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95章 二狗子和翠花儿 (有阅饼,速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一次洛丽塔测试的第一,毫无疑问,是夜轻歌,其次分别是虞姬和碧西双。

    历时三天,测试终于结束,与之结束的,还有坍塌的洛丽塔。

    洛丽塔顶端三层塌了不说,塔内的灵气压迫消失殆尽,连个屁都没有,还测试什么——

    众人窘,想到轻歌接下来还要去太极殿测试五行天赋,便是一阵后怕,怕太极殿也没了,干脆把迦蓝也给一并炸了得了,省的他们怕这怕那的。

    迦蓝,无忧山。

    最北面的玉石屋子里,碧西双和李富贵大眼瞪小眼,测试成绩出来后,她便和詹婕妤等人离开了洛丽塔,在凤尾湖和无忧山的岔开分道扬镳,等她回到无忧山后才发现身后还有个跟屁虫。

    她不是喜欢说话之人,以为进了屋子李富贵会自觉离开,哪知进去之后,脸皮厚成城墙的某人也笑眯眯的跟着进去。

    碧西双蹙了蹙眉,道:“李堂主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来找夜姑娘的,有大事要跟她商量。”

    饶是李富贵脸皮厚,此时也有些尴尬,他和轻歌从明月殿出来后,轻歌去了一趟凤尾湖,他就死皮赖脸的跟着碧西双。

    这可是他未来的媳妇儿啊,可不能跟丢了呢。

    两人就这样僵着,直到轻歌回来了,碧西双看了眼李富贵后道:“李堂主找你商量事。”

    轻歌看着李富贵一脸滑稽的模样,额上落下一排黑线,怎么越看越觉得李富贵是那种强暴处女的变态。

    李富贵嘿嘿一笑,“夜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富贵堂传来了很重要的事情。”

    轻歌“哦”了一声后跟着李富贵走了出去,一出屋子,李富贵的风度就维持不了了,犹似热炕上的蚂蚁,“西双软硬不吃,我要怎么办才好,总不能给她下点春药生米煮成熟饭吧?”

    轻歌:“……”

    “这就是你说的要事?”

    “这难道不是要事吗?这可是天大的事!”李富贵眼睛眉毛都挤到一起去了。

    轻歌回头看了眼屋子里坐在窗前的女人,又看了看面前欲哭无泪的奇葩男人,轻歌有些头疼,碧西双对无虞的感情太过固执,内心敏感且自卑,又和李富贵没多少接触,把这八竿子打不到的两个人凑到一起去,难啊。

    “不急。”轻歌沉默了一下,道:“这几日我会去焚月殿居住,你和西双不是也要一起来吗,日久嘛,总能生情。”

    李富贵双眼蓦地一亮,撩了撩额前的一抹碎发,“小爷英俊潇洒,不比那个老头要强多了?”

    轻歌:“……”

    无虞虽然是年过百的老头,但因到了灵师,体内气息平稳,五脏六腑没有衰竭,筋脉血肉也都强劲的话,除了头发花白胡须比较长以及脸上细纹多以外,倒也能隐约看出年轻时俊美模样。

    反倒是安溯游,整个人就是糟老头的模样,尤其是他房间里,小黄书无处不在,全都是二狗子和翠花儿的人生爱情故事,据说,这本书还出了几十个系列,讲的是风流倜傥的二狗子与寡妇翠花儿干柴烈火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干了几天几夜,咳——

    十八禁啊十八禁——

    轻歌和李富贵回到玉石屋子后,李富贵为碧西双鞍前马后,她坐在椅子上,才抬起手,李富贵就很狗腿的过来,一脸谄媚的为其斟茶,碧西双起身想将窗户关上,手还没碰到窗户,李富贵就一把关上了窗户,两扇窗户合上之际,吹了她一脸的海风。

    碧西双蹙眉,总觉得这李堂主的脑子烧坏了,她转身往外走,李富贵赶忙凑过来,问,“碧姑娘想要做什么,让我来就好了。”

    碧西双轻瞥了他一眼,“去茅厕,你要代劳吗?”

    李富贵涨红了脸,眼神别扭的往四周看,漂浮不定,轻歌翘着腿躺在床上,笑的人仰马翻。

    碧西双见李富贵不说话,恣意的往茅厕里走去。

    碧西双离开后,李富贵委屈的看着轻歌,轻歌恶寒,打了个冷战,往床的边沿挪了挪,“别这样,你自家媳妇你自己搞定。”

    说着,轻歌揉了揉怀里的小狐狸,笑眯眯道:“小月月,你说是不是。”

    姬月翻了翻白眼。

    轻歌:“……”

    这狐狸的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不一会儿,碧西双回来了,身后还跟着轻纱流离,轻纱流离气质淡然,超然脱俗,似空谷幽兰那般,她淡漠的看了眼屋内的几人,道:“院长让我带你们去焚月殿。”

    轻歌从床上跃了下来,换了件火红的袍子,和碧西双准备在屋子里整理下行李,两人面面相觑,她们,在这里似乎没有行李,故此,一行三人,都是两手空空的去焚月殿。

    而,轻歌住进焚月殿的消息以秋风卷落叶的速度传遍了迦蓝,一路走来,皆是羡慕的眼神。

    独住殿宇,这可是长老才有的殊荣啊,放眼迦蓝前后历史,也就她一个夜轻歌能享此待遇。

    轻歌一面走,一面抬眸看着天之彼岸。

    时光一晃,离开北月已然有三个月了,她在四星大陆也呆了一年半,回首望去,一年半的时间,辗转了无数次的生死,好在,她挺了下来。

    轻歌抱着软糯糯的小狐狸,修长纤细的玉指抚摸着红色鬃毛。

    她当初下想来迦蓝,有一部分原因是夜菁菁,而今尘埃落定了几分,她也要在迦蓝寻能恢复夜菁菁容貌的丹药了。

    想到夜菁菁这个小妮子,轻歌心中不由一软。

    天真无邪,灿然烂漫。

    焚月殿坐落于迦蓝南面,虽说偏僻,景色却是极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背靠崇山峻岭,时而有成群的大雁自天穹之上掠过,丛林之中,麋鹿和乌花豹展开生死追逐。焚月殿很大,大大小小的院子有十几处,还都是三进三出的。

    延楼尽头,有百花香,春日浓酒,院内院外的屏风,也都是大师手笔,巧夺天工,说是山水画作,或是美人一舞众生笑,或是万马奔腾群鸟乱飞。

    雕梁画栋,独具匠心。

    轻歌停在一面屏风前,折出三道的屏风画着红衣如火的美人,美人眉间一点朱砂,耳挂星辰珰,点绛唇,描娥眉,罥烟渺渺楚宫腰,一瞥,倾城色也。

    【兑换码:y42wxp】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