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26章 海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迦蓝。

    距离轻歌进入太极殿测试五行天赋已经过去足足五天了,太极殿两扇沉重的玉石门依旧紧闭着,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无虞曾尝试过用灵气锋刃攻击太极殿的门,两次连击无果过后,无虞便也顺其自然了,灵气晶石和洛丽塔被毁掉之后,剩下的太极殿可不能断送再他的手上。

    众人都以为轻歌是怕了,才躲在太极殿里不敢出来。

    只是过去了四五天之后,迦蓝的学生们也都疑惑了。

    夜轻歌,真的是因为心慌了才躲在太极殿不敢出来吗?

    碧西双詹婕妤等人依旧守在太极殿外等着,轻纱流离借机想要把他们都送去惩罚殿,只是当她跟无虞告状的时候,安溯游恰巧来了,听见轻纱流离的话,得知轻纱流离的意图,大怒雷霆之怒,当着无虞和石钟海的面,指着轻纱流离的鼻子劈头盖脸的骂。

    据说,把轻纱流离都骂哭了。

    是夜,月色清明,碧落海的风卷起了秋日的枯黄落叶遍地翩跹,众人都在各自的领地一丝不苟聚精会神的好生修炼着,不敢出任何的差错。

    东方的一道曙光,撕裂开夜幕,送走皎洁明月,占领了天穹。

    破晓的风声,如泣如诉。

    轰——

    天崩地裂,山河震颤,高山之巅一颗颗茁壮的参天大树被海水卷走,惊涛骇浪起,潮水往上涌,淹没了山根。

    当日光万丈青阳无限,整个天地都笼罩在晴天中时,滔滔海浪翻天覆地,自四面八方包围了这座古老的城堡。

    无数人从睡梦中惊醒来,昼夜不分辛勤修炼的学生都惶恐的看着海天一色的末日场景。

    不知是谁高声喊着,“海啸,是海啸,海啸来了。”

    声线颤抖,音色里充满了对天灾和即将而来的死亡的惧怕。

    登时,迦蓝被死神的气息笼罩。

    窒息,而亡。

    安溯游躺在床上,当海水翻腾的时候,浑浊的双眼蓦然睁开,伸出手把衣架上的灰色袍子拿来,动作迅速的披在身上后自窗口暴掠而出,与无虞、石钟海二位长老会合。

    “海啸来的太突然了,千里镜没有任何感应。”无虞看着一浪接着一浪覆盖迦蓝的海,皱了皱眉。

    海誓之凶猛,是他们始料未及的。

    “这是大型海啸,要聚集迦蓝所有人的力量才能阻挡。”石钟海道。

    安溯游一跃而起,站在楼阁飞檐顶部,俯瞰玉石楼阁之下的万千惊慌众人,老人一声怒喝,所有的人都不再惶恐,仰起头朝安溯游看去。

    安溯游垂眸,轻瞥了眼还在不断上涨的海水,“只要不是落之海啸,就不用担心,都把灵气汇聚在老夫身上,只要聚集众人灵气,汇成大鼎刑天之势,就能抵挡碧落海的海啸。”

    此时的安溯游格外的有气势,雷霆万钧,不怒而威,一番话说下,所有人的心好似都安定了下来,蠢蠢欲动,严正以待。

    在君若离汲青枫等人的带领之下,全部人都拿出了兵器,指天,灵气从丹田里喷薄而出灌输在利刃之中,再从刀枪剑戟的顶端射出,铺天盖地的无形的灵气,全部朝安溯游蜂拥而去。

    安溯游凌空而站,双手展开,两袖灌风,风声猎猎作响,却见他的双手掌心氤氲着两抹金光,金光笼罩着灵气。

    灵气越发的强大,石钟海无虞加入后,更是膨胀。

    李富贵与碧西双对视一眼,两人都把丹田里的灵气释放,喷射至安溯游的双手上,詹婕妤卫疏朗等人如是。

    海水连天,群山之巅的城堡成了海的世界。

    深蓝的水,自太极殿两扇大门的缝隙里涌进去。

    与此同时,站在冰雪里的轻歌,绿眸茫然,忽然,她轻蹙起了峨眉,吸了吸鼻子,声音有些空灵,“这是……水?”

    虽无声无息,可她的身体清晰的感受到了,海水的充斥口鼻的刺痛感。

    太极殿外,海水淹没到了众人的脖子,还在不断的上涨,四面八方,都是洪水猛兽,似吃人的魔鬼,张牙舞爪,狰狞而来。

    众人淡然的脸色,终于维持不住了。

    石钟海无虞的脸有些发白,惶恐,再一次的弥漫在深海的空气里。

    安溯游双眼紧闭着,突然,他睁开双眼,金色的光线在瞳仁眼底稍纵即逝,金光从他的双手掌心蔓延出去,光罩包裹着迦蓝的城堡。

    海水,不再往上涨了。

    诸人提到了嗓子眼的心,终于不再惴惴不安。

    安溯游布满皱纹的脸上终于浮现了一抹安祥的笑,“好在发现的及时,否则等海啸之势再凶猛几分,情况就不会这么好了。”

    说完,安溯游看了眼无虞,甩了甩袖,负手而立,“千里镜归你所管,此次突发海啸,是你的责任。”

    无虞往前走了一步,“此次天灾海啸的确是老朽的职责所在,海啸突发,也的的确确是老朽疏忽了,这个责任,在于老朽。”

    石钟海看了眼金光罩外的海啸,皱眉:“就是不知道这次海啸会持续多久了,大型海啸应该会更凶猛,就怕我们的人丹田枯竭。”

    “实在不行,就用灵气丹吧。”无虞道。

    石钟海讶然的看了眼无虞,“轻纱一族知道的话恐怕会不开心。”

    迦蓝所用的灵气丹都是轻纱一族的人耗尽生机冶炼出来的,若是轻纱一族的人知道迦蓝用他们费劲精元炼制出来的灵气丹用在海啸上,只怕会失望。

    而人一旦失望,往往会做出极端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无虞满脸的阴霾,双眼如鹰隼般犀利冷锐,“为迦蓝献身,是他们的荣幸。”

    石钟海看着无虞的侧脸,那日过后,无虞黑发青衫,看起来年轻了不少,可石钟海愈发觉得,经历过几十年的风霜后——

    无虞,变了。

    偏殿,身着泼墨霓裳的女子风华绝代国色天香,她踩着耸入云霄的阶梯,哪怕海域移位涛浪蜂拥过来,她的衣裳却没有沾湿一分。

    她的身后,突然窜出了一个脑袋,焚缺精致的脸都陷在了漆黑的斗篷之中,犹如一个无尽的深渊。

    焚缺趴在飞廊上,瞥了眼虞姬,笑道:“你,真的不知道血族吗?”

    虞姬眉峰下意识的一动,危险的气息四处弥漫着,心里虽风起云涌,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虞姬冷漠的瞥了眼焚缺,言语间含着几分刻意疏离,“难道我应该知道吗?不如焚缺公子为我讲讲,血族,是个什么东西?”

    焚缺脸色骤然一变,他舔了舔唇,喋血,嗜杀,生硬的把话题转移了,“你不怕被淹死吗?”

    “海啸而已,能淹死谁?焚缺公子怕吗?”

    虞姬好似没有发现焚缺转移了话题,顺其自然行云流水般接着焚缺的话茬继续往下说。

    血族之事,就被这样巧妙的一带而过了。

    虞姬余光看着焚缺,双眸却是冰冷到了极致。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