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30章我的女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占卜和七星阵法消耗了云月霞的精神,而今满是疲态,又因她是北月皇的前皇后,西寻的皇亲国戚多少都认识,毕竟戴着斗笠参加宴席可不好。

    路上,轻歌坐在马车里,与李富贵对视一眼,“你让富贵堂的人调查下西寻老皇帝、太子死的日子还有生前详细信息,东陵先皇中蛊死的时间也给我一份……”

    “我昨晚已经通知徐旭东去办这些事情了。”李富贵似是知道轻歌所思所想,道。

    轻歌挑眉,这么快?

    青石镇和西寻相隔甚远,他是怎么通知的。

    李富贵神秘一笑,脸色陡然一变,马车小窗口的帘子被掀起,一道寒光掠了进来,李富贵蓦地伸出手,动作迅速,两指夹住了那道光。

    奇特的是,灵气氤氲而成的光,在车内的空间里,揉搓成一坨,旋即又徐徐展开,是几行金光闪闪的字。

    “昨,子夜,南皇太子,落水而亡。”

    轻歌眸光跳动,双手紧攥着,东陵先皇,西寻皇帝、太子,南皇太子,都离奇死亡,背后像是有张大网,把这些毫无干系的魂魄,牵扯至一起,紧密相连……

    熠熠灼灼的金光淡去消失,车窗的轻纱帘子被掀起一角,轻歌转头看向外边,浮光掠影。

    四大帝国已经有三国死了人,唯一太平的只有北月王朝。

    北凰,一定要好好活着!

    “能让四国灵魂人物蹊跷死去的人,可不多。”李富贵皱了皱眉,道。

    何况,背后之人有目的性的,但他的目的是什么?

    不得而知。

    闻言,轻歌脑海里闪过一道绛紫的身影,那人风华绝代,气质无双,邪佞如狐妖,美丽似洛神,琥珀般的狭长眼眸里散发出魍魉气息,让人畏惧。

    他坐于竹骄,四头血狼似死亡使者……

    冥千绝!

    北月国发生的所有事情,或多或少,都有冥千绝的功劳,可她实在想不清楚,冥千绝的理由是什么!

    她在他身上嗅到了浓重的危险味道,一连串的阴谋诡计,让人防不胜防。

    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轻歌还想到了一个人,冥幽——

    脑子里像是有一团浆糊,怎样也理不出个头绪,恰巧,金碧马车停在了西寻皇宫门前。

    轻歌掀开帘子的刹那,对上一张绝伦的脸,凤眼狭长,朱唇削薄,暗青的眸挽起笑意,他身着锦袍,腰间配着碧玉,肩上有着猩红的倒三角形勋章,镶嵌着鬼牙装饰,挂着七星流苏,男子的黑发,被玉冠束起,深邃的瞳子里倒映出轻歌清冷的容颜。

    辛阴司单膝跪在地上,大手伸出握住轻歌的手,在其手背上落下一吻后,低声诱惑道:“我的女王,欢迎你的到来。”

    轻歌一阵恶寒,似有电流传过全身。

    慵懒的狐狸趴在轻歌肩头,好似冬末披着的狐裘,将少女衬得雍容华贵。

    姬月双瞳阴魔,目光如刀子般刮着辛阴司的脸。

    轻歌脸色只难看了一瞬后便镇定自若,她跨步走了下来,不动声色将手抽回。

    李富贵下来,跟在轻歌身后,距离保持两步。

    “想要当女皇吗?”辛阴司与轻歌并肩走过那扇宫门,突地莞尔道。

    他像是个魔鬼,整个身体,都散发出让人心悸的气息。

    轻歌蹙眉,脚步顿住,冷冷的看着辛阴司,“没兴趣。”

    她的心里,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西寻不立君主,难道是等她来?

    为什么?

    千万个谜团在脑子里炸开,火树银花,可她心如乱麻,堕入了迷雾森林。

    此时,李富贵走至了轻歌身侧,轻歌转头看向他,与之相视,显然,李富贵的想法和她一样。

    西寻与北月的皇宫有很大的差距,北月重在华丽奢侈,辉煌金碧,西寻的调子却是灰白,宏伟壮观,复古严谨。

    一进这森严的皇宫,轻歌便察觉到了杀气,皇宫,像是地狱,关着无数人的骷髅。

    举办宴席的地方是潜龙殿,红毯自蓝玉台阶延伸下来,纷然的颜彩如火娇艳,红毯两侧,摆满了酒桌,觥筹交错,翠红绿芜,酒桌前,坐满了达官显贵之人,当轻歌几人出现在金漆门前时,所有的人,都往这边看。

    “轻歌,这里有点诡异,处处留心!”李富贵展开灵师之息,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道。

    轻歌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轻歌与辛阴司走进,发现红毯两处,并没有她的席位。

    “女皇殿下,你的位置,在那里。”男人在轻歌耳边吐气如兰,手指指向红毯尽头蓝玉台阶上的龙椅……

    轻歌震颤,不可置信,视线落在那张龙椅上。

    李富贵眉头紧蹙。

    “你什么意思。”轻歌冷声问。

    辛阴司并没理会轻歌,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潜龙殿内的众人,“诸位,女皇殿下已经来了,怎么都还愣着?”

    男人的话,挑拨了众人的神经,只见这些人全都从席位上站了起来,面朝轻歌,匍匐在地,跪下,声音统一整齐,“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女皇,请。”

    辛阴司转头看向轻歌,弯下九十度的腰,大手摊开,做了个“请”的手势。

    “滚。”轻歌淡漠。

    “夜长老的命在我们手中,不想他有事的话,坐上去。”辛阴司裂开嘴,森白的牙闪烁着寒冷的光弧。

    漆黑深邃的瞳孔骤然紧缩,浮光流动,雷霆乍现,轻歌蓦地转头怒视辛阴司,喋血弑杀,冷酷无情,那样的目光,像是沉埋千万年的利刃,随时破土而出,搅动世间风云。

    “我爷爷怎么了!”

    轻歌睚眦欲裂,凉薄的声音没有温度,含着愠怒,自嗓子眼里发出。

    “请!”辛阴司与轻歌对视,依旧保持弯腰的动作。

    轻歌咬牙切齿,低声道:“最好别玩火。”

    言罢,她单手负于身后,洒脱的往前走,袍摆如泼墨,袖子宽大,背影绝世。

    辛阴司冷望着轻歌,见李富贵亦步亦趋的跟着轻歌走,擦肩而过时,笑道:“富贵堂的堂主真是清闲,都开始兼职保镖了。”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