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43章 我那方面有问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月放开轻歌后,见她发怔的模样,不由的笑了,伸出的手在其鼻尖轻轻一刮。

    轻歌低头,嗫嚅的道:“那个——不继续了吗?”

    她知道他懂继续的含义。

    姬月笑了,“怎么继续?”

    轻歌:“……”

    狠了狠心,轻歌闭上眼,一把扯掉外袍,身上就穿了件亵衣,有些冷意,她咽了咽口水,视死如归,“来吧,继续!”

    姬月:“……”

    蠢!太蠢了,偏生蠢的可爱。

    他附身低头,额头与其额头相互抵着,他自地上把外袍捡了起来,把她裹成了一个粽子。

    “我那方面有问题。”姬月道。

    轻歌犹如遭受晴天霹雳般,蓦地睁开眼睛,言语都梗在喉咙,说不出话来,除了震悚还是震悚。

    她曾说过北月冥不是男人,黎恩阳那方面有问题,没想到……

    姬月苦笑,他多了解她,怎会不知她的想法,只是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知道,他也舍不得撒谎话来骗她说不要她了,然后偷偷的独自走到没人的角落自生自灭,貌似这样才伟大,可她以前被抛弃过一次了,他不会让这种事情再次方法。

    他只能说自己不行。

    “认真的?”惊悚过后,轻歌恢复了镇静。

    “认真的。”

    “……”这日晚上,轻歌不知何时离开了虚无之境。

    不论姬月哪方面有问题,都改变不了他是姬月的事实,只是她苦恼的是,怎么跟云月霞去说。

    轻歌躺在床上休憩的时候,本该在虚无之境里的男人,飞掠了出去,脚步虚浮的往偏殿里走去。

    墨邪浅眠,檀木门被打开的刹那,冷风灌了进来,墨邪蓦地睁开双眼,无刀剑自空间袋中破出,朝门口的人影掠去,击杀!

    那人站在门前,好似没有看见朝他袭去的无邪刀,双手负于身后,缓慢的往前行走,当流星追月般的无邪刀就要贯穿他的脑袋时,无邪刀却好似着了魔一般,调转了方向,湮没进一根柱子里,只余刀柄在外面。

    “你是谁?”

    墨邪起身,立于窗前,警戒的看着对面双瞳紫红的男人。

    墨邪蹙起了眉头,仔细端详着一言不发气场浩瀚如王者般的男人,只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在记忆深处见过一般。

    “轻歌的灵兽。”姬月漠然,道。

    墨邪脑子里,仿似有绚丽的花儿炸开,整个人都懵了。

    也难怪他。

    想想看,要是平日里的娇嗔毛绒小肉团,突地有一天成了人形,怎会不惊?

    墨邪好似想起了什么,夹着双腿扭扭捏捏,“那个,我虽有断袖之名,并无断袖之实。”

    他想到了今日跟轻歌说的关于断袖的话。

    原来他以为姬月是听到了这番话,另存心思,也只有这个理由能解释一个大男人半夜三更黑灯瞎火的进另一个男人的房间。

    姬月:“……”

    这叫个什么事,前一刻他还在跟自己女人说自己不是男人,那方面有问题,下一秒又被人当成断袖——

    姬月往前走了一步,墨邪朝后退了一步,忌惮的看着他。

    姬月:“……”

    “本座来是与你谈轻歌的事。”姬月也不绕弯子,直接道。

    提及轻歌,墨邪脸上的玩味儿便收了起来,有了几分肃然认真之态。

    “夜青天被人囚住,轻歌被逼登基成女皇,之后会有君主气运……”姬月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墨邪越往后听,身上的气焰越是叫嚣,怒火腾腾,恨不得化为杀戮之刃,将负她之人杀个片甲不留。

    他就说,以她的性子,怎会被一个帝国拴住,果然有问题!

    “你来找我的目的,是?”墨邪问。

    “断袖。”姬月淡淡的道。

    墨邪:“……”

    “有个能破解死局的办法。”姬月见墨邪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畅快无比。

    “什么办法?”言归正传,墨邪神态肃然。

    “心脏熬药,需要处子女子……”

    接下来的话,不言而喻。

    墨邪眉峰抖动了几下,“云妃今日与轻歌说的话,看来就是关乎处子的……”

    姬月点头。

    “你是想让我来?”墨邪总算知道了姬月的目的。

    姬月顿了顿,脸色苍白,却又难看,如火般宽大的衣袖之下,一双手紧紧的攥了起来,灵魂好似被人剥离,胸腔里的肋骨被人残忍拔掉,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

    他曾是妖域最骄傲的存在,如今却成了个窝囊废。

    尽管姬月按捺住了悲怆,还是被墨邪发现了不对劲,他虚眯起眼睛,逼近了姬月几步,问:“你和轻歌,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本座说,他是我本座未来的妻子,你信吗?”姬月道。

    墨邪四肢里的力量仿佛一瞬之间化为虚无,十几年来的漫无目的未来的信仰全都成了死灰,他脚步踉跄,若非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柱子,早就摔倒在地了。

    他一直都看得出,梅卿尘过后,夜轻歌的心里还装有一个人,只是他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没想到,不是人!

    猜测是猜测,臆想是臆想,当他真正听到时,只觉得有万道雷声在耳边响起,耳膜都要炸裂。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让我来?”

    墨邪不解,他想让自己正常,只是双目充血,赤红的可怕,犹似在暴怒边沿徘徊的狮子,随时迸出,咬断人的脖子,致命一击。

    “我身体有问题,做不到。”姬月怆然,他蓦地抬眸,双目如火直视墨邪,“如果是你,我甘愿。”

    他对墨邪也算是知根知底,如果是墨邪的话,他不介意。

    墨邪震住,骇然。

    “她知道吗?”沉默了好一会儿,墨邪出声问。

    “不知道。”墨邪如实回答。

    “不需要她的同意吗?”

    “她会同意的。”

    “不,她不会。”

    “她会。”

    “……”

    墨邪了解夜轻歌,故此,知道她不会,姬月想救轻歌,故此,认为她会。

    的确,姬月不介意自己头上的帽子是何种颜色,他只要她安好就可,可被他选择性的忽略掉了的是,她介意。

    她刚烈如火,性情中人,冷漠的冰凉薄的水,是天下四方最野最真的姑娘。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