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46章 麋鹿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然,东陵鳕突然仓皇离开,难免会惹人怀疑。

    东陵暴动,东陵鳕身为东陵的江山之主,急忙回去稳定大局,名正言顺!

    天助她——

    轻歌放在桌面的手指轻敲着,回想着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的所有,她对自己的事不上心,无非就是脑袋一颗命一条,可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姬月!

    青石镇外的兽潮是被人有秘术引发的,姬月的消失,跟这也有很大的关系。

    墨邪幽然的站在一侧,默默的望着她,雷霆万钧气势磅礴,一双眼像是灌了冰,冷的出奇,目光所过之处,万里雪飘,温度骤然下降。

    她的软弱,只会给一个人看,兴许前一秒我心悲哀,下一刻就刀枪不入指点江山。

    墨邪拿下酒葫芦,仰头喝了口酒,酒水浓烈。

    东陵鳕负手而立,一身荼白,此次他来,想和她共赴难关,万死不赦又如何,他不想走,可她要他走。

    正午过后,日光炽烈,温度炙热。

    西寻地理位置偏东,常年都是热的,哪怕现如今已至深秋,依然有几分燥热。

    一俩朴实的马车往城门外赶去,士兵立即拦住,问车夫,“里边的人是谁?”

    车夫头发花白,身体伛偻,咳嗽了几声,道:“是东陵之皇。”

    “东陵皇?”士兵狐疑,掀开车帘,果然,东陵鳕气质如雪,挺直的坐着。

    士兵立即恭敬的行了个礼,放行。

    马车里,蜷缩在东陵鳕座椅底下的李富贵钻了出来,嘴里念叨着:“胯下之辱啊。”

    东陵鳕:“……”

    另一侧,西寻帝都城东面,鬼王府所在地。

    身着红袍的男人骑着烈马张扬而来,一脚踹开了王府的大门,有侍卫过来想要阻拦,却见男人大手一挥,灵气喷薄,十几个侍卫立即如稻草人般摔飞了出去,东倒西歪。

    墨邪一路高歌前进,狷狂的往前走着。

    “落花城墨公子?稀客,真是稀客。”辛阴司闻声而来,脸上堆满了笑。

    墨邪大步流星的走上前,拽住辛阴司的衣领把其提起,而后狠狠的摔在地上,砸碎了石桌石椅。

    辛阴司摔得屁滚尿流,他呲牙咧嘴的站起来,抬起手狠狠的擦拭掉嘴边的血迹,双目阴绝,冷视墨邪,“你这是什么意思?”

    “切磋切磋。”

    墨邪言罢,继而往前,灵气灌入腿部,另一条腿立着,一脚横扫过去,踢在辛阴司的后脑勺的上,辛阴司身体往前栽,额头撞着一棵树。

    辛阴司额头青肿,回头看向墨邪,墨邪朝他逼近。

    “站住。”辛阴司怒道。

    以他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墨邪的对手。

    “鬼王该不会是不想跟我切磋吧?就算不给我墨邪面子,也得给落花城城主一分薄面不是?”男子肆虐邪佞,残笑如恶魔。

    辛阴司嘴角微抽,切磋?

    这哪里像是切磋了?

    哪怕说墨邪要打死他,恐怕也没人怀疑吧。

    “切磋?墨邪,你当本王是三岁小孩?有话直说,别跟个娘们一样藏着掖着。”辛阴司吐了口血水,阴柔一笑,道。

    “直说?”

    墨邪往前走了一步,灵气释放,辛阴司扶着的百年大树,顷刻之间被强大的灵气分裂成碎片。

    “你可还记得,有一年国宴你来北月狩猎,抢走了一只我猎杀的麋鹿。”墨邪怒火滔天,怒视辛阴司,瞧他这副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辛阴司杀了他爹妈呢,两人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辛阴司:“……”

    他咋知道墨大美人这么爱记仇,多少年前的旧账都翻了出来,对于抢了墨邪猎物麋鹿的事情,他根本就没什么印象,也是,这么小的事情,又时隔多年,谁会一直记着。

    不过,他当然不记得。

    因为,墨邪也是胡编乱造的,他今日来鬼王府的任务,就是跟辛阴司耗着。

    墨邪逼近辛阴司,沉声道:“把我的麋鹿交出来。”

    辛阴司:“……”

    *

    此时,西寻皇宫,鸾凤宫。

    云月霞在房里施展七星阵法,一双黑瞳里倒映出星辰运转的轨迹,弥漫着怪谲色彩阴诡气息,暗黑的屋子里,她盘腿坐在冰凉地面上,手里拿着几根火红绒毛,这是轻歌在虚无之境里找到的。

    屋子外边,大殿中央,轻歌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茶水,她机械的浅酌了口茶,脑子里思绪念头百转千回。

    大理石天牢里,关押夜青天的那一座牢房,安置着辅助灵器,她想救夜青天,必须破了辅助灵器这一关。

    轻歌的心里,有个大胆的想法和念头。

    她将茶杯放置琉璃桌,抬起的一双寒瞳里,氤氲着迷雾,犹似古窑里的森林,魑魅魍魉夜行。

    坐以待毙?不,她不会坐以待毙。

    绝地之中,自然要反击。

    时间流淌,等待着夜晚的降临。

    暗无天日的荒漠里,河面上掀起了浪,青阳过后,镜花水月一场空,万万里的疆域辽阔,无垠广袤的天穹大地,都被死亡的气息笼罩着。

    翻了天,裂了地,末世从天而降,开出了狂妄的花。

    当夜幕笼罩西寻,月朗星稀,燥热的风拂过皇城时,轻歌躺在床上,有宫女过来,动作轻柔的敲了敲门,问:“女皇,可睡了?要熄灯吗?”

    “熄吧。”

    音落,悬挂在四角的夜明珠上面墙壁突地凹陷,黑布覆了下来,遮去了明珠的光辉,冰冷的宫殿立即乌黑如墨。

    轻歌安详的浅眠,半柱香的时辰过去,冷峻的夜里,那双黑瞳蓦地睁开,深邃,肃杀,凶煞!

    是来自九幽地府的魔鬼,修罗!

    她如魅影般,动作敏捷的翻身下床,戴斗篷,着男式紫袍,悄然打开侧门,幽灵般穿梭在宫奴和巡防的禁卫军之间。

    他们,只觉得有阴风在耳侧刮过,不由的毛骨悚然,却并未有人发现。

    轻歌脚踩血魔花,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大理石的门口。

    石狮门前,有两名侍卫,轻歌藏身于石狮之后,看了眼高墙,脚尖踩地,一跃而起,跨过墙,安稳的落在地上。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