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62章 耳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青天脸上阴云密布,怒瞪李富贵,“我儿子都死光了,你是哪冒出来的。”

    李富贵:“……”这老头说话也忒毒了点。

    这会儿,鹰钩鼻几个男人也算是反应过来,李富贵说的那话,就是耍他们玩的。

    剑拔弩张,就要动手!

    夜青天坐在桌前,不急不缓的拿着筷子故作优雅夹起几篇菜叶儿吃,面对鹰钩鼻几人的来势汹汹,丝毫不惧,脱俗超然,两片白眉毛,嚣张得瑟的抖了抖。

    “王八羔子,老子是不是跟你说了,家父那啥儿有问题,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耳瞎是不是?”耳瞎?

    李富贵眼疾手快,在尖嘴猴腮的男人即将出手之前,蓦地伸出手,扣住男人的脖颈,往桌上摔去,摔裂了一张木桌,几坛子酒,饭菜也倒了一地。

    夜青天拿着筷子夹菜的动作顿了顿,无奈的摇了摇头,嫌弃的看了眼满脸饭羹被李富贵撂倒的人,若林黛玉葬花般,昏花的老眼闪着泪光,惋惜着,“可惜了可惜了,真是可惜了这几盘好菜,喂给猪吃也比这下场好啊。”

    尖嘴猴腮的男人狼狈不已,大怒,这老头言下之意,是说他连一头猪都不如。

    其他几个男人以鹰钩鼻为首,都怒了。

    “兄弟几个在这一带,还从没被人欺负过,你们两个听口音不是本地人,也敢这般放肆?”鹰钩鼻喝道。

    夜青天还在哀春悲秋,感叹摔在地上饭菜,在尖嘴猴腮的男人要爬起来时,下意识的伸出脚,一脚踩在男人胯裆,因袍摆挡着,鹰钩鼻几人的关注点又都在李富贵身上,并未察觉到尖嘴男人的异样。

    下身传来的痛让尖嘴男人张大嘴低吼着,只是声音尚未喊出来,夜青天脸上堆满了不怀好意的笑,他弯下身子从地上夹起一块菜叶,想要往男人嘴里塞,男人不肯,夜青天怒目圆睁,灵气涌出,逼迫其张开嘴。

    尖嘴男人杠不过属于灵师的灵气,只得被迫张嘴,见此,夜青天和蔼的笑了起来,将菜叶塞进去,拍了拍男人的脸,道:“好样的,把其他的也吃了吧。”

    众人眼角抽搐的看着这一幕,完全是虐待啊虐待~

    鹰钩鼻终是忍不住,提刀,朝夜青天出手,其余几个男人,也都拔出了宝剑。

    李富贵笑,脚步偏转,左手赫然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长刀,指头一用力,出了名的宝刀就成了一堆齑粉,李富贵不给鹰钩鼻反抗的机会,蓦地伸出的手,一把抬起鹰钩鼻,往旁侧十几坛子酒砸去。

    砸碎了一地的酒,其余几人也都被李富贵撂倒,李富贵一面出手,一面怒喝,“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是不是?多大的人了都不知道尊老爱幼,害臊不害臊?”

    鹰钩鼻几人,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

    相比起鹰钩鼻他们,尖嘴男人简直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夜青天还在专心给尖嘴男人喂菜,塞饭,脚下的靴子还狠狠的踩在男人的跨步上,真是痛的连思考都没有办法了。

    男人想逃,只是夜大长老是多腹黑狡黠的一个人的,他不想让他走,他怎能逃?

    吃饱喝足,还舒展舒展了几下禁锢,夜青天李富贵一老一少,黄昏下并肩走出酒馆,当真是百里浪淘尽,沧海一声笑。

    “敢问阁下,姓甚名谁?”鹰钩鼻男人从地上爬了起来。

    李富贵背对着众人,摆了摆手,颇有一副大侠的风范姿态,“本公子姓李名美丽,家父李菊花。”

    众人:“……”

    出了酒馆的门,李富贵似是察觉到什么,慧黠而笑,往前一跃。

    后侧,想要踹李富贵屁股的夜青天一脚踩空,险些摔了一跤摔断了一把老骨头,脱口而出的话也都梗在了喉咙里。

    李富贵一副运筹帷幄尽知天下事的模样,嘿嘿的笑着:“是不是又想说去我娘的菊花儿?”

    夜青天:“……”小子没皮没脸,他这脸皮再厚的老头子也妥不住。

    两人上了马,往南冥赶。

    途中,李富贵道:“南冥我有一知己,生死之交,你在他那里,妥妥的安全。”

    夜青天的脸色有些黑,“你是认为老夫保护不了自己?”

    “不,不是。”

    烈马上的男人摇了摇头,旋即又道:“你的安危牵连着夜轻歌的命,老头子,你知不知道,全天下人都要不了你孙女的命,可你若是落到了别人的手中,她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别人要她死,她也会蠢到一命换一命,一头撞死在南墙。”

    御马而走的垂暮老人仿佛一瞬之间老了十几岁,脸上的褶皱又多了些。

    太息了声,夜青天自嘲的笑了笑。

    他想尽他所能去守着护着这个孙女,谁能料到,多年后的今天,他这个爷爷成了绊脚石。

    “你呢?之后呆在南冥?”夜青天问。

    一路而来,和李富贵这人也有了点感情,虽说这飘忽的感情建立在恶俗的菊花上。

    李富贵冥想了会儿,道:“我要在下月中旬赶到迦蓝,若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的话,轻歌应该也会回迦蓝,而回迦蓝最好的时机就是下一次洛丽塔测试的时候。”

    夜青天眯起眼睛,老奸巨猾,上下打量了李富贵一番,怀着戒备之意,“你该不会是想上我孙女吧?老夫就说怎么一见你就觉得你猥琐。”

    李富贵:“……”他真想让夜轻歌把这老顽童带走。

    “我不想上轻歌!别把我们关系弄猥琐了!”李富贵怒道。

    夜青天惊惶,双手抱胸,“难不成你想上我?”

    李富贵:“……”上你二舅爷。

    李富贵觉得跟夜青天没法聊了,再聊下去,说不定他会一怒之下,把夜青天按进湖里溺死他。

    后来,二人在南冥边界走马观花,晚霞盛血,十里桃花,一条望天的湖,连接着崎岖的两岸,李富贵抬眸,瞳孔里映出了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一如许多年前自雨夜里淌过的浮云霓裳。

    “我未来的妻子在迦蓝,我要去守着她,不然就被别的男人给拐走了。”他说。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