衣服里画掏了出来,小心翼翼如护珍宝般放在了轻歌的手上。

    轻歌展开宣纸上,画中仙着白衣,抱瑶琴,琴弦猩红,眼瞳漠然,太极万物,好似都不再她的眼中。

    这样遗世独立的女子,不是夜倾城又会是谁。

    小狐狸窜了上去,趴在轻歌的肩头,懒懒的抬眸看了看夜倾城的画像。

    轻歌抬起手,指尖微颤,指腹轻柔的抚摸着白纸上的人,任由未干的墨水染黑了手指。

    似又看见不要命的女子屈膝而坐,偏执的弹着伏羲之琴。

    “她是谁?”轻歌偏头,问。

    绿瑶瑶抿唇,看见画像时,黛眉扬起,笑,“这是极北之地的琴神。”

    “琴神?”轻歌眸光微闪。

    “对,她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绿瑶瑶得意洋洋骄傲如斯,目光炯炯有神,“她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征服了极北之地,从南上荒漠到西之海域,只要她走过,便伴随着天籁之音,千里之外以音杀人,她嫉恶如仇,只要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去找她,不用出钱,她就会帮人手刃敌人,她不怕有多少人恨她,她杀人的时候让人转不开眼……”

    轻歌蓦然的听着关于夜倾城的声音。

    得知她没危险,倒也安心了,可知道她这么偏执杀人,又开始心疼了。

    不论怎样,这次出去历练,她一定要去极北之地。

    “为什么画她?”轻歌问。

    绿瑶瑶道:“我想成为她这样的女子,巾帼不让须眉。”

    前些日子,绿瑶瑶贪玩出去,夜遇猎虎,千钧一发,琴声响起,救她一命。

    她是极北之地世家的小姐。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轻歌又问。

    绿瑶瑶极有耐心的回答:“不知道,她的脸上覆着面纱,我也是无意看见了她的容貌,堪称惊世。”

    轻歌笑,把宣纸放进了空间袋,“送我如何?”

    绿瑶瑶肉痛,虽有不舍,但还是同意点头。

    “夜深了,早些休息。”

    轻歌回房,才抬起脚步,转瞬却又放下,说着让绿瑶瑶一头雾水的话,“还是不要成为她那样的女子好。”

    夜倾城过于固执,丝毫不在乎自己,为朋友插自己两刀。

    绿瑶瑶恍惚。

    翌日,林崇来找轻歌,说是林禅被轻纱流离请走,一夜未归。

    “看来轻纱流离准备对你们出手了。”轻歌道,“你应该昨晚就来跟我说的。”

    林崇皱眉,“昨晚夜深,怕打扰到姑娘。”

    “以后有事,第一时间告诉我,走,去找林禅。”

    轻歌起身,往外走,碧西双李富贵二人也跟了上来,绿瑶瑶待在焚月殿修炼。

    “林禅在无忧山的第三个山丘里面,他被活埋了。”姬月对轻歌灵魂传音道。

    轻歌目光闪烁着寒光,立即赶往无忧山,轻纱流离站在无忧山山口,脸上覆着白色面纱,见轻歌等人过来,皱了皱眉,振臂一挥,轻纱流离的人便拦住了轻歌等人。

    “夜轻歌?稀客啊。”轻纱流离阴阳怪气的道。

    轻歌不理轻纱流离,往前走,轻纱流离气场骤冷,其他人把无忧山的山口堵住。

    轻歌手势如刀,凌空一扫,登时,这些人的身体表面都结了一层冰,无法动弹。

    轻歌要往前走,轻纱流离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轻歌的去路。

    “夜轻歌,你不要太狂妄了,妄想在迦蓝一手遮天,无忧山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轻纱流离道。

    轻歌挑眉,笑靥如花,她蓦地伸出手,扣住了轻纱流离的脖子,旋即往地上扔,“轻纱流离,你真是辜负石长老的期望,石长老把无忧山交给你,不是让你滥用职权的,有人跟我说你昨晚带走了林禅把他活埋,我居住在四长老的焚月殿,身为院长之徒,怎能让如此大逆不道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在迦蓝。”

    适才摔轻纱流离的时候,轻歌悄无声息的拿走了绑在轻纱流离手上的碧玉镯。

    她并非鲁莽之人,行事看似没头没脑,实则都仔细推敲了的。

    活埋——

    而听见这两个字眼,四周看热闹的人只觉得背后起了一层冷汗,都惊恐的看向轻纱流离。

    不过,也有人觉得轻歌是胡言乱语。

    只是,无风不起浪,没有空穴来风的事。

    林崇也懵了……

    从轻纱流离的人把林禅带走时,他便知道林禅没好果子吃,但没想到轻纱流离敢在迦蓝杀人,手段还极其残忍,竟然活埋。

    林崇没有质疑轻歌的话,反而坚信着。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