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90章 骨髓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血光之下,有两簇晶莹森白的烟雾,火烟有手掌般大。

    轻烟摇曳时,发出“嗤嗤”的声响。

    轻歌勾了勾唇角,拈花一笑,她不顾一切上十三层洛丽塔,承受着断骨削肉之痛,就是为了得到这个——

    骨髓烟。

    据说,妖域最早化为人形的妖后妖王相濡以沫,至死不渝,妖王在一场惊世大战中死去,临死之前从胸腔里断了块手指长的骨头派人送给妖后,他死的那天,是他们的孩子出生之时。

    妖后不爱这个孩子,把妖王的死归咎于孩子身上。

    多年以后,妖后死时,她拿出了当日妖王留下的骨头,拿刀子自胸腔里的断开一块骨,再让妖域实力最强的炼器师,将骨髓制造成绚丽的烟火。

    妖后死的那一日,火树银花绽放出了不夜天,烟火绚丽了整整三日。

    台子下的烟雾,便是妖王妖后的两块骨头。

    轻歌伸出手,烟雾痴缠上她白嫩的掌心,她小心翼翼的捧着骨髓烟走进虚无之境。

    姬月发愣看着她,还有她手里缥缈虚无的雪烟。

    “闭上眼睛。”轻歌道。

    姬月依她,闭上了双眼。

    嗵——

    嘹亮的钟声震耳欲聋,排山倒海,子夜的降临,新的一日随之而来,轻歌笑靥如花,嫣然莞尔,狭长的黑眸眯成了月牙儿,“生辰愉快。”

    姬月睁开了眼睛,轻歌掌心里的两簇骨髓烟,一缕进了姬月的眉心,一缕湮没在轻歌的心房。

    生生不息。

    姬月瞳孔微暗,“骨髓烟?”

    他只觉得这东西万分熟悉,却没想到会是骨髓烟。

    姬月看着轻歌脸上粲然的笑,异常刺眼,原来她不顾一切走上塔顶,只为拿走洛丽塔的镇塔宝物,给他一份生辰惊喜。

    记载,若有人得到骨髓烟,将骨髓烟分别烙在两人的身上,便能系住生命,送出骨髓烟之人,雪烟会缠着她的心脏,另一簇烟盘在他的眉心,若他死了,她的生机也会被骨髓烟慢慢抽走。

    赖以生存,把活着的希望信念寄托在一缕烟火上。

    姬月很开心,也很愤怒,开心轻歌这般为她,愤怒她把她的命寄托在他身上,让他死都不敢死。

    此时,姬月的眉宇间隐约有雪色的流光乍现,氤氲烟雾。

    轻歌白嫩手背的虎口处,猩红的夕颜之花绚烂绝色,那是属于他的妖王印记。

    他赠她妖王印记,她回以骨髓烟。

    姬月怒得想吼,却舍不得,一把拉住轻歌的手,把她揣进了怀里,轻歌坐在他腿上,男人俯下上半身低着头,耳鬓厮磨,旖旎妖娆,唇齿相碰的刹那,轻歌眼睛瞪大,下意识的挣扎,姬月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专心而吻,缱绻的是情深。

    一吻终——

    轻歌发丝紊乱衣衫不整,眼神迷离脸颊绯红,姬月虚眯起暗沉的眸子,小腹处烧开的野火,他将外袍脱下,罩在轻歌身上,道:“别走光了。”

    谁要是敢乱看,他不介意把那人的眼睛挖掉。

    他对所有人都狠,唯独把她宠上了天。

    轻歌晕晕乎乎的,娇嗔的瞪了眼姬月,姬月大笑,上下其手顺带着在其脸颊上啵了一口。

    轻歌:“……”她家狐狸越来越色了。

    姬月忽的低下头在其胸前,轻歌惊恐的瞪大眼睛蓦地伸出手,猩红的明王刀赫然出现在她手中,下意识的挥出手,明王刀锋锐的刀身抵着的姬月的脖颈。

    姬月:“……”

    敢情亲自家女子,还有生命危险?

    轻歌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撇开脸,眼神飘零,她别扭的把明王刀收起来,悻悻的道:“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姬月:“……”

    姬月嘴角抽了抽,旋即低下头在其胸前辛勤耕耘,将轻歌的胸襟咬开了一些,露出半面雪白的柔软,柔软之上,一簇雪色的烟雾印在上面。

    是骨髓烟。

    轻歌:“……”日了狗了,原来他是要看骨髓烟。

    姬月见轻歌一脸窘态,笑的肚子疼,真是太可爱了。

    他捏了捏轻歌的鼻子,整理好其衣襟,笑道:“真色。”

    轻歌:“……”

    等轻歌走出虚无之境时,天已经亮了,东方万丈之上的朝阳射下,黎明破晓的曙光漂浮在莽莽大地山川河流。

    轻歌披着血色的外袍,白发散下,她自洛丽塔塔顶,一路往下走。

    与此同时,整个第一层大殿已经彻底沸腾了起来。

    夜轻歌上了第十三层!

    那可是从未有人上过的洛丽塔十三重啊!

    不是侥幸就能上的——

    鎏金桌前,坐庄的男子傻了眼了,他本以为夜轻歌会死在洛丽塔,就算不死在十一层,不是还有十二十三层吗,可当他看见轻歌生死一线走进十三层的门后,非但没死,隔了两日后反而还在往下走。

    阴影罩着男子,男子仰起头,看见了碧西双,碧西双身后跟着卫疏朗几人。

    “一赔五,除掉押注的七百万灵气丹,周公子还要给我三千五百万的灵气丹。”碧西双无情的道。

    当周汤拿轻歌的生死摆出赌局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动怒。

    三千五百万灵气丹!

    周汤没了心神,从椅子上跌在地上,他就算把自己买了,也弄不来三千五百万灵气丹啊!

    卫疏朗走上前,将桌上装有灵气丹的空间袋拿起,把里面的灵气丹都放入了一个空间袋,卫疏朗清点了下数目,对碧西双的道:“一共有三百七十万灵气丹。”

    碧西双问:“三千五百万减三百七十万,还剩多少?”

    “三千一百三十万。”回答之人是詹婕妤。

    碧西双勾起唇角,双手压在桌面上,俯下上半身,凑近周汤的脸,宛如恶魔,“周公子,可听清楚了。”

    周汤打了个寒战,咽了咽口水。

    不只是碧西双,其他下注押轻歌死的人见轻歌没死,押注的灵气丹是他们的全身家当,此番又被碧西双收走,一个个愤怒不已,只得把气出在周汤身上。

    周汤终于知道什么叫进退维谷,怎么样都是错的,他突然痛恨起自己来,为何要开设这个赌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