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56章 狐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鼻子一酸,扑进了姬月的怀里,姬月身体虽痛,心里却满载着欢喜,他忍着撕裂般的痛,抬起双手,搂着她,笑:“天凉了呢。”

    “恩。”

    “起风了呢。”

    “恩。”

    “亲我。”

    “恩。”

    恩?

    轻歌欲哭无泪,这会儿他也不忘占她便宜。

    姬月闭上眼睛,刀削般精致的脸上是完美的五官,妖冶妖孽,轮廓隐藏于昏暗森然的灯火之中,男子嘴角往上翘,似笑非笑,亦正亦邪,几分狡黠,几分隽逸。

    轻歌翻了翻白眼,在其脸上啵了一下,动作爽快,没有拖泥带水,行云流水洒脱的很,只是姑娘的耳根,怎得这般红?

    姬月一笑,蓦地起身,将轻歌横抱起,轻歌惊慌,“放我下来。”

    “不放。”

    “你身上有伤!”

    “不痛。”

    轻歌挣扎着要下去,姬月痛的吸了口冷气,眉头紧蹙成一个偌大的川字,见此,轻歌无奈,身体只好蜷缩着,不敢乱动,怕扯裂他的伤口。

    姬月上半身的袍子被轻歌找针的时候扯掉了,只剩几块布,姬月眸色暗绿,暗沉,窜着火苗儿,“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轻歌问。

    “我想……要你。”

    姬月低头,凑在轻歌耳边,滚烫沸腾的热气喷洒在轻歌耳边,似有一阵电流窜过全身。

    轻歌傻眼,目瞪口呆,这叫个啥事儿?

    画风转变能不能要这么快?

    等等——

    “你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吗?”这句话,可谓是刻骨铭心,轻歌打死儿也忘不了。

    “那方面是哪方面?”姬月邪笑,“我是说我天生手冷,你想哪去了?真色。”

    轻歌:“……”

    聪慧如她,自然也能想到之前姬月那般说,是因为身体受到了青柳秘术的影响。

    不过——

    “青柳对你施展秘术,还会不会有影响?”她不相信,她将桎梏着姬月的铁钉绣花针拔掉了就安全了,她进石室之前,青柳也说了,姬月绝对活不了。

    可眼前的姬月,生龙活虎。

    姬月笑道:“她的秘术是以远古之物龟罗盘禁锢我的灵魂,龟罗盘的炼狱之火燃烧我魂魄的时候,我释放了一些妖王之力,能保住自己,不过,要把她的龟罗盘弄到手,我才算彻底安全。”

    轻歌不知道,他一举一动,一言一笑,用了多大的力,忍了怎样的痛。

    他的身体难以熬下去,只是见到了她,太过欢欣,休克的身体竟有了些许的力气。

    “龟罗盘在哪?”轻歌问。

    “青柳藏在床下的骷髅箱里。”

    “走,去拿。”轻歌动身。

    姬月按住她,“还没解决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姬月沉默,暧昧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轻歌:“……”

    轻歌蓦地闭上眼,心一狠,把衣襟往下扯了扯,露出一截香肩,“来吧。”

    姬月:“……”

    正常的剧情,貌似不是这般进展的,应该是女主欲拒还迎,迷离羞怯,他家姑娘怎的这般狂放!

    不过,他喜欢。

    只是——

    姬月温柔一笑,“下次来吧。”

    姬月的声音特别轻,气若游丝,双眸发黑,往前栽去,与轻歌一同倒在地上。

    轻歌睁开眼,看着姬月在一团旺盛的紫红相间的流火之中,高大的身体扭曲了起来,化成了小狐狸的模样。

    轻歌双手攥紧,指甲镶嵌进肉里,她目光冷寒的看着蜷缩在地上安详的小狐狸。

    小狐狸还是那个小狐狸,与平日不一样的是,身上如火猩红柔顺的鬃毛有些稀少,零零落落的。

    不,与其说是稀少,倒不如说是新生。

    轰!

    轻歌眼瞳瞪大,体内的血液逆流,似有燎原之火,连着血肉和灵魂,将她给无情燃烧掉了。

    耳边回响的是青柳残酷阴绝之声。

    ——听说在子夜时拿着锋锐的刀,把灵兽的皮剐下来,可以做成一件灵气皮衣,穿上这灵气皮衣战斗的样子,绝对帅翻了吧!

    轻歌蹲了下来,双手颤然的伸出,如护珍宝般把小狐狸抱起,她双目空灵冰寒,抬起步子往前走,一步跨进了虚无之境,火焰龙看见轻歌,兴奋的跑过来,不过见轻歌一身的阴沉,也知趣,呆在一边自个儿玩。

    轻歌自排排列列的血傀之间走过,站在王座椅前,将小狐狸放在椅上,她将身上的外袍脱了下来,罩着小狐狸。

    她转过身,决然的往虚无之境外走。

    暗的虚无,昏的石室,她走出石室,大步流星的走至青柳面前,青柳身上的血越来越多,粘稠,刺鼻,还有一股子腐烂的味儿,湿的青丝黏着红的血,半边脸上犹若虫子般蠕动的伤口恶心着人的胃口。

    她躺在地上,四肢浸在血里,见轻歌愤慨,笑。

    “看吧,他是不是死了?”青柳笑着,叫嚣着。

    轻歌走上前,一脚踩在青柳脸上,结痂的伤口破开,流出了血,痛感刺激着麻木的女人,她瞪大眼睛,痛的在轻歌脚下挣扎。

    轻歌一身清冷,双目猩红喋血,她将脚移开,蹲下,突地扒掉青柳的衣裳。

    青柳怒吼,“你要干嘛!”

    “游街呀。”专心扒衣的少女蓦地仰起脸,残忍的笑着。

    青柳瞪大眼睛,咽了咽口水,染血的白衣滑落在双臂,胸前白花花,锁骨之下是一片沟壑。

    她不相信,这十七岁的雨季少女,能这般残忍。

    她竟想剥了她衣服,游街!

    轻歌周身散发着凶煞的气势,她也不再扒衣,煞气涌动,将青柳身上的衣裳全部震成碎片。

    一丝不挂,青柳浑身上下,除了白的肉恐怕就是红的血了。

    青柳护着胸前,见轻歌拽着她要往外走,惊慌失措,“滚,滚开,别碰我,夜轻歌,你会下地狱的。”

    轻歌不为所动,自床单上撕扯下一块长布,分别绑住青柳的双手手腕。

    青柳挣扎着,却是无果,只是在身体扭动的过程中,趴到了一张狐皮椅子上,她突地癫狂肆虐的笑了,将椅子上的狐皮抓了起来,给轻歌看,“你看,这毛多有质感,你的男人还没化为人形的时候,我可是亲手用刀子剥下的。”

    “你看,是不是很美。”

    青柳大笑。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