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2章 皇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日落月初,清风寒,冷月归,水银的光洒落在地,像是在麒麟殿内镀上一层银边,半懵半真。

    据说,麒麟殿是北月第一任皇帝兽宠麒麟的住所,皇帝百年之后,麒麟在殿门前不吃不喝的坐了三年,直到坐化,身体僵硬冰冷;第二年的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大雪覆盖北月国,麒麟兽的身体与大雪同化。

    还有一个传言便是说有人看见麒麟兽与皇帝踏风而去,都说,皇帝来接他的兽宠回家了。

    当然,这只是北月国关于麒麟殿的一个传说而已。

    “现在这世道,怎么都喜欢丑不堪言的废物。”欧阳菲在欧阳峰身后小声嘟囔着,蛮横的瞥了眼夜轻歌。

    欧阳澈皱眉,道:“菲儿,不得胡诌。”

    欧阳菲缩了缩脖子,撇了撇嘴,喃喃着,“还不让人说实话,只要是个眼睛好的人都看得见夜轻歌的脸,难不成还认为拥有这种脸的人是绝色美人?无非就是有个突破了灵师的爷爷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欧阳峰瞪了眼欧阳菲,欧阳菲才不得不安静下来。

    欧阳澈望着自己妹妹,很是头疼。

    各大世家之中,欧阳家实力最弱,夜家虽不是百年世家底蕴比不上其他世家,但其儿子夜惊风与皇上是生死之交,夜青天自己与萧家萧如风,墨家墨云天是几十年的老友,而今,夜青天又是各世家中唯一一个也是第一个突破灵师的。

    而欧阳菲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的哪个人是省油的灯?都听得一清二楚。

    空气好似都凝固了一把,夜羽望着轻歌,冷冷一笑。

    “我还以为这世上的人都瞎了眼,没想到还有眼睛好使的。”夜羽道。

    “得了吧,墨公子就算眼睛再瞎,也绝不会瞎到你这来。”夜雪道。

    “你……”夜羽咬牙切齿。

    “皇上虞贵妃到——”太监的声音响起。

    众人的重心一下子便转移了,却见殿门外,北月皇一袭明黄龙袍,尊者气度,与身旁雍容大方的虞贵妃一同走来。

    皇上四十有七,而虞贵妃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八的样子,眉目却生得格外娇艳,唇红齿白,玉指如葱,肤如凝脂,好一个天姿国色,艳光四射。

    轻云蔽月,芙蓉出水。

    就算是倾国倾城,似乎也难以描绘虞贵妃的容貌之美。

    虞贵妃身着大红色的凤袍,袖口绣着牡丹,眉间化着梨花妆,血色的梨花将其衬的格外妖冶动人。

    “皇后到——”又是一道声音赫然响起。

    轻歌黛眉轻蹙。

    皇后,众妃之首,怎么在虞贵妃后出现?

    众人瞧去,身着朱红凤袍的皇后沉着一张脸,气势凛然步伐加快走进,因走得有些快,走至虞贵妃身侧时险些摔了一跤,幸好虞贵妃眼疾手快,伸出手扶住皇后。

    虞贵妃自成一世界,周围连空气都是冷的,一颦一动,优雅脱俗。

    “皇后母仪天下,可不要摔着自己了。”虞贵妃淡淡道,声音之中不含任何感情,除了冷漠外貌似也只剩下无情。

    北月皇看着皇后,不悦的蹙了蹙眉,道:“皇后,你身子不好,在寝宫里好生呆着就行,来麒麟殿凑什么热闹。”

    皇后不动声色的把手从虞贵妃手中用力抽回,有些牵强笑了笑,皇后道:“皇上,夜大长老突破灵师可谓举国欢庆,就算再病重,臣妾也是得来的。”

    笑话,如此规模壮大的宴席,文武百官以及各大世家的主干人物全部到齐,皇上只带着一个狐媚子来,她堂堂一国之母在冷宫里呆着,日后在这皇宫,哪里还有她的一席之地?

    皇后望见虞贵妃身上的大红凤袍,眸中有些怒意和嫉恨之意。

    红色,是所有颜色之首,就连她也只得在重要的祭祀国礼上才能穿大红凤袍,可眼前的女人,不仅穿了,穿的还是皇后才有资格穿的凤袍!

    虞贵妃袖口的牡丹,将皇后的眼睛彻底刺痛。

    她紧攥着双手,身体有些颤然。

    牡丹,百花之首,皇上竟然漠视规矩,让人在虞贵妃的凤袍上,绣了牡丹。

    “既然来了,就好好呆着,别打扰了其他人的兴趣。”北月皇说完后,便带着虞贵妃坐在主位上,龙椅凤椅并排而列。

    皇后咬牙,双眼微红。

    凤椅的位置竟然没有她!

    “来人,给皇后搬张椅子来。”北月皇道。

    而后,有人随意搬了一张烫金椅放置在桌侧,皇后脚步不稳,若不是宫女扶着,恐怕会踉跄摔倒。

    那张椅子的位置,是受宠妃嫔的位置,而不是她一国皇后的该坐的地方!

    皇后惶恐了,麒麟殿内的都是北月位高权重的人物,她若是坐在那样一张椅子上,她这皇后,被人耻笑也就算了,只怕不日就会被废。

    她求助的看向云绾所在处的云家众人。

    北月皇后,云月霞,云家家主的嫡妹,五年前与去云家拜访的北月皇一见钟情,入宫为后,凤临天下。

    云家家主云远山脸色阴沉,他用眼神让云月霞心安,然后起身,朝着北月皇的方向拱了拱双手,声音如雷霆般,响彻麒麟殿,“皇上,虞贵妃妖媚惑主,一介贵妃竟敢光明正大的穿皇后才能穿的凤袍,如此忤逆之人,应该乱棍打死。”云远山怒气难忍,自家妹妹身为堂堂北月皇后,却坐在偏位。

    不仅如此,代表着身份地位的凤袍还被一个贵妃穿去了,这并非只是云月霞的耻辱,更是他云远山乃至于整个云家的羞耻。

    云家祖宗是开国功臣,上千年前与云太祖打下连绵万里的北月江山,比起萧家欧阳家这种百年世家不知要超出多少年。

    而如今,他云家的皇后,竟然在众人面前受如此大辱。

    怎能忍?

    虞贵妃坐在凤椅上,处变不惊,脸上浮现出一抹清冷的笑。

    旁侧,北月皇剑眉皱起,可见其心情很是不好,他嫌弃的看了眼云月霞,道:“若是只有皇后才能穿这凤袍的话,那不如让虞贵妃成为皇后好了……”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