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33章 双生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当晚,轻歌躺在鸾凤床上浅眠,脚步声响起,房门被人打开,李富贵捧着一沓资料走进来,身后跟着云月霞,轻歌和着里衣,随手拿了件狐裘披风系上,往中央桌椅走去。

    李富贵把资料放在桌上,云月霞摘掉斗笠。

    “这都是徐旭东连夜让人送来的。”李富贵道。

    轻歌仔细的翻看,眉头越皱越紧,“东陵先皇生辰是六月初八,死的日子是八月初六,西寻老皇帝死于八月一晚,生辰一月初八,西寻太子八月二凌晨死,生于二月初八,南皇太子死于八月初九,生于九月八……”

    好似渐渐有了眉目,却又被人一刀砍断。

    “这些人死的日子,是倒过来的生辰日。”李富贵震撼道。

    轻歌揉了揉眉心,点头,眸中闪过一道光,她突地转头看向云月霞,“你可知道北凰生辰是多少?”

    “我只记得在一月。”云月霞道。

    该死!

    轻歌看向李富贵,“让徐旭东着手调查。”

    李富贵点头,轻捏一抹灵气,手指如笔氤着灵气不知在画些什么,片刻后,他将灵气握在拳头中,灵气如光窜飞了出去,目的是西方的青石镇!

    轻歌开始翻看关于夜青天的宣纸,“爷爷一个月前就失踪了?”

    李富贵脸色凝重,点头,“夜长老一个月前突然失踪,夜家家主夜无痕和北月君王北凰动用所有力量,就差把北月王土给掘地三尺了,可夜长老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无踪无影。”

    一桌的纸,全被轻歌掀翻,红色精神之火骤然出现,燃烧宣纸。

    “为什么没人跟我说!”

    整整一个月,没有半点风声,可见有人故意遏制了消息,最大的可能便是夜无痕和北凰,他们不想让轻歌知道,所以才偷偷摸摸的找。

    轻歌一旦知道夜青天失踪,一定会慌,不顾一切赶往北月,在夜青天没出现前,她是不会走的。

    “看这个样子,鬼王至少在一个月前就做好准备逼你做西寻女王,难道他也料到自己的父皇和太子会相继死去?”李富贵问。

    轻歌嗤笑,“恐怕他也只是被人利用而已。”

    “西寻让你做女皇,的确有点出人意料。”云月霞双手交叠,右手手面有一些粗厚的茧子,中指戴了一枚七星戒。

    她低眸,只觉得脑海里有道电光快速闪过,可那电光的速度太快,她抓不到。

    晚上,三人都在凤鸾宫休眠。

    幔帐打下,轻歌躺在凤鸾床上,身上盖着天鹅绒,她闭上眼,浑浑噩噩,昏昏欲睡。

    在梦里,轻歌仿似来到了人间险境世外桃源,桃花开得灼灼,杨柳依依,月季满院,她踩着枯叶,一转头,入眼的便是大雪红梅,这块天地,好似容纳了春夏秋冬。

    万物生机勃勃,春的盎然夏的炙热秋的缠绵冬的料峭,景色怡人,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美。

    咔嚓——

    滚断落叶积雪的声音。

    轻歌侧目,冬的那一片天里,寒梅林,淤积的雪地,身着黑袍披着斗篷的男子徐徐而来,男子脚步很轻,如幽灵一般,斗篷里只有一片深渊,几缕青丝凌乱窜出,他若有心,谁也望不见他的眉目。

    他跨过寒冬,进了桃树林,在距离轻歌三米远的地方停下,拂去肩上梅花。

    轻歌蹙眉,只觉得这道身影很是熟悉。

    两人对视,许久,男人将手从宽大的黑袖里探出,好看的手比那纷飞的雪还要白,比桃花还要嫩。

    他将斗篷摘下,脸色近乎透明,虚弱的有些飘渺。

    他望着轻歌,一笑,百花杀!

    “冥幽!”

    “夜姑娘。”冥幽缓步往前走。

    桃树林外的湖水潺潺而流,水声悦耳,伴随着他踱步的音响,倒是有几分节奏感。

    他行云流水般,靠着一颗桃树而坐。

    冥幽仰头看了看轻歌,拍了拍身旁的空地,“坐吧。”

    轻歌泯然,屈膝坐下。

    湖里的鱼跃出水面激起涟漪,高空的雁飞掠长空如茫茫杀气,两人相对无言,冥幽忽而道:“你应该知道第五个帝国吧?”

    轻歌目光直视湖水,耳边清越的声音收回了她的思绪。

    第五个帝国……

    她在凤凰山上的时候,听明日香他们说过,曾经的四星大陆,有五大帝国,可第五个帝国招惹了佣兵协会的人,一夜之间被屠杀血洗。

    难道冥幽和第五个帝国有关系?

    那冥千绝呢?

    迷雾重重,谜团更是如乱麻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似是看出轻歌心中所想,冥幽道:“我和冥千绝是双生子,算是现如今第五个帝国唯一余留的正统血脉。”

    “你们到底想要干嘛?”轻歌有些坐不住了。

    “我们想要你。”冥幽抬起一双清莲的眸子,凝望着轻歌。

    “我?”

    “对,你能帮到我们?”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夜轻歌。”冥幽唇边漾起了苍白的笑,他突地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吊坠,红绳而穿,吊着一粒琥珀。

    他双手勾于轻歌身后,轻歌怒然,他道:“别动。”

    冥幽将琥珀绳系在轻歌脖颈上,点缀着锁骨上白皙且吹弹可破的皮肤,冥幽笑了,“在我们的帝国,琥珀是保护的意思,希望它能赐予你幸运。”

    他起身,就要走,身影如风。

    轻歌连忙站起来,喊道:“站住!”

    冥幽不为所动,继而往前走去,她不想他走,她还有很多事情想知道。

    轻歌往前一路狂奔,奋力追赶,却是无果。

    墨黑的身影,越来越小,走过四季,消失在大雪里,冷风席卷而来,轻歌蓦地打了个哆嗦,眼孔骤然瞪大!

    鸾凤宫里,浅睡的轻歌蓦地睁开双眼,眸中闪过一道寒光,她看向窗外,东方欲晓,曙光神圣,已是隔日了。

    适才的所遇,难道是梦?

    轻歌抹掉额上的汗,坐了起来,当手从脖子上滑过,冰凉的触感立即传来。

    轻歌身体蓦地一颤,她手里拿着琥珀,低头看去……

    不!

    不是梦!

    “轻歌,我找到了!”

    云月霞拿着本古老的书急冲冲慌慌张张的走来,书页上写着四个赫然的大字——

    明月囚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