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94章 占着茅坑不拉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次回来后才发现不见许年生这个人。

    说起许年生,安溯游一肚子气,“那个老不死的,天天往外面跑,不知道又去招惹哪家姑娘了,还说心在山水,在他二奶奶的大舅爷,老夫和无虞钟海两个因为迦蓝的事忙的晕头转向的,这王八羔子倒好,拍拍屁股两袖清风的走了,游山玩水好不痛快,每次出去历练要长老带着,他都争先恐后的,只是一出去,就不管这些人的死活了,自个儿落跑,抓都抓不回来,整日赋诗弹琴吹箫欣赏景色,欣赏他个菊花……”

    安溯游一口气说了一大堆,都不带喘气的。

    轻歌:“……”看来安溯游埋怨已久。

    遥远的国度,某个鹤发苍颜的老头子负手而立于青山绿水中,手里拿着根拂尘,他流连忘返于万物景色之中,看山看水看河里洗澡的姑娘,他捋了捋雪白的胡子,赞赏的点了点头,“好山好水好姑娘,好!”

    突地,老头子打了个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往四周看了看,疑神疑鬼。

    若是轻歌在此的话,定会惊讶的发现,这老头她见过,有一面之缘,还提点过她几句。

    迦蓝,明月殿。

    坐在贵妃榻上的李富贵伸出的手突地往榻子下一模,摸到一叠书,李富贵随意的将一本抽了出来,翻开来看了看,“这是什么?”

    “虎躯一震,娇躯一颤,翠花儿"jiao chuan"连连,二狗子呼吸粗重……”李富贵把书里的内容念了出来,“这书真不错,还配有图片,啧啧,这段真是露骨,二狗子扒掉了翠花儿的——”

    轻歌:“……”

    安溯游愣了一下后,心中一急,朝李富贵扑去,把珍藏的小黄书抢了回来,怒瞪李富贵,“大人看的书,小孩子一边玩儿去。”

    李富贵:“……”您老您有理。

    关于年龄的梗还有很多,轻歌记得,没被迦蓝赶出之前,她有一次来明月殿,看见安溯游和石钟海划拳,无虞落寞的坐在一边,她过去问无虞为啥不跟着那两个老头一起玩,无虞寂寞如雪,道,“老朽不跟小屁孩一起玩。”

    轻歌当时震愣了许久才把这个梗消化掉,也是,对于无虞这个一百多岁的老头来说,年过六旬七旬八旬都是小屁孩啊。

    之后,轻歌与李富贵一同走出了明月殿。

    不多久,石钟海和无虞齐齐进了明月殿,无虞沉默,石钟海一脸严肃,她走到安溯游面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轻歌的天赋太惊人,她又和浮生境主有那么一段过去,只希望血族的人对她不感兴趣,不然她会害死迦蓝。”

    无虞蹙眉,忽的问,“溯游,你上次说轻歌不知道血族的事情可是真的?她若是不知道的话也好,要是知道,血族一旦得知消息,只怕——”

    “他不知道。”安溯游斩钉截铁。

    无虞注视着安溯游,许久,才惆怅道:“都已经过去三四十年了,你还没有放下那段感情?一个女人而已。”

    “无虞兄,若你亲眼看见自己的女人孩子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你就不会这么说了。”安溯游冷漠的道,只是话才说出口,就有些后悔,这番话,只怕戳到了无虞的痛处。

    无虞苦笑,的确,他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女人孩子死在自己面前,可他的妻子却背着他偷人,为他生了三个孩子,就只有一个是他的,这唯一的一个,正是汲青枫。

    彼时,无虞去抓奸时,年少气盛的他想将奸夫打一顿,他的妻子却死死的护着那个男人,一直对着他嘶吼,让他杀了她,就算是死,她也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好,他放她走,她和那个男人带走了两个亲生的孩子,把汲青枫留给了无虞,无虞却不想认,只是不管这么说这都是自己的孩子,就放在迦蓝,让许年生管着。

    后来,无虞也去看过曾经的妻子,过的很好,一家四口,只是苦了他和汲青枫。

    故此,往后无虞再也没有想过女人的事,他最痛恨背叛,此生最爱却给了他一刀。

    碧西双的感情,他是最早发现的,他可是迦蓝的大长老,怎会不知儿女私情,只是和碧西双在一起的代价太重,他怕他全身投入后,碧西双会和那个女人一样弃他而去。

    明月殿内气氛尴尬冷硬时,轻纱流离走了进来。

    “院长,你找我?”轻纱流离毕恭毕敬的朝几人行了个礼,道。

    安溯游点了点头,“三个月的时辰已到,你等会儿带轻歌去焚月殿,对了,还有碧西双和李富贵。”这些事情,一般都是轻纱流离来做的。

    轻纱流离脊背微僵,旋即点头,“好。”

    轻纱流离退了出去。

    当明月殿关上的刹那,无虞突地怒视安溯游,“你什么意思?”

    安溯游坐在贵妃榻上,从榻子底下掏出了一本小黄书,并不打算理会无虞。

    无虞一把拍掉安溯游手里的问,怒问,“让李富贵住进焚月殿是什么意思?”

    安溯游合上小黄书,漠然的看着无虞,“李富贵与轻歌交好,焚月殿够大,多住一个人又如何?”

    无虞被堵得哑口无言,他苦笑,低头,不再说话。

    安溯游肃然,一本正经道:“我们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你那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心事我会不知道?西双那孩子我也是看着长大的,你已经把她毁成了这个样子,若你不敢踏出那一步,就放手,那孩子自然有人会去疼,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不道德。”

    无虞:“……”

    占着茅坑不拉屎……

    石钟海坐在一旁,无虞的事情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无虞和碧西双年纪相差太大了,无虞之前又有过一次创伤,在一起,难啊。

    “无虞兄,若你真想踏出这一步,做兄弟的我支持你,若你还顾及其他,就放手,也别犹豫不甘,碧西双已经毁了一次,当了多年的疯子,你还想让她毁第二次吗?”安溯游道。

    无虞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唇边扯开苦涩之味。

    想想李富贵和碧西双同住一个屋檐下,沧桑的心便是一阵阵的抽痛着,让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也是,李富贵比他年轻,比他英俊,比他有的是资本,有他在,也不用担心碧西双会吃苦受累。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