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17章 这样教训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迈动步子往前走,李富贵等人跟在她身后,她的面前,是林崇等人,他们手中拿着一把把锋锐的刀枪剑戟,指着轻歌。

    在林崇的一米之外,轻歌停了下来,目光凉丝丝的看着他,“林崇,你要教训我?”

    被这么一问,林崇反而有些木头木脑了。

    轻歌把明王刀扛在肩上,歪着脑袋,喋血弑杀。

    轻歌再朝前走,林崇等人手里的兵器已经挨着了她的身体,轻歌好似没有察觉到各种兵器的触感,不动声色,面无表情的,眸里蓄着寒霜。

    轻歌垂眸,淡淡的扫了扫近在咫尺的冷兵器吗,握着明王刀的手攥紧了一些,唇角上扬,勾勒出一抹冷峭的弧度,眸光凝起的刹那,赤红筋脉里的煞气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疯狂喷涌出来,如刀似剑,绞杀在这片天地间,流行追月般,吞噬掉了这些人手里的兵器。

    霎时,众人的手里就只剩下一个个孤零零的刀柄剑柄,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一步开外的少女迅如疾风般过来,蓦然伸出的手扣住了林崇的脖子,身子往下蹲,拽着林崇朝下砸,林崇的脑袋砸在坚硬的岩石之上,岩石表面划破了皮肉,鲜血沿着岩石流了在了黑土地之上,单膝跪在地上的少女白发扬起间,露出一张绝色潋滟的脸,黑眸里闪烁着粼粼寒光。

    轻歌侧着脑袋,浅薄苍凉而笑,端的是无情冷血,平稳安和的声音石破天惊般的出现,如犀利的利刃在浓郁的夜色里破空而出,“是这样教训吗?”

    众人傻眼,谁也没想到轻歌说动手就动手,下手还这般狠辣,血一样的狼,没有人性,身体里的五脏六腑都是从地下坟墓里掏空而来的。

    “还是这样呢?”

    轻歌嫣然一笑,起身,把林崇随意的丢在地上,而后抬起脚,一脚踩在林崇的脸上,任由他的五官在银丝金绣的软靴下扭曲痉挛。

    林崇痛苦异常,小狐狸趴在轻歌肩头睥睨着四方。

    林禅等人见林崇受辱,一个个怒不可遏,尤其是林禅,鼠目都瞪成了猫头鹰的眼睛,怒火冲天。

    他们把利刃的柄奋力的丢在地上,当即从空间袋里把新的兵器拿了出来,围剿轻歌,就要动手,风起云涌时,李富贵摇着西施美人扇走过来,扇骨好似一把把锋锐的刀剑,随时破空而出,无形中夺人性命魂魄,他面上浮现着和煦的笑,万籁平静之下却是隐隐的杀机。

    碧西双手执如软糯黑蛇般缠在手上的鞭子,与之对峙。

    詹婕妤实力虽然最弱,眼神里透露出来的却是负隅顽抗和倔强的精神,一双杏花眸看着不远处并肩作战的战友们。

    此时此刻,她俨然是南夷国的公主,除了战斗,她的心里再无其他。

    气氛剑拔弩张,两方人马对上的须臾,风声呜咽,如泣如诉,似有古战场上的钟声敲响,轰然响彻在这一方天地。

    轻歌依旧踩在林崇的脸上,林禅想要对轻歌出手,李富贵大手一挥,风流倜傥,手里的美人扇挥出的刹那,抵在了林禅爬满青筋的脖颈上,扇骨往外凸出了一些,露出锋芒,随时能将林禅的脖子捅出几个血窟窿来。

    碧西双往那一站,便是王者,黑袍如血河翻滚,她蓦地伸出手,手中的鞭子在空中发出一个爆响,震耳欲聋。

    轻歌脊背如青松般停止,她看了眼僵硬的站在人群之后的卫疏朗欧阳澈二人,冷声道:“回来。”

    卫疏朗二人往这边走来,林崇在轻歌的脚下挣扎了几下,轻歌冷笑,脚上加重力道,踩踏了林崇的鼻梁骨,鼻血蔓延开时,把林崇的后脑勺踩进了黑土之中,出现了一个深坑,杂草纷乱,尘烟四起。

    林禅等人尤其不服气,见欧阳澈他们要过来,攥紧了手中的兵器欲要作战,李富贵眉目含笑,美人扇往前推,扇骨戳破了林禅的皮肤,猩红的血在扇上的美人画上晕染开。

    碧西双甩出的鞭子,缠住了一个男人的脖子,魁梧的男人登时人仰马翻了,其余汉子想要朝前冲逼近轻歌,碧西双冷笑,一记鞭子扫出,自这些人的脖子上横过,带起了阴森阵阵的冷风,阻止了他们往前决战的动作。

    当鞭子挨着这些男人的脖子时,男人们都毛骨悚然,背部起了一身冷汗,仿似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儿。

    天地,死寂。

    四下里,落针可闻。

    轻歌站在人群中央,手里的明王刀扛在肩上,狭长的凤眸眼尾微微往上挑起,凛然的气势散发出,震慑众人。

    她拈花一笑,侧着脑袋俯瞰着脚下已经无力挣扎的男人,问:“林兄,还要教训吗?”

    林崇肥壮的身体像是一只蝼蚁,任由他使出吃奶的劲儿,也是无果,他的双眼从软靴下露了出来,林崇惊恐的看着少女绝色的容貌,一颦一笑,都是幽然的气息,她像是毒蛇一般缠着他,让他死生不如。

    林崇的身体疯狂扭动了起来,他在迦蓝也算是资历深的人,林禅和众兄弟们更是以他为首,他这个当大哥的人怎能在别人脚下屈服,受此侮辱?

    不能,绝对不能——

    轻歌眼中眸光闪烁,身体里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无数道血魔刃撕裂开长空掠了出来,由上往下,朝林崇的身体刺去,贯穿了林崇的衣裳,自其两侧,湮没在了黑土之中。

    林崇瞪大眼睛,咽了咽口水,毫无疑问,那一道道血魔刃若是往他身体刺,绝对会出现无数个窟窿,他在轻歌眼中看到了浓烈的杀意,他知道,轻歌不杀他是有迦蓝的规矩束缚着,他又知道,若他敢做出再过分的事情,这个看似纤细柔弱的少女,绝对会毫不留情把他的身体撕裂成碎片。

    他曾听说过那么多关于她的事情,她虽才十几岁,杀过的人,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的王者,甚至连落花城的长老秦魁也敢惹怒,更别说他曲曲一个林崇。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