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71章 迦蓝,我回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娘在我这,绝对跟进了自个儿家门一样。”释音一把搂住云月霞的肩膀,笑道。

    李富贵惊讶了,一向风韵犹存稳重雍容的云月霞竟也有小女人一般的姿态。

    轻歌见云月霞腼腆,大笑:“云娘,春天了哦。”

    云月霞:“……”她得高冷。

    轻歌又笑了几下,转而抱着小狐狸走上马车,李富贵充当车夫,赶往迦蓝。

    云月霞目光流连于渐行渐远的马车,唇边化开一抹温和的笑,她转头看向释音,说:“其实她很善良。”

    释音捏了捏云月霞的脸,“你也是。”

    云月霞:“……”她是三十来岁的女人了,释音还是个少年啊,心里不由腹诽了几句轻歌,屁,这丫才不善良,把她往火坑里推,以至于她羞于与释音对视。

    单色朴素的马车往群山山根轱辘行去,山那边的海风一阵阵的吹来,拂过脸的时候,有几分清爽凉意,轻歌掀开马车小窗口的帘子,看着沿途的迤逦景色,又是一年秋季,落叶纷然,伴残阳,舞晚霞。

    轻歌的视线网上移,群山之巅,古老的城堡伫立了经年,少男少女们修炼着最原始的灵气,仿佛有仙雾氤氲,盖住了陈年往事。

    马车内的少女双瞳冰冷,眼底却是神采飞扬,唇角挽起时,一抹凉薄的笑绽开。

    迦蓝,我回来了——

    她离开迦蓝足足两个半月,在富贵堂里混吃等死过,着浮云霓裳去降龙学院大闹过,在拍卖场里抢劫过,甚至不惜一怒杀了很多人。

    只要她仔细想想,观察天下势力和各大帝国的情势,不难发现,这天下变动是因她而变动。

    她尚未发现,不是智商欠缺,而是她从未想过,她会是搅动四星风云的那个人。

    世上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只有与自己有无关系的事情,没有谁能做到感同身受。

    故此,即便世人都知道她的故事她这一年多以来的经历,却从未有多少人心疼过好,只会骂她,怎能这么狠?死在她手里的冤魂们,要如何超度。

    可世人不知道的是,他们之所以庸俗平凡,这是关键所在。

    群山之巅,迦蓝。

    洛丽塔前,汇聚着迦蓝的学生们,两根参天石柱,体积硕大,下盘淹没在白玉地板,上盘送入云霄,高不见边际,洛丽塔第一重大殿,安溯游、无虞两位长老站在红毯的尽头,主持着这个月的洛丽塔测试。

    学生陆陆续续有秩序的走进大殿,人满为患。

    碧西双独自一人从无忧山走来,与虞姬并肩走进第一重大殿,虞姬冷笑,娇媚的双眸望着正前方,“听说你曾爱慕过无虞长老,还嫁到南冥做妾?”

    碧西双眼睛暗了几分,似深渊。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道伤疤,碧西双的那道伤疤即是无虞,此时,虞姬狠辣的把疤给揭了,任由鲜血流出。

    “看来是真的。”见碧西双沉默,虞姬嘲讽道:“真是恶心的感情。”

    碧西双顿住,身体震悚,虞姬却是脚步翩跹的往前走,脸上浮现一抹笑,山河失色日月无光,只是这笑并未蔓延至眼底,那双古井无波般深邃漆黑的双瞳里,没有任何的笑意,冰冷,无情,让人毛骨悚然。

    碧西双一直耷拉着脑袋,眼眉低垂,脸庞上狰狞的每道痕迹,刮出了一道道沟壑,弥漫出了无尽的悲戚。

    她突地抬起眼眸,双眼充血,赤红的可怕,碧西双快步流星的跟上虞姬,蓦地伸出的手,拽住了女子的后衣襟,虞姬垂眸,眼中冷光闪过,往前一步走,不动声色轻而易举的脱离了碧西双的手。

    两人的动作幅度的很大,碧西双的杀气也格外的引人注目,迦蓝的学生们望这边看,就连安溯游、无虞二位的目光都被吸引了。

    虞姬转身,笑靥如花,“怎么?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

    碧西双睚眦欲裂,怒发冲冠,也不管周围是不是有成千上万的迦蓝学生,阴谲双瞳死气森然,白眼球里爬满了血丝,她蓦地出击,毫不客气的一掌劈出,碧西双以为虞姬会躲,虞姬的实力并不比她弱,只是,虞姬非但没有躲,反而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碧西双心脏一沉,当即反应了过来,只是招式已经摆出,灵气的气势也全部灌溉,奋力击打的手难以收回。

    铁掌犹若利刃般打在虞姬的肩上,灵气锋刃朝四周扩散,众人为避免受到余波攻击,池鱼之殃,便齐齐避开。

    碧西双的手掌连带着灵气攻击在虞姬的肩胛时,虞姬身体狠狠颤动了一下,一缕鲜血蔓延了出来,她浅笑,抬起手,将嘴边的血擦掉,动作不紧不慢,却是优雅到了一种地步,让人从心底里的膜拜,敬佩。

    “痛快吗?”虞姬问。

    碧西双对上虞姬的双眼,心底生凉。

    “碧西双,闹够了吗?”洛丽塔第一重大殿延伸的红毯的尽头,无虞与安溯游并排而站,负手而立,说话之人,正是这迦蓝最有威望的大长老,无虞。

    碧西双一抬头,就与无虞充斥着失望的目光对上,年过百的老人颇有些痛心疾首的样子,碧西双千疮百孔的心快速的跳着,热血早已冷了一半,如今更冷。

    这么多年,她从未给他争气过,不是吗?

    她曾经是他最骄傲的弟子,如今却成了他不愿提及的耻辱。

    碧西双默默的不说话,冷冷的看了眼虞姬站在了一边。

    旁侧蹲在椅子上的男人双手抱在胸前,漆黑的袍子像是巫师的礼服曳在地上,头上的斗篷遮住了妖冶阴柔的五官,男人的周边,没有一个人,他在迦蓝,似是孤立敬畏般的存在,似是感受到身旁碧西双的存在,斗篷里,男人发出了一声嗤笑,“碧姑娘,怎的,你的朋友夜轻歌没在你身边护着你?”

    男子声线细腻,只是说话阴阳怪气的,有着嘲弄之意。

    碧西双低头看去,男子像是无家的野鬼,阴测测的蹲在椅子上,浑身上下好似都见不得人一般,缩在黑袍黑色斗篷里。

    碧西双眯起眸子。

    焚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