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55章 你放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青柳躺在血泊之中,满脸的血,一言不发,只笑,不说。

    她是铁了心,死也不说出姬月的位置来。

    轻歌把明王刀自其肩胛骨拔出来,随着这一拔,鲜血喷涌。

    轻歌闭上眼,想让自己静下心,试试看能不能用灵气感应到姬月的存在,她是姬月的寄宿者,姬月在她身体里呆了十几年,一定能找到的。

    可她愈是想静下来,愈是心慌,拿着明王刀的手如若筛糠般颤个不停,朱唇干涸裂开,脸庞煞白煞白的,睫翼轻抖。

    脑海中似有雷声大作,轰然,不给她思考的机会。

    虚无之境里忽然有了些动静,火焰龙要出来,轻歌蓦地睁开双眼,刹那间,迷你的火焰龙出现在屋子里,它看了看轻歌,继而往南面边角走去,停在墙壁前。

    轻歌心神晃动。

    火焰龙感应到了姬月的方位?

    火焰龙不说话,只是站在那面墙壁前,凝视着她。

    青柳看见火焰龙,也是惊住,她不曾想到,夜轻歌还有龙!

    昨晚西寻出现了一头火焰毁灭之龙,震动四星,而轻歌身上又有一条龙,难道昨晚西寻的龙,是夜轻歌的?

    青柳睁大眼睛。

    轻歌已然走至墙壁前,明王刀的刀尖摩挲着地面划出了清晰的痕迹,她低头,与火焰龙对视,问:“姬月在里面?”

    小龙周身缠绕着炽烈的火,它费力的仰起脸望着轻歌,点了点头。

    “回去。”轻歌冷声道。

    小龙撇了撇嘴,委屈得很,不过还是乖乖的回了虚无之境。

    轻歌朝后退了两步,如青松般站着,双目如剑射在坚固的墙上,只见她举起明王刀,灌入煞灵两气,用尽毕生之力,再蓦地劈下。

    一刀,将墙壁砍裂。

    背后,青柳大喊:“夜轻歌,他活不下去的!”

    轻歌脊椎骨一颤,看了眼坍塌的墙壁,后面,的确大有乾坤。

    她举步往石室里走去,手里提着明王刀,刀尖摩擦地面,发出铿锵之声。

    这是一方小型的天地,才入石室,血的味道便扑鼻而来,刺激着人的神经,轻歌焦虑的往四处看去,在石室最里边看见了她心心念念的男人。

    姬月此时已经不是狐狸状态了,人形的他虽脆弱也妖冶绝艳,他被挂在一个十字架上,四肢被钉子钉着,脑袋耷拉。

    轻歌瞳孔收缩,把明王刀丢开,快步上前。

    姬月听见急促的脚步声,虚弱的抬起头里,无力的看向轻歌,那灰暗的异瞳,当看见轻歌时,化为了无尽缠绵的柔水。

    他满脸鲜血,却是笑的比花还粲然,“我想你了。”

    轻歌脚步顿住,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滔天之怒,天知道她又多想宰了青柳,可她不能,不能这么简单的让青柳死了。

    她要把姬月身上所遭受的折磨,加倍还回去。

    “蠢货。”轻歌大怒。

    姬月笑。

    姬月身体表面忽的闪烁着寒光,轻歌蓦地瞪大眼睛,她抬起姬月的手,姬月痛得眉峰抖动了一下,轻歌把姬月手上的一截袖子撕掉,仔细看去,姬月的手臂,湮没着无数根绣花针。

    人体都有万千个毛孔,而这些绣花针,就是沿着毛孔插进去的。

    轻歌扒开姬月肩上的衣裳,另一只手手臂的袖子,有,都有针的痕迹。

    最后,她闭上眼,问,“疼吗?”

    就像好多天以前,他问她一样。

    姬月笑着,笑得眉眼弯成了月牙儿,阴诡的异瞳此刻唯有满满的宠溺,在她面前,他总是如此,放弃了他属于王的高傲。

    “不疼。”姬月说。

    “你放屁!”轻歌睁开眼睛,宝剑出鞘,大喊着。

    她蓦地伸出手,明王刀迅速掠了过来,轻歌握着明王刀,将捆着姬月身体的绳索砍断,而后把明王刀插在地上,去拔贯穿姬月四肢的铁钉。

    铁钉拔出时,溅了她一脸的血,还有几滴血跑进了眼珠之中,将眼白的地方染红。

    她不顾瞳中刺痛,继而拔另外三根粗壮的铁钉。

    当铁钉全部拔完时,姬月往她身上倒,他始终笑着,笑望着她为他担惊受怕。

    轻歌搀着他到一旁的石椅上坐下,玉手一挥,将其红袍扯掉,而后细心的将绣花针从其毛孔里拔了出来。

    每拔出一根,她都放在桌上,细细的数着。

    青柳说有四千根,她必须全部找到!

    她的动作很慢,很柔,怕弄疼她。

    姬月浅笑的望着,他明明是受了灾难折磨的人,此刻却如沐春风妖孽如虹。

    他微微垂着眸子,心思轻动。

    龟罗盘囚住他魂魄,青柳折磨他身体时,他可以自救,可他放弃了……

    他能回妖域斩杀仇敌当他的无冕之王,万人之上傲视苍穹,他放弃了。

    他舍不得离开,一旦离开,就难以回四星,他舍不得让她一个人在这里战斗。

    故此,哪怕忍受非人的折磨,眼睁睁的看着铁钉贯穿四肢,炼狱之火燃烧灵魂,全镇搜集的绣花针根根分明插进了他的身体筋脉血肉里,哪怕他的脑子要炸了,他也没解禁体内力量。

    不就是痛,忍忍就好了,风浪若是过去了,他还能在她身边。

    护她守她。

    青柳不知道他有多强大,冥千绝不知道,轻歌也不知道。

    她以为姬月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可她不曾想到,姬月是为了她。

    轻歌细心的拔着绣花针,身体保持弯曲的状态,许久不曾动一下,她专心致志,用灵气将这些绣花针圈出。

    一百根——

    三百根——

    一千——

    两千——

    三千九百九十九——

    还有一根!

    可轻歌翻遍了姬月全身,都没找到最后一根,她担心得很,急得没了思绪。

    若纤细的针进了体内就一定要拔出,否则日后会有祸患,血液堵塞的部分会慢慢变成死肉,腐烂,更有甚者,待日后强大,只能止步于此,无法往前突破。

    姬月看着她焦虑的样子,笑了,缓缓抬起半握着拳的手,松开,掌心里闪着寒芒,静置一枚绣花针。

    他问:“你是在找这个吗?”人畜无害。

    轻歌:“……”

    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是满满的心疼。

    他都痛成了那样,为了不让她担心,还故作轻松打趣儿。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