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40章 争做王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坐在奢华雍容的龙椅上,慵懒的靠着,她仰起头看着跃上长空想一刀将她劈成两半的男人,微眯起眸子。

    杀气——

    浮动!

    当砍刀落下时,轻歌双手环胸,眼神微凝起,寒意浓郁,赤红筋脉里的煞气自万千毛孔里钻出,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迅速吞噬掉了这把征战沙场多年的刀。

    刀化为灰烟,男人落在地上,没了兵器的衬托,一切都看起来那么怪异,姿势有些滑稽。

    鎏金台阶下的众人,连呼吸都是小心的。

    男人大怒,赤手空拳朝轻歌袭去,轻歌冷笑,身体不动,纤细的手蓦地伸出,扣住男人的脖子。

    另一只手放在男人头上,用力一拗,“咔嚓”的声音响起,四下里的人,哪怕经历了风风雨雨大起大落以及生死,此刻却是毛骨悚然的,只觉得那龙椅上的少女,是个魔鬼。

    不,她是阎王。

    男人的头颅被拗断,生气全无,轻歌把他往百官的方向摔去,朝宫女伸出手,宫女也是机灵,立即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方干净的素帕放在轻歌掌心。

    轻歌至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的,她默默的拿着帕子擦拭着适才碰过男人的手。

    手上沾染的鲜血,似乎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百官惊惧的望着她,只觉的那颗惴惴不安的心脏,随着她擦拭的动作而跳动着。

    “拖出去。”轻歌把手帕还给宫女,轻瞥了眼男人的尸体。

    在辛阴司的眼神示意下,几名侍卫忐忑的把男人的尸体拖走。

    殿内,寂静。

    辛阴司骤然单膝跪下,其他人迅速反应过来,纷纷效仿。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昂的声音,有序的响起,震彻了山河。

    “平身。”两个字,言简意赅。

    百官以鬼王辛阴司为首,都站了起来。

    “女皇,日后西寻的江山社稷,就都是你的了。”辛阴司诡谲的笑着。

    轻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红唇微启,正要说话,门外大殿却是刮过冷风,强大的气场遍布整个戚风大殿。

    轻歌微侧着脑袋,往戚风殿外的深宫尽头看去。

    身长玉立举步轻摇的男子缓慢走来,如流星般陨落又似青阳般璀璨,他身着盛雪的荼白袍子,袍摆摇曳时海棠怒放一季,不惹尘埃,玉树临风,比玲珑剔透的珍珠还要干净。

    男子星眸郁郁,眼睑之下的泪痣春风醉心。

    走至门楣,他停了下来。

    百官皆是转头,朝他望去。

    “朕,东陵之王,恭贺西寻女皇,荣登宫阙,喜从天来。”他一丝不苟,规规矩矩的拱起双手,声音没由来的清寒。

    轻歌黛眉跳动了一下。

    东陵鳕怎么来了!

    她现在是非常时期,只希望她在乎的在乎她的人不要卷入这件事情之中。

    轻歌蓦地起身,踩着鎏金阶梯往下走,绣鞋小跑至东陵鳕跟前。

    东陵鳕比她高,她与其近在咫尺,仰望着他,低声道:“快回去,回东陵。”

    “发生了什么事吗?”东陵鳕问。

    “只要你回去,就什么事都没有。”轻歌紧张的说。

    她不怕自己堕入地狱成魔,只怕身边的人遭受牵连不得死生。

    东陵鳕浅笑,羊脂玉般的手伸出,拂去轻歌肩上毛绒里的一片落花。

    他将落花别在轻歌发髻上,道:“这些首饰太俗气,衬托不出你的美,这花蛮好。”

    轻歌头疼,东陵鳕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可他选择性的忽视掉了。

    “我……求你,回去,好吗?”轻歌闭上眼,无奈的道。

    东陵鳕愣住。

    在他的记忆里,她是如烈酒般的女子,狠辣、张扬、冷漠、绝艳,却也是性情中人,有血有肉。

    她孤傲,只要她不想做的,哪怕天下人与她为敌又何妨?

    他从未见过她这样乞求一个人。

    他得知她要登基成女皇的消息后,不顾摇摇欲坠的东陵江山百年基业,不远万里的来找她,他耗尽灵气赶来,万里的路只靠一双脚走完。

    终于到了西寻,见到了雍容清贵的她。

    她却求他走。

    “我不走。”东陵鳕坚定的道,他是铁了心的要留下来。

    从小到大,他从未这么坚定的做过一件事情。

    他知道她有危险,所以他不想走。

    “为什么?”轻歌不解,问。

    “我想成为你的王后。”东陵鳕一笑,百花怒放,日月无光。

    ——既然你不想来东陵当我的皇后,那我就去你的国度母仪天下。

    轻歌惊愣,她看得懂所有人,唯独看不懂东陵鳕,这个应该在世外追求绿野仙踪的男子。

    他像是冬末里毫无征兆下起的一场雪,白茫茫一片。

    东陵鳕在她面前,全然没了男人的颜面,连这样的话都说的出来。

    他是个男人,却要当王后。

    “东陵的皇上,抱歉,王后之位,已经有人了。”

    斜叉里,一道邪魅的声音响起,身着红袍青丝随意的用一条细绳绑着的男子踱步走来,腰间别着一个泛黄的酒葫芦,随着其大幅度的行走动作而前后摇晃。

    他走到门槛前,斜靠着门楣,脑袋侧着,朝东陵鳕笑道:“恐怕皇上只能委屈的做个妾了。”

    东陵鳕:“……”

    轻歌嘴角抽搐,只要有墨邪在,再严肃的气氛,都能情不自禁的发笑。

    “娘子,我新酿的酒,尝尝看。”

    几月不见,也没有生疏,墨邪一面打趣儿说道,一面取下腰间的酒葫芦丢给轻歌。

    轻歌接过沉甸甸的酒葫芦,打开塞子闻了闻,酒香味浓。

    “你不是在落花城吗?怎么来了?”回到正轨,轻歌问。

    墨邪的固执她懂,既然他来了,就不会那么简单的被她三言两语赶走。

    轻歌干脆就不劝了,留就留下来吧,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过来给你当皇后,西寻不正缺一个后位吗?”墨邪拈花一笑,妩媚至极。

    轻歌:“……”

    东陵鳕:“……”

    李富贵站在边角听见三人的谈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这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男人心甘情愿当王后。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