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53章 那是我男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路往西。

    轻歌二人骑着濒临死亡的骏马,跨过山丘,跃过小溪,为了让马将速度拉到极限,马屁股被二人戳出了无数个窟窿,狂奔了多久,就流了多久的血,把路边上的野花都浇灌成了红色。

    途中,二人足足用灵气丹换了五匹马,才到青石镇。

    每死一匹马,便以灵气丹至附近的茶水酒馆交换,实在不行,拦截途中人,抢马!

    青石镇,城前镇门。

    轻歌带着一身煞气而来,城墙上的侍卫们见轻歌二人没有停下的意思,立即大喊,“青石镇内,不得御马。”

    二人无动于衷,烈马驰骋的速度让人咂舌。

    侍卫慌了,士兵头子道:“弓箭手,拉弓,阁下若是再不停下,莫怪我们放箭。”

    回应他的,只有马蹄踏地山崩地裂的声音。

    士兵头子咽了咽口水,喝道:“放箭!”

    无数只箭,往轻歌二人的身上射去,轻歌冷笑,手中明王刀气势磅礴,一刀可劈日月千山,云月霞手执血缨枪,将迎面而来的一根黑箭打回,黑箭往回射,撕裂开了十几根箭。

    高歌前进,势不可挡!

    眼见着就要到城门了,轻歌冷笑,高举起明王刀,弧形的刀刃迸发而出,将漆黑的两扇大门劈开,刺眼的逆光在缝隙内闪烁,轻歌道了声“走”便驾马与云月霞并肩往城内赶。

    她与青石镇子民的渊源颇深,和青柳之间更是有不共戴天之仇,而姬月此刻生命遭受摧残生死不知。

    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没必要对青石镇的人和颜悦色,只要姬月好,其他的都是屁!

    因轻歌二人进了青石镇内部街道,士兵头子举起手止住了众侍卫的动作,弓弩手也不再放箭,怕伤到青石镇子民。

    “聚集所有士兵,绞杀刺客!”士兵头子阴狠道,想起了前些日子青柳与她说的话,只要是跟夜轻歌有关联的,格杀勿论!

    街道上,骏马狂奔,招摇过市。

    “云娘,你快回富贵堂好生呆着。”道路中央,百姓恐慌,轻歌控制座下烈马的速度,道。

    女人柳眉蹙起,疑惑不解,“为什么?怕我给你带来麻烦?觉得我太弱?”

    “不,青柳过于诡异,姬月已经有危险了,我不想你再出危险。”轻歌道。

    “可你……”

    轻歌扬眉一笑,“那是我男人,天大的危险也得一起扛不是?”

    云月霞身下的马儿在原地兜圈,她目光幽然的看着骑着火红骏马视死如归的少女,盈盈背影,曼妙姿态,尤其是那一腔孤勇——

    “小俩口的事,我就不掺和了。”云月霞驾着马往富贵堂去。

    两人往两个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去。

    轻歌循着记忆中的路到了镇长府邸,朱漆门两扇,威仪矗立的石狮两座,石玉台阶延绵而下,排排列列的侍卫们身披盔甲手拿触地长枪,八面威风。

    轻歌身下的马儿在台阶下蹬着马蹄,轻歌一手执刀一手拉着缰绳望着雕镂着“镇长府”的牌匾冷笑着。

    手里的缰绳一紧,马儿奔上了台阶。

    “青石镇镇长府,不得放肆!”

    倏地,无数柄长枪指着她,只要这些侍卫的手腕稍微一用力,轻歌就会被刺成刺猬。

    “让青柳滚出来。”

    轻歌垂眸,眼底寒光乍现,不怒而威!

    侍卫们手中的长枪又逼近了她几分,挨着她的皮肤,她巍然不动,面不改色,绝色容颜之下是滔天的怒意。

    “青柳镇长卧病在床,不见客!你算什么东西?敢在青石镇这般无礼嚣张!”领头的侍卫愤然道。

    “青柳,滚出来!”

    轻歌的视线自侍卫身上滑过,落在朱漆大门上,怒喝的声音响彻九州,清冷凛冽,犹似雷霆,广阔的青石镇猛地一颤。

    那侧,徐旭东正接待着刚至富贵堂的云月霞,闻得此言,无奈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还是一如既往的狂。”

    “放肆!”

    这厢,领头侍卫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在青石镇当侍卫当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刺客仇家没见到过,这还是头一个不请杀手不派内奸自个儿孑然伶俜找上门来的仇人,软硬不吃,凶戾如虎。

    领头侍卫也是没了理智,胸口怒得此起彼伏跳个不停,一声令下,“把这不长眼的女人给宰了,不然还以为我们镇长府好欺负。”

    几十根挨着轻歌皮肤的长枪,皆朝轻歌身上刺去,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

    轻歌微眯起眸子,眸中不含胆怯之意,倒是有滚滚的杀气掀起了风浪,赤红筋脉里的煞气喷薄而出,几十柄长枪一并吞没化为齑粉,拿着长枪的侍卫们一个个都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

    领头侍卫险些窒息,得,遇上强者了。

    正如无头苍蝇般没有思绪时,镇长府内传来了青柳的声音,“开门,让她进来!”犹如冰下寒泉,府中厉鬼,瘆的慌。

    领头侍卫心中一喜,虎着脸,动作机械有板有眼的打开了朱漆大门,朝轻歌瞥了几眼,“幸好我们镇长心软放你一马,不然……”

    轻歌不给他把话说完的机会,驾着马去镇长府,一跃而进,偌大的朱漆门在她身后关闭。

    咔嚓——

    咔嚓——

    关门之声犹若一曲通往的阴司的冥音。

    门外,摔倒在地的侍卫们都爬了起来,其中一名侍卫走到领头侍卫面前,道:“李兄,那女人好像是夜轻歌?”

    “夜轻歌?怎么会是她?她不是去西寻当女皇了吗?”

    领头侍卫有些傻眼,他是从别的地方调来的首领,职责是保卫镇长府,看见夜轻歌来者不善,自然想出个风头领领赏。

    怎知这随便一踢,就踢到了铁板。

    夜轻歌之名,他也时常耳闻,这还是头一次看见本尊。

    轻歌身上的龙袍,早已被弓弩手放的箭芒射得褴褛,还染着血迹,看不清本来样子。

    “人家还是北月的侯爷呢,去迦蓝当安溯游院长的关门弟子呢,还不是照样去别的地方混的风生水起了。”侍卫擦了擦嘴边的血,嗤笑一声,道。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