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34章 罡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攥着琥珀的手微微一用力,系在细嫩脖颈上的红绳轻易断开,她悄然的把琥珀丢进虚无之境,砸在了小狐狸的脑袋上。

    冥幽的事太过诡异,她只能先放在一边。

    游目四顾,看见云月霞手里的占卜古书,轻歌想起来西寻的途中,云月霞跟她说过关于明月囚歌的事,是古战场时期的占卜大师轮回用尽毕生心血著作而成。

    “你找到什么了?”轻歌问。

    被北月皇废了皇后之位,云月霞一夕之间像是变了个人,成熟稳重,轻歌基本上很少见到她失控。

    “我终于知道西寻为什么非要你做女皇了。”云月霞道。

    昨晚她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去大殿挑灯夜读随身携带的明月囚歌,当然,这只是一本临摹。

    她在明月囚歌的第七页看见了残角,心有疑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用七星阵法探索勾引,三个时辰过后,她竟是找到了一些线索,第二日清晨,黎明破晓的光火竟是把缺失的残角补回。

    当云月霞细细看完补回的残角里的字后,脸色大变,惨白!

    “明月囚歌上有记载,处子女子登基为皇后,命格主王,七星移位,苍穹翻转,此女的君主气运会增加到饱满的状态,比一般的君王要强许多。”云月霞道。

    每个人都有气运,君主气运,顾名思义,势力之主,一国之王的气运,堪称君主气运,而气运神秘飘忽波谲云诡,唯有占卜师能以七星阵打开眼瞳里的中枢看见每个人天灵盖上的气运。

    气运通常分为七个阶级,由红到紫,红色最为普通,紫色只有君王才有。

    “然后?”轻歌靠着床板,静静的听着。

    李富贵不知何时也走了过来,脊背抵着云罗廊柱,双手环胸,衣裳荼白,边角袖口都绣着复杂的纹路,一针一线,奥妙无穷。

    “等女皇的君主气运变成了紫色,体内的奥义脱胎换骨,取之心脏捣碎熬成药,可破解所有大凶之兆。”云月霞声音颤着。

    轻歌关节惨白,脸色也白的不正常,虚无之境里的姬月听着云月霞的叙说,异瞳如火。

    “若是如此的话,随便找个女子成为女皇,也可以吧?为什么非得是夜姑娘?”李富贵问,对于云月霞的话,显然也是相当的震撼。

    云月霞逼视轻歌,“你的生辰是?”

    轻歌一怔,“二月初二。”

    这个说来也是奇怪,她在现代的生辰,也是四月初四。

    “何时?”

    “子时。”

    “这就对了。”

    云月霞拿着明月囚歌的手加重了些许的力道,“农历日月为同一个数字,可称之为双阴日,子时百鬼夜行,是阴气最重的时候,又是在双阴日又是在子时出生的人,阴气重,魂魄属阴,身体也会慢慢进化成罡阴之体,轮回大师记载,唯有罡阴之体的女子,增加君主气运后,其心脏熬出来的药,能破凶,化险为夷。”

    占卜一途,逢凶化吉的事情少之又少,一般来说,占卜出来了何种命运前路,哪怕明知危险,也难以解开。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不计其数的占卜师们前仆后继不顾性命的破解占卜之谜。

    轻歌蹙眉,脑子里一团浆糊,隐隐作痛。

    到底是谁想要她的心脏?

    辛阴司?

    冥千绝?

    冥幽?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

    “背后之人,一定是个占卜师,就算不是,身边也会有占卜师!”轻歌道。

    云月霞点头,“不错,这种类似于天方夜谭的事情,唯有占卜师知道,何况明月囚歌这本古书,不是每个占卜师都有的,哪怕是临摹,我当初在冷宫里无意中发现这本书的时候,轮回大师的光影出现过,机械的说了寥寥几语,这本书的临摹拓印,一共有七本,分别在四星大陆的各个角落,正好是夜幕里的七星之位。”

    “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坐以待毙?这明显就是个瓮中作弊的死局。”

    李富贵目光闪烁,“东陵皇帝,南皇太子,西寻君王、太子,他们的死,会不会就是为了请君入瓮?让夜姑娘心生疑虑,来西寻探查,借机囚住轻歌……”

    “有可能。”

    云月霞点了点头,“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只怕还有更深一层的阴谋,只是,四星大陆上的人,究竟有谁敢这么做,能这么做?”

    “辛阴司先天六重,爷爷实力在一剑灵师,若没有两个一剑灵师,是无法带走他的。”

    轻歌决断,分析道:“鬼王背后,绝对有人,那人很神秘,也很强大。”

    “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难啊。”李富贵赞同轻歌的话。

    轻歌无力的靠着竖起的玉枕,脑袋有些发沉,柳眉拧着,脸色因心绪不稳定而发白。

    细看,又瘦了。

    “来消息了。”李富贵突地道,轻歌二人朝他看去。

    但见他迅速伸出手,夹住飞掠而来的一缕灵气,闭目,似是在探测感应灵气里的信息,片刻后,双眼蓦地睁开,如宝剑出鞘般犀利锋锐,“北凰生辰信息有人刻意封锁,徐旭东动用了整个富贵堂的力量都找不到,不过他在北月得到了一个消息,斗兽场场主去七皇子北岭海府上做客时,被仇敌废了丹田,堪堪保下一条命,此事是在两个月前发生的。”

    “找不到北凰的生辰?”轻歌头疼,“究竟是有人欲盖弥彰,还是下一个死的人就是北凰?而死日期正是与他生辰相反的日子。”

    轻歌攥紧了手,“冥千绝在两个月前丹田就破碎了?”

    她不在的几个月里,竟是发生了这么多大型事件。

    而她,什么都不知道。

    至关重要的是,斗兽场的实力她是见识过的,冥千绝也才在一年前修炼出关突破灵师,可以说,斗兽场除他之外,再无灵师!

    “冥千绝两个月前被废丹田,爷爷一个月前失踪,若冥千绝成了废人,爷爷失踪跟斗兽场应该就没很大的关系……”轻歌垂眸,轻声道。

    “你之前难道是怀疑斗兽场?”

    云月霞不解,斗兽场虽然神秘点,后台强硬,但再厉害,充其量也就只是有个突破了灵师的冥千绝而已,哪有那么大的实力,能不动风雨悄无声息把夜青天囚住?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