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500章 永世,不得轮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门外,无虞与平日的形象截然不同,三千黑发用紫晶冠竖,一袭青衫浊世佳公子,削薄的唇紧抿着,手里拿着一把墨染扇,玉树临风,气度过人,眼尾处有几条细纹。

    若非石钟海、安溯游和无虞是几十年的老兄弟了,恐怕会认不出来。

    安溯游只觉得这太阳是从西边升起来了——

    却说李富贵,这厮带着碧西双下山游玩,两人先是在包子铺吃一顿包子。

    老爷儿问两位要啥包子,李富贵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潇洒桀骜,摆了摆手,道:“的上最好的包子。”

    老爷儿笑眯眯的把一叠包子拿下来,碧西双动手,就要吃,李富贵忽的一脸严肃,“慢着。”

    碧西双疑惑不解的看着他,却见李富贵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根银针,往包子上插去,再把银针拔出来时,针成了黑色,李富贵一巴掌往桌上拍去,大声喊着,“都别吃,这包子有毒。”

    包子铺内的众人,都惊恐的看着李富贵手里银针的黑色针尾。

    正在吆喝着买包子的老爷子闻声,回头看着李富贵皱了皱花白的眉,恨不得就此一巴掌呼上去,“去你二舅爷的,给你上的是豆沙包。”

    碧西双:“……”

    众人唏嘘了一声,鄙夷的看了几眼李富贵,继而吃包子的。

    李富贵抓了抓后脑勺,呵呵而笑,“原来是豆沙包,西双,快吃。”

    碧西双吃了几个便没胃口了——

    两人离开包子铺后,李富贵带着碧西双听了戏曲,看了一舞惊鸿。

    后来,下了雨,李富贵拉着碧西双往附近的酒楼里跑。

    李富贵一面跑,一面想起了那晚南冥的雨夜,攥着碧西双手腕的手,忽的往下滑,与碧西双十指紧扣。

    他凝着眸,想着此生再也不会放手,上天下地,刀山火海,只一人足矣。

    碧西双淋着雨,低着头看着两人紧紧相扣的手,心里陡然悸动起来,莫名的情愫在胸腔里漾开,她微微睁大眼,看着李富贵的背影。

    到了酒楼,李富贵把外袍脱下,罩在碧西双的身上,为她擦干青丝,细心温柔,“别冷到了。”

    碧西双如一具傀儡,她咬着唇,不知用何种眼神看他,拿什么心态面对他。

    此时,在酒楼里避雨的人纷纷侧目。

    李富贵生得俊秀,碧西双手虽好看,身体皮肤也如牛奶般滑腻,只是这张脸,狰狞可怖,哪怕有一双绝色潋滟的眸子,也掩盖不了其脸庞的丑陋。

    两人的手,还是牵着的。

    美男——

    丑八怪——

    两种极端在一起,众人怎会不讶。

    他们可能没有坏心,可他们惊奇的目光像是锋锐的刀子般,剐在碧西双的心上。

    碧西双喉咙发痛说不出话来,她想把手抽出来,李富贵却是攥的死死的。

    他突地低头,满眼的柔情似水,在其额上深深落下一吻,碧西双黑瞳紧缩,身体震颤,李富贵温和道:“让你淋雨了,是我的错。”

    碧西双不解的看着李富贵,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怎好意思对一个丑八怪下嘴?

    李富贵笑,牵着碧西双的手光明正大的往酒楼里走。

    坐在酒楼大堂里,李富贵点了几盘点心给碧西双开胃。

    碧西双这会儿也不知怎么了,胃口很好,狼吞虎咽的吃着盛名的糕点。

    邻座,看起来是一对情侣。

    坐在南面的女子羞怯的吃着,突地吃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女子从嘴里拿出来。

    银光闪烁,是一枚镶嵌着幽蓝宝石的戒指,造型别致,打磨的很有光滑,一看便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女子惊喜的看着手里的戒指,抬眸朝坐在对面的男子看去,男子柔和的道:“嫁给我,好吗?”

    女子喜极而泣。

    忽的——

    嘭!

    李富贵狠狠一巴掌拍在桌上,怒的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小二。

    小二怔愣了一下,而后会意跑了过来,李富贵指了指邻座女子手里的戒指,问,“为什么我们没有?”

    小二:“……”

    碧西双嘴角抽了抽,隔壁的小俩口也是愣了愣,男子更是埋怨的看了看李富贵,以后求婚得看黄历,大好的日子,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煞风景的。

    碧西双坐不下去了,扯着李富贵往外走,也不管外面是不是还下着雨。

    李富贵问,“你很喜欢那枚戒指?”

    他看得出,当碧西双的眼神流连于幽蓝宝石戒指上时,有些羡慕。

    碧西双摇了摇头,“好晚了,回去吧。”

    李富贵攥住碧西双的手,拂开湿哒哒的青丝。

    他抚摸着碧西双的脸,狰狞的沟壑,丑陋交错的疤痕,他很心疼,低头,额头抵着碧西双的额头,“你很美。”

    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在他心里,她都是最美的,哪怕她如今已经不堪,面目全非,他依旧会拿命去待她。

    只是这份心,碧西双不懂。

    碧西双听见李富贵的赞美后,非但没有欢喜,反而疯狂了起来,一双眼眸里爬满了血丝,双目赤红,她一把推开李富贵,眸里的冷漠刺痛了李富贵的眼。

    “恶心。”

    这玩笑,一点儿也不好笑。

    滂沱的大雨里,碧西双转身就走,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此刻再被李富贵狠狠的划了一刀。

    她知道她自己长什么样,有时半夜照镜子都会被自己脸给吓到。

    这么丑的脸,李富贵竟然会说美,她只觉得李富贵万分虚伪,故意伪装,而后歹毒在她心上来了一刀。

    李富贵茫然了一会儿后,看着碧西双渐行渐远的身影,只觉得心里绞痛,痛的他都无法呼吸。

    碧西双很缥缈,让他抓不到,好像随时会消失一般。

    李富贵冲了过去,从后面抱住碧西双,碧西双奋力的挣扎着,李富贵抱的很紧,碧西双便打他,下起手来没有丝毫的留情,李富贵忍着痛,突地道:“嫁给我。”

    “别开玩笑了。”碧西双冷笑。

    李富贵年少有为,天赋惊人,身边什么女的没有,缺她一个要容貌被毁的碧西双。

    李富贵扳正她的身体,两人面对这面,近在咫尺,倾盆的大雨涮洗着这座空城,他们站在放逐之路的尽头,缱绻着过往前尘。

    李富贵抹掉脸上的雨水,抬起手,起誓:“我,此生非碧西双不娶,如违背此誓言,千刀万剐,万死不赦,永世,不得轮回……”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