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66章 苍生要你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冥幽说完第一句话时,冥千绝的心揪在了一起,万分的疼,不管这么说,冥幽都是他血溶于水的弟弟,可当听到冥幽后面那句话,滔天怒意燃烧而起。

    冥千绝大手挥起,想再次朝冥幽脸上打去时。

    半途中,被冥幽攥住了手腕,冥幽眼瞳黑白分明,深邃柔和,他温和的注视着冥千绝,平静的道:“你记得我们逃亡时遇见的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吗,你当时说他是丑陋的魔鬼,你现在的模样,和当时的他,很像。”

    冥千绝的心在发颤,彼时,庞大的家族将近四万人全部死了,他们二人东躲西藏过上了逃亡的日子,第一年的时候,两人无意中进了一家府邸,被恶奴抓住,关进了柴房圈养着。

    恶奴有断袖之癖,冥幽把身上唯一的一颗假死药给了冥千绝,冥千绝得以逃脱,冥幽却在那间柴房里,遭受了闻所未闻的折磨,冥千绝被当做尸体丢在乱葬岗。

    等他回到那间柴房时,看见身材魁梧的男人压在冥幽身上,冥幽目光呆滞,冥千绝一怒之下,拿斧头劈男人的后脑勺,血溅了他一脸。

    他急急忙忙的拿外袍把冥幽裹起来,冥幽脸色惨白,说:“哥,我好想死啊。”

    地宫内殿,冥千绝回过神来时,花影已经搀扶着冥幽走远了。

    冥千绝双目有些充血,他右手握拳朝桌上狠狠砸去,砸碎了瓷杯,瓷杯碎片割破了他掌心的手。

    媚娘走了进来,看见冥千绝颓废的样子,柳眉轻蹙。

    “媚娘。”冥千绝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

    “主子,我在。”

    “我错了吗?”

    “主子没错。”

    是啊,他没错,他背负着血海深仇,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旗开得胜的那一天,在这条放逐之路上,牺牲她一个夜轻歌又算是什么?

    言归正传,冥千绝妖孽着,一面把插在手掌肉里的碎片拔出,一面道:“看来火焰龙的契约者是夜轻歌,不过她还真是聪明,把事情往我身上推。”

    “夜轻歌怀疑你了?”

    “她是狼。”警觉性很强。

    “四星大陆的上的尊者都来了北月,虽然他们现在还只是流连在斗兽场,只怕过些日子就指名道姓要找主子你的麻烦了,我们……”媚娘道。

    冥千绝冷哼了一声,“离开北月,暂时销声匿迹。”

    “那夜轻歌呢?”媚娘问。

    冥千绝眉峰微抖,“夜轻歌接下来应该会去迦蓝,有虞姬在那,不用担心。”

    “……”

    且说轻歌,与云月霞畅聊后,一心都在明月囚歌上,明月囚歌记载了很多关于占卜一道的事情,轻歌福至心灵,想着,她是不是也能成为一名占卜师。

    云月霞得知她的想法后,毫不客气的说:“放弃吧,你没有占卜的天分机缘,一点儿都没。”

    轻歌窘,这太打击人了。

    轻歌继而翻看明月囚歌,在第七页看到了轮回大师和凤栖的对话。

    轮回问:天下兴亡,衰败,昌盛,需要一个人来推动。

    凤栖:那个人是谁?

    ——有两颗命格星之人。

    ——我。

    ——尊后,若苍生要你死,你死是不死?

    ——我不想死,又活得了吗?

    ……

    云月霞看见轻歌出神的盯着第七页看,垂眸看了眼二人的对话,片刻后,道:“你和凤栖,命格相同,本质不同。”

    轻歌合起明月囚歌,斜躺在贵妃榻上,笑,“哪里不一样?”

    “凤栖是古战场的战神,轮回大师是当时最厉害的占卜师,据我所知,轮回大师与凤栖尊后以兄弟称之,高山流水觅知音。”

    轻歌安静的听着,云月霞徐徐道来,“故此,轮回大师会全力以赴,保全凤栖尊后,再怎样也不会让她死得凄惨,可凤栖尊后,她虽强,却没有负隅顽抗的精神,她自以为天道轮回有始有终,既然天注定了她要亡,她再怎样,都是垂死挣扎罢了。她的死,是注定的。”

    轻歌和凤栖尊后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能将两人扯在一起的,无非就是独特的两颗命格星。

    而轻歌在明月囚歌的第七页也看得出,凤栖是顺水而流之人,她虽知自己的结局是死,不悲不喜,不怒不恼,不试图去改变这个结局,也不日渐消沉,而是在活着的时候,让凤栖这个名字,震彻四方。

    “可你不一样。”

    云月霞又道:“你的骨子里装着火,固执,倔强,不甘,你认为没有人可以剥夺你的生命,哪怕是这天下苍生,你不杀无辜之人,可一旦惹怒你,便是哀鸿遍野,你有你的执着和你的原则,哪怕是至高的神,也不能撼动。”

    一路走来,云月霞亲眼看见她从炼狱深渊里爬出,从被人践踏的废物,成了侯爷,迦蓝未来的继承人,女皇……

    弱者有千万种,可强者,优秀的人,往往都有个相同点。

    坚韧的精神和不服输的信念——

    轻歌苦笑。

    有侍卫敲门,“夜姑娘,拍卖场的释音公子请夜姑娘和云娘去拍卖场小聚。”

    释音公子?

    轻歌转头,与云月霞对视一眼。

    轻歌将那日在拍卖场,释音与她下棋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知道轮回大师?还有轮回大师和凤栖尊后的棋谱?”云月霞认真思索,“唯有占卜之人才知道轮回大师的厉害,他们之间的确下过一盘棋,与其说是下棋,倒不如说下的是天下,这盘棋是死局,我也只是耳闻,想要得到棋盘,难。”

    轻歌点头,言之有理。

    “看来这释音公子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云月霞眯起眼睛,冷笑。

    “我倒是觉得他想见你。”

    “我?”

    “对,就是你。”

    轻歌道:“他不是让我过去,而是我们一同过去,他应该把你的身份背景都打探清楚了,如此说来,他应该是占卜师了。”

    毕竟,只有占卜师才对占卜师感兴趣。

    云月霞恍然大悟。

    轻歌轻笑一声,将明月囚歌还给云月霞,起身,伸了伸懒腰,“走吧,这释音公子长得真不错,又是拍卖场的主持,钱财底蕴浑厚,是个金龟婿,云娘可要好好把握。”

    云月霞:“……”

    她都是半老徐娘的人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