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41章 血要凉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西寻的登基典礼,因墨邪和东陵鳕的到来而沸腾到了极致,这俩人,同样的风华绝代,冠绝四星,一个是东陵万万子民翘首以待的王,一个是四星大陆冉冉升起的新星,受到落花城城主的款待,惊人别样的天赋,谁与争锋。

    辛阴司悠悠走来,朝二人行了行礼,道:“墨公子,东陵皇上,小王这就让人准备桌椅。”

    墨邪瞥了眼他,继而与轻歌说笑,“整个落花城的男的,见了我都落荒而逃,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轻歌双眸闪烁着亮光。

    “因为我断袖。”墨邪大笑。

    轻歌:“……”

    李富贵嘴角眼角疯狂抽搐,菊花一紧,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东陵鳕脸色也是有些别扭。

    辛阴司见墨邪没理会自己,东陵鳕更是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站在那里,犹若一座突兀的冰山,辛阴司的脸顿时像浇了墨水一般黑。

    西寻有个古老的规矩,新皇登基时,需要进行一场仪式,得喝下先皇遗留的一杯封存的血,喝完之后,还要在体内取出心头血,装入精致的晶玉瓶内冰封于密窖,待多年以后,有新的君王登记册立,延续这个封建的传统,喝血、放血,周而复始。

    据说,喝前一任皇帝的血,寓意传承,留血给后人,寓意是千秋万代。

    老陈的太监附耳辛阴司,“王爷,仪式快开始了。”

    辛阴司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了眼不知与墨邪聊着什么正开怀大笑的轻歌,眸光黯淡了几分,他只觉得那明媚粲然的笑,格外刺眼,恨不得就此毁掉。

    他走至轻歌跟前,大手放于胸前,弯腰,“女皇,仪式时间到了。”

    看见辛阴司,轻歌脸上的笑立即凝固。

    仪式——

    关于血的仪式,轻歌也知道一些。

    轻歌点了点头,起身,随辛阴司往前走,东陵鳕、墨邪跟在其身后两侧,云月霞李富贵在百官之后。

    她的身后,是西寻的社稷之臣。

    出了戚风殿的门,左转,深宫未央,浮光掠影,一处处亭台轩榭,繁花似锦,西寻的东面,建有一个恢弘的祠堂,因仆人多,也不算冷清,只是有几分森然,幽幽何所歌。

    走进祠堂,轻歌站在西寻的列祖列宗面前,她的脚边有三个蒲团。

    身着道服的真人拿着拂尘神秘的站在一侧,嘴里不知念着什么,直到他将双眼打开,精光四射,立即有宫女端着托盘走上,托盘之上盖着黑布,辛阴司将黑布掀掉,一个晶莹剔透的透明瓶子静置托盘之上,瓶子内猩红的血似乎还在冒着气泡,粘稠流动。

    辛阴司双手四指端起瓶子,递给轻歌。

    轻歌看着血瓶发呆——

    “女皇?”群臣所看,辛阴司轻声唤。

    轻歌思绪拉回,她伸出手接过血瓶,打开瓶塞,发现辛阴司目光直勾勾的,紧盯着她,轻歌挑眉,试探性的问道:“王爷似乎很期待朕喝下这瓶血。”

    辛阴司惊吓过度,太阳穴鼓动,他抑制内心的惊涛骇浪,不动声色道:“血的仪式庄严神圣,不能出任何差错,小王这是为西寻的未来着想。”

    轻歌冷笑,“是吗?”

    “血要凉了,女皇快喝吧。”辛阴司道。

    因怕破坏血质,故此,一直存放在冰窖之中,直到新皇登基的那日,为了口感不至于那么血腥,特地拿去加热。

    轻歌握着血瓶的手加深了些力道。

    “小月月?”灵魂传音。

    姬月无力的靠在九龙王座椅上,清冷软泥般的声音,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点希望之光,干涸荒漠里的一汪甘泉,他虚弱的睁开眼,脸色苍白,体内的精元好似被人无情抽走,只是靠一缕残魂和一抹意识强撑着。

    “有没有办法解决掉这瓶血?”她虽嗜血而生,却不爱喝血。

    至此,轻歌还没察觉到姬月的异样。

    她的心思,都放在辛阴司背后之人和四方异动上,一直以来的戒备紧绷让她神经有些疲劳。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她太信赖姬月了,以至于潜意识的认为,这个来自妖域的王,只要他不会再随便动用禁制的能力,就不会发生意外。

    荒凉的王土上有那么多人,她只依赖他,只将她的软弱给他看。

    “你将灵气灌入咽喉,喝血时以精神之力打开虚无之境的通道。”姬月镇定自若的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脆弱。

    他还是那个强大的王。

    闻声,轻歌仰头,把瓶内的血倒入嘴里,丹田内的灵气释放而出,堵在咽喉,不让血往下流,与此同时,轻歌动用精神之力,殷红的精神之火,在双瞳深处妖冶燃烧,却见本该进她小腹的血,竟是汩汩的到了虚无之境里。

    辛阴司盯着轻歌喝血,眼睛都不眨一下。

    轻歌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把还挂着几丝血的瓶子给了辛阴司。

    辛阴司笑了,“不愧是我西寻女皇,这喝血的姿态无人能比。”

    轻歌:“……”

    “王爷拍马屁的样子,也无人能比。”轻歌道。

    辛阴司:“……”

    这张嘴,太毒辣!

    喝完先皇的血后,接下来便是放血,轻歌挽起袖子,有宫女拿着锋锐的翡玉匕首走来,准备在其手腕处划一刀。

    轻歌余光瞥了眼全神贯注的辛阴司,心里笃定此番绝对不是血的仪式那么简单。

    有了之前在青石镇兽潮的前车之鉴,轻歌往后都会注意,这片大陆有千万年的历史,沉淀下来的秘术骇人听闻,若辛阴司背后之人会一些奇门之术,而她此时放出的血会害了她。

    且不说这个,北月皇曾在夜轻歌本尊还在娘胎里就下了双生蛊毒,让她不得不戒备起来,谁知道给她喝的那杯先皇血,有没有别的蹊跷之处。

    是以,万事还是小心些为好,总归不会有错。

    “让我来吧。”

    宫女拿着匕首,正要朝轻歌手里划去,旁侧却是响起一道不含任何感情的声音。

    轻歌侧目,东陵鳕举步走来,面无表情,冷艳俊美,他垂眸望着忐忑的宫女,手伸出的刹那接住了精致的匕首,宫女望着他,险些窒息,拒绝的话不知从何开口,只能任其摆布。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