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73章 迦蓝不要的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哥!”林禅惊呼出声。

    但见林崇尚未把话说完,汲青枫温暖的眯起眼睛笑着,伸出的手扣住林崇的脖子,温文尔雅的人犹如屠夫般将强壮的林崇提了起来,笑时眼睛里闪过一道凛冽的寒光,“红衣的名字,是你可以提的?”

    言罢,汲青枫将林崇丢在地方,转头淡淡的瞥了眼何之雄,“何兄,你养的狗,不太听话哦。”

    何之雄脸色一僵,不悦的瞥了眼林崇。

    林禅将林崇搀扶了起来,有些惶恐的看了眼汲青枫,汲青枫这个人,看似温柔,实则动起手来,比谁都狠,也从不给人面子,眼里心里就只有红衣一人。

    红衣无奈的笑了笑,“青枫,院长和大长老在,你这样做,不太好哦。”

    汲青枫目光冷淡的看了眼无虞和安溯游,收回视线时,眸光滞留在碧西双身上,眼里的寒意更加浓郁,这番,红衣脸上的笑,愈发的明艳动人。

    无虞负手而立,“青枫还是一样的倔。”

    “像你。”安溯游淡淡的道。

    无虞沉默,却是下意识的朝碧西双看去,碧西双如一尊石像般站着,异常宽大的袍子与她纤细的身材严重不合身,脸上的疤痕沟壑清晰无比,柔顺的墨发随意披着,懒散,邪魅,诡谲。

    幽魅的像是野鬼。

    林崇林禅兄弟二人到了边角之处,林禅担心的问,“大哥,你可有摔伤,这个汲青枫太过分了,也太目中无人了。”

    林崇瞪了一眼林禅,“不要瞎说。”

    林禅噤若寒蝉,却是不解他为林崇打抱不平,自家兄长却是胳膊肘往外拐。

    林崇眼珠子溜了溜,朝四周看了看,而后凑在林禅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林禅瞪大眼睛,不可置信,“此话当真。”

    “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

    林崇冷笑,“这是迦蓝众所周知的秘密,只是不能私底下谈罢了,要是被长老们知道,免不了一顿严罚。”

    林禅认真的点了点头,目光漫不经心的瞥着,看见了林崇被曾被咬得血肉模糊的耳朵,细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缝隙里冷光乍现,“大哥,你左耳的仇,我一定会帮你报的。”一切,都因他而起。

    不仅仅是林崇耳朵被咬掉的仇,还是他当日当众被轻歌奚落殴打的恨,不堪回首的画面历历在目,日日夜夜的侵蚀着他的骨髓魂魄不得而终。

    “报仇?”林崇嘲讽的道:“报仇就不必了,那个"biao zi"被驱赶出了迦蓝,去西寻当了回皇帝,被半万侍卫追杀,甚至还杀了青石镇的一百多个子民,据我所知,四星大陆的人,都唾弃她,恨不得她死。”

    林禅附和道:“像她这么狠毒的女人,是活不长的。”

    林崇哼了一声,“迦蓝不要的狗而已,不必耿耿于怀。”

    “是,大哥豁达。”林禅郑重的回答。

    这侧,林崇兄弟二人将话题引到了轻歌身上,起先声音是刻意压低的,只有兄弟二人听得见,说至最后,二人的声音都不由的放大了一点,聚集在洛丽塔第一重大殿的人们,多多少少都听得到一些。

    卫疏朗背着一把墨色绑着封条的剑,双手抱胸,表情冷峻倨傲的站在一侧。

    男人的耳根子微微动了动,听见林崇林禅的脏言脏语,周身的温度气息骤然下降。

    彼时西海域。他曾随领主孤月去往凤凰山争夺月蚀鼎,毁灭灵器出世时,山崩地裂,她独战炎魔血狼,更是在短短几天里以惊人的速度得到了月蚀鼎的认可,那样的英姿飒爽果断杀伐,是他一生都学不来的惊艳。

    故此,在迦蓝邂逅轻歌后,他虽实力不强,却想时时刻刻护着轻歌,以至于林禅说了轻歌坏话后,被他险些打残,虽然最后的结果是林禅带着林崇回来报复折断了他的肋骨。

    可后来,轻歌不也是为他把这口气给出了吗。

    卫疏朗愤怒,抬起手,把手放在背后的黑剑剑柄上,眼里杀意一闪而过。

    然,他还没有出手时,碧西双如疾风般闪过,往林禅二人暴掠而去。

    无虞看着几近暴走的碧西双,花白的眉峰狠狠的蹙在了一起。

    他经历过百来年的沧海桑田,一碗水端得平,该有的成熟稳重非常人所想,他曾夸赞过碧西双的热血真性情,而今却痛恨她的鲁莽冲动。

    是的,他是迦蓝数一数二的大长老,他百年的名声不能毁在一个女人身上。

    不伦——

    呵——

    多恶心。

    安溯游与无虞是几十年的兄弟,无虞动动手指他就知道这老家伙脑子里想了什么。

    安溯游看着无虞虽年迈却冷硬的轮廓侧颜,太息的摇了摇头,命运最是弄人。

    碧西双突如其来,站在林崇林禅面前,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两兄弟身上,呼啸的杀气在面前滚动,两人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抬起头时对上一双恶魔般的双眼。

    卫疏朗只愣了一瞬后,便跟在碧西双的身后走了过来,气场如泰山岳山般彻底碾压,不给人喘气的机会。

    詹婕妤犹豫挣扎着,她抬起脚想往前走,最终却是缩了回来,低着头,沉默着,当没听到。

    她没有碧西双的狠辣,也没有卫疏朗的坚定,她只是一个附属国的公主,来迦蓝时,年老的皇帝语重心长的跟她说,婕妤,太子死在了四朝大战的擂台上,南夷国越发消弱,你在迦蓝一定要努力,让南夷国的发展起来。

    詹婕妤不能像碧西双卫疏朗那样站出去,她不仅仅是一个詹婕妤而已,还是南夷的公主。

    不仅是她,欧阳澈亦是,他是欧阳家嫡系唯一的少主,欧阳家日后的成败都取决于他,他是欧阳的骄傲,他不能毁了自己的前程。

    须知,这时候站出去与林崇等人对上,有心人抓住这个把柄,会让他们退出迦蓝。

    詹婕妤紧攥着手,愤怒的瞪着林崇二人,她只能瞪——

    “你。说谁是狗?”

    碧西双如九州地府的阎罗般凛冽的站着,双瞳阴森幽然。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