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29章 你真恶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然,海啸过后,也耗尽了轻歌的灵气。

    若再来一次海啸,只怕她也无能为力。

    她现在还只是先天十重,丹火的储存量和精纯度虽然比一般人还要厉害,只是五行元素和妖域天术的的技能都太耗费灵气了。

    “轻歌,恭喜。”

    虞姬走过来,双手抱拳,笑道。

    轻歌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虞姬挑眉,耸了耸肩。

    此次进去太极殿,很多人不服轻歌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每次太极殿开启,至多只能进去三个人,红衣和汲青枫的名额是早就确定了的,虞姬早已突破先天十重,君若离霓霄等人也是天赋不错。

    而因为一个夜轻歌,这些人就被直接否定了,连太极殿的门都不能摸,更别说进去。

    只因,轻歌占了唯一的名额,迦蓝的学生们也都不相信轻歌能有很强的五行天赋,故此,认为这个名额给轻歌,是浪费的。

    而今,他们又都在庆幸,庆幸给了轻歌。

    轻纱流离咬牙切齿,面目有几分的狰狞,她想要的是轻歌出笑话,而不是受人敬仰。

    女人一旦毒辣起来,心如蛇蝎,聪慧起来,也可谈天下,当然,有了嫉恨之意,智商都会变为负值。

    这也是历史上很多政治家谋略家都是男人的原因,女人,都是小家子气的,可踏过这个界限后,鱼跃龙门,风云江山都是小意思。

    君若离不知何时走至了轻纱流离的身边,眼角余光扫了扫轻纱流离,君若离身上的锦袍虽然被海水浸泡湿了,气势却依旧的冰冷。

    他道:“夜轻歌为人,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轻纱流离转过头瞪着君若离,怒目圆睁,“那是怎样?”

    她不理解,为何身边的人都要跟她提及夜轻歌。

    她那么努力,付出了那么多,甚至不惜把自己的身体献出去,才有今天的荣耀和辉煌。

    为什么这个女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站在人群中央运筹帷幄让人膜拜?

    君若离看着轻纱流离狰狞的脸,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似有千言万语梗在咽喉,想说,只能化为无奈苦涩散入风里。

    眼前轻纱流离的脸和记忆里的姑娘重叠在一起,眉目那么相似,一颦一笑更是动人,不一样的是,彼时的轻纱流离双眼清澈,没有世故也不懂世故,而今轻纱流离污秽不堪,却不自知。

    君若离失望的转过身,往回走。

    轻纱流离出神的看着君若离的背影,身子摇摇晃晃,突地冷笑。

    她的人,都不要她了。

    霓霄嘲弄讥诮的望了眼轻纱流离,“这个女人,在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赤羽郑重严肃的点了点头,“我看轻纱流离印堂发黑,双目无神呆滞,是凶兆。”

    霓霄:“……”这货什么时候开始算命了。

    另一侧,无虞道:“轻歌,此次迦蓝得以保住,功劳在你,传承五行天赋你也累了,回去好生休息吧。”

    轻歌眉目冷淡的抱了抱拳。

    安溯游一步踏了过来,“轻歌是迦蓝未来的院长,保迦蓝是理所应当之事。”

    一句话,再次让轻歌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无虞皱眉,石钟海也有些恼火,其他迦蓝学生,虽心里不悦,却也不敢表现出来,轻歌是安溯游的徒弟,继承迦蓝是天经地义的,再说这次海啸若非轻歌,迦蓝还不知道能活几个人。

    轻歌沉默的站着,她对迦蓝院长的位置没兴趣,只是安溯游既然说了,她也不能当面驳回他的话。

    她朝几位长老双手抱拳,“五行传承的确有些累,轻歌这就回焚月殿休息。”

    安溯游点了点头。

    李富贵依旧横抱着碧西双跟上轻歌的脚步,詹婕妤几人对视一眼,想要去焚月殿,霓霄伸出手拦住了他们,“迦蓝很乱,你们不要节外生枝,安分守己是对夜轻歌最好的帮助。”

    詹婕妤咬了咬唇,双眸犹豫的看着轻歌的背影,许久,泄了气,不再走。

    卫疏朗欧阳澈如是。

    *

    海啸过后,迦蓝处处狼藉,安溯游几位长老都在重建迦蓝建筑。

    学院之战迫在眉睫,迦蓝因海啸之事而混乱,几位长老在明月殿内商议过后,拟出了一份名单,这份名单里,有轻歌的名字。

    这日,焚月殿,红衣带着绿瑶瑶来找轻歌。

    两人身后,还跟着气质温和神态平静的汲青枫。

    海啸之事,不仅淹没了迦蓝,还影响了青石镇,李富贵一早就去青石镇处理事情了。

    碧西双在院子里盘腿修炼,听见脚步声,睁开双瞳,眼睛一开,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红衣三人,深陷进了汲青枫的双眸之中。

    汲青枫冷笑,对红衣道:“你去找她,我和碧姑娘有些话要说。”

    红衣皱眉,点了点头,进房见轻歌。

    汲青枫走至碧西双面前,巨大的身影挡住了碧西双跟前的朝阳,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碧西双,忽的伸出手夹住碧西双的下巴,迫使碧西双与之对视。

    碧西双眸色冷淡。

    “没想到没了这张脸,你还能勾引人。”汲青枫轻蔑的道。

    碧西双脸色大变,容颜上的沟壑狰狞如蝤蛴。

    “怎么,我爹满足不了你?李堂主是不是能满足你?”汲青枫嘲讽的道。

    碧西双呼吸急促了起来,怒然不已,似要喷火。

    许久,她无奈的闭上双眼,道:“青枫,放下吧。”

    她知道汲青枫恨她。

    时间,原来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当年眉清目秀两人一马桃花灼灼的少年,而今竟然能说出这般不堪入耳的话。

    年少的他说,西双,你真美。

    后来他得知她的感情事,她被从南冥接回来后,对着她满是伤口的脸打了一巴掌,说,碧西双,你真恶心。

    他恨她,因为她喜欢上了他爹。

    “放下?碧西双,你说的真轻松。”汲青枫邪笑。

    碧西双撇过头,躲开碧西双手,眼神看向别处,眸里的冷漠刺痛了汲青枫的眼,“别靠太近,李公子看见会误会的。”

    汲青枫眯起眼,大怒,理智全无,蓦地伸出手,抓住了碧西双的脖子,把碧西双给提了起来,骨骼分明修长如玉的五指,不断的紧缩。

    狠辣到似要将碧西双掐死。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