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36章大理石,天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登基典礼的前一日晚上,辛阴司派人来鸾凤宫接她出宫,见夜青天!

    “王爷说了,只能女皇陛下一人过去。”长相尚可的奴才这般道。

    李富贵皱眉,“不行,若我们不跟过去,怎能知道女皇有没有危险。”

    云月霞站在一侧,沉默着。

    “你们在这里等我吧。”轻歌道。

    见轻歌执意如此,李富贵无奈,正好看着她坐上骄辇,出宫。

    目的地是西寻大理石的一座天牢,轻歌在门口两侧的石狮缝隙里,看见了辛阴司,辛阴司鼻青脸肿,紊乱的头发也重新打理了一遍,至少这样看起来还是人模人样的。

    “女皇,请!”他上前弯腰。

    奴才们站在骄辇前等候,辛阴司与轻歌并肩往大理石走去,大理石和北月的刑法库性质是一样的,不过大理石一共分为三层,三座大牢,天牢、地牢、水牢……

    暗黑的狮头大门被打开,门内是错综复杂的过道,过道交叉形成一座铁牢,来来往往的奴才侍卫们都沾染着死神之气,阴森森的,见到辛阴司和轻歌时,会机械的行礼。

    轻歌跟着辛阴司往天牢里走,每一座牢房里,都押着犯人,这些犯人穿着雪色的囚服,胸膛中央印有一个庄严的“囚”字,白的衣裳早已被鲜血浇成暗红,粘稠的血堆积在一起竟是黏住了,牢里的囚犯,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甚至还有一些被毁了容,奄奄一息痛苦不堪却又不能死去,浑浊的伤口里爬出了恶心的虫子。

    轻歌看到这些,古井无波的眼瞳紧缩起来,气焰转杀。

    夜青天,那样一个慈祥的老人,竟然被关在这暗无天日里的人间炼狱里。

    “到了。”

    最深处牢房里的囚犯越来越少,最后一间牢房,家具摆设齐全,享用的食物、衣物都是上好的。

    轻歌一眼便看见了坐在床板上的沧桑老人,老人的脚上挂着一个项圈,项圈吊着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在墙沿之上的天顶。

    才几个月不见,仿似隔了几年,夜青天闭目小憩,坐着也不敢放松精神,脸庞的皱纹似乎又多了些,眼底尽是疲态,眉目低垂,头发全白,就连胡子,因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打理,都是乱糟糟的。

    “爷爷——”轻歌眼眶干涩,灼灼烧痛。

    声线是颤抖的,咽喉处好似灌入了滚烫的岩浆,痛的她说不出话来,四肢痉挛。

    听到轻歌的声音,夜青天的双肩明显颤抖了一下,他蓦地睁开双眼,眸光冷寒锋锐,只是当那视线落在轻歌身上后,顿时化为无边宠溺疼爱,他站起身往牢门前走去,双腿走动时,脚下的铁链悉悉索索。

    粗厚的链子泛着铁锈的光芒,彻底刺痛了轻歌的双眸。

    夜青天是那样心高气傲的一个人,风风火火半辈子,虽是老顽童,可轻歌知道,他的心比谁都纯粹干净,多年来的世俗并未让他世故,可如今的他,却被困在一座天牢里,像狗一样被拴着,哪怕这处牢房什么都不缺,好吃好穿,可比起其他的牢,无非就华丽了一些。

    他曾是将军,抛头颅洒热血,也曾仗剑天涯嫉恶如仇,欲与天公试比高,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夜青天到了轻歌面前,两人之间隔着一根根铁柱排列而成的牢,满是褶皱纹路的手无力抬起,自两根柱子之间的缝隙伸出,揉了揉轻歌的脑袋,“怎么瘦了怎么多?”

    老人的声音有些沙哑,双目浑浊无光,但当轻歌入眼时,却是骤然释放出了惊艳的异彩。

    轻歌鼻尖一酸,有些难过。

    这么久没见,他没有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知道他在这里,他只说,她瘦了。

    夜青天的儿子和养子都死了,就她一个亲生孙女,捧在手里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她却害的他把一辈子的尊严践踏在脚底,入了监狱牢房。

    “怎么不说话?在外面受委屈了?”夜青天问。

    他突地转身,往桌前走去,从托盘里拿出几块梨子酥,再走回到了远处,把梨子酥放在轻歌手里的,“今日送来的点心是你最喜欢的梨子酥,爷爷老了,牙不行,吃不了太腻的东西,刚才我还在想,要是我孙女在就好了……”

    一去一回,铁链碰撞哗啦之音,像是天穹上青电发出的声响,每一声,都好似犀利的砍刀,剁在了轻歌的心上。

    “怎么不吃?”

    “我吃。”

    轻歌把梨子酥胡乱的往嘴里塞,唇部四周都是渣,没有形象可言。

    梨子酥塞满了整张嘴,她僵硬的吃着,唇齿没由来的疼痛,光是几块梨子酥,吃入腹中,就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把铁链断了。”轻歌咽下最后一口,冷声道。

    这话,显然是对着辛阴司说的。

    辛阴司皱眉,“这个,不行。”

    轻歌蓦地伸出手,手掌往后,扣住辛阴司的脖子,一把将其提了起来,“我不介意在此杀了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她适才悄然的牵引出煞气,试图侵蚀牢房铁柱,却是无功而返。

    这算是第二十五条筋脉里的煞气,第一次碰壁。

    她以为整座天牢都无法撼动,可牵引出的煞气,能使吞噬别的牢房,唯有夜青天的不可以!

    也就是说,夜青天所在的牢房里,有放置特俗的宝物,隔绝危险。

    辛阴司被轻歌扣住了脖子,下巴微微张开却是说不出话来,他挥动了几下手脚,眸光四闪。

    轻歌把他摔在地上,却见他大手一挥,招来了一个侍卫,“去,把夜长老的囚链解了。”

    侍卫并没有打开牢门,而是走到了牢房东侧的一面墙壁前。

    轻歌见此,眸色黯淡了几分,她还打着注意,想在牢门打开的时候把夜青天救出来。

    侍卫站在墙壁前,枯裂的手指在墙上不知点着什么,速度快到极致,轻歌虚眯起眼睛,想要记住侍卫的手法,可侍卫的速度太快了,让人眼花缭乱,就连已经突破灵师的夜青天都无法记住,更别说是轻歌。

    不过轻歌曾是佣兵,做任务时解开过各种复杂诡秘的密码,倒是记住了一些侍卫的手法。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