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67章 芳龄十八,村头一枝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青石镇。

    轻歌云月霞二人进了地下拍卖场后,被一名婀娜女子领到了延楼。

    释音身着紫袍,腰佩翠环,他坐在桌案前,翻看一本泛黄的古书,古书用牛皮纸扎实的包着,屋内就他一人,轻歌二人来时,释音将手中的古书放下,云月霞目光淡淡一扫,只一眼,便得出结论。

    “他手上的书,是明月囚歌的拓印。”云月霞轻声道。

    释音朝二人抱拳,莞尔一笑,“两位,请上座。”

    轻歌落落大方的坐下,云月霞也不拘谨,释音风度翩翩的站在一侧,他抬起手,拍了拍洁白手掌,便有披着纱衣的如花美人过来斟茶,轻歌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倒是想看看这释音公子,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若说之前她认为释音是占卜师只是推测的话,当云月霞将明月囚歌说出来,那就能断定了。

    释音寡言,云月霞品茶清闲自在,轻歌大老爷们似得坐着,翘着二郎腿,软靴抖了抖,双手环胸,似笑非笑的看着释音,看的释音一阵头皮发麻。

    轻歌突地出声,“敢问释音公子,芳龄几何,可曾婚配?”

    噗——

    若非云月霞在江湖里历练出了镇定的本事,恐怕早就一口茶水喷到了轻歌脸上,她嘴角抽搐的看着轻歌,一直给轻歌使眼色,对男女之事,她当真是死了心也没了兴趣,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也都一样,一个北月皇就已经够她受得了,要是再来一个,她这把老骨头真是折腾不了了。

    轻歌好似没有看见云月霞的挤眉弄眼,侧着脑袋看着释音,释音这长相,放眼四星,那都是数一数二的,老少皆宜男女通吃,能与之媲美的恐怕就只有她家小狐狸了,当然,"qing ren"眼里出西施也是个原因。

    小狐狸若是知道轻歌内心的想法,只怕会不屑的哼一声,傲娇的撇了撇爪子,然后幽幽的来一句,大爷我才没这么娘。

    释音闻言,也是如遭晴天霹雳般震悚着,目瞪口呆,额上整齐的落下一排黑线。

    芳龄——

    这个词貌似是问姑娘的吧。

    干咳了一声,释音道:“客官,奴家芳龄十八,村头一枝花,尚未婚配呢。”言罢,朝轻歌抛了个媚眼。

    轻歌:“……”得,遇上劲敌了。

    云月霞低头垂眸,眉角眼梢都是浓郁的笑。

    “释音公子,有事就说吧。”轻歌喝了口茶,道。

    释音敛起了脸上的笑,端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一本正经,“两位应该也猜出来了,我是占卜师。”

    云月霞柳眉微挑。

    轻歌勾唇而笑,“释音公子也应该知道云娘是占卜师,而我,命格与古战场凤栖尊后一样,有两颗命格星,大家都是痛快人,喉咙里有话就得一口气说出来。”

    来时,脑海里千回百转,轻歌几乎能猜出释音找她和云月霞来的目的。

    占卜师信念很强,释音可能与云月霞一样,想解开占卜谜团,尤其是她这种已经注定了死局的两颗命格星。

    窥天机,逆天而行。

    释音也不瞻前顾后,打开天窗说亮话,“明月囚歌这本书是我在南冥历练时因缘巧合下捡到的,后来无意中得到了轮回大师的传承,轮回大师余留下的光影残魂对我委以重任,让我去找有两颗命格星之人,若她顽强倔强,就追随她,陪她一起搅乱天道轮回,渡过生死劫。”

    轻歌抬眸与云月霞对视,云月霞的机缘也得到了一些传承,不过轻歌难以理解的是,古战场的轮回大师,怎知多年后的她有两颗命格星?

    释音道:“我占卜了三年,也没有发现两颗命格星,直到去前年,天降异象,我及时占卜,发现拥有两颗命格星之人在北月,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才知道那个人是你,夜轻歌。”

    他以为轮回大师要他追随的人,是个强悍的王者,可当他知道是个小姑娘之后,尤其是这个小姑娘还是个闻名遐迩的废物,脸上的紫红胎记尤为丑陋。

    那段时间,释音特别失落,将明月囚歌这本书拿去垫桌角,再也不理会占卜之事,专心主持各个地方的地下拍卖场,直到某日听到婢女们讲北月王朝夜家的三小姐被人送上断头台后绝地反击。

    至此,他开始重新审视夜轻歌这个人。

    那日拍卖场的棋局,是他与轻歌的第一次交锋,轻歌破解死局的方法过于残暴,惊心动魄,虽没让释音特别满意,至少没失望。

    往后,轻歌在青石镇,杀伐果断的解决掉那一百零八人后,释音这才打开心扉,决定追随她。

    兴许,她现在还不够强,他能等,等她成为无上至尊的那一天。

    听完,轻歌莞尔,泯然,“所以,你的意思是?”

    “若姑娘不嫌弃,释音愿一生为姑娘效力。”释音突地站起身,拱起双手,上半身微微俯下,道。

    “我怎敢嫌弃释音公子,不过我有几个问题想问。”轻歌喝了口茶,道。

    “姑娘请问。”

    释音一副竖起耳朵,以为轻歌要问什么严肃深沉的问题。

    哪知,这货现在的心都放在她家云娘的人生大事上。

    “有没有意中人?”

    云娘眼角嘴角都抽了几下,她看了眼窗外街道的车水马龙,情愿就这么跳下去一死了之。

    她都三十来岁的人了,这厮竟想把她和年轻的小伙子凑成一对。

    现实吗?

    释音愣了愣,旋即,有板有眼认真的回答着,“曾有个意中人,可惜,这么好的一颗白菜被猪拱了。”

    轻歌:“……”

    咳了一声,轻歌问:“那现在还有吗?”

    “没有。”

    轻歌笑眯眯,没有才好。

    “云娘,你可方便留下来?”释音的目光落在云月霞身上。

    云月霞一惊一乍,背部起了冷汗,“什么?”

    “留在拍卖场,陪我。”释音道。

    云娘的脸色变了几变,现实苍白,而后是涨红,脑子都在发热,释音凑上前,两人近在咫尺,脸庞对着脸庞,“云娘可是不愿意?”

    有戏!

    轻歌笑了,奸诈的活像只老狐狸。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