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27章 恶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落花城内的人虽瞧不起城外之人,那是因为外边疆土之上的人实力太弱,可墨邪不一样。

    放眼整个落花城,一剑灵师的确算不了什么,但别忘了,他今年才十九二十来岁,这么年轻的灵师,哪怕在天才云集的落花城,也堪称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他虽断袖,但坦荡荡形骸洒脱姿态,倒是迷了人眼,让人难以忘怀,特别是情窦初开的闺阁女子们。

    而在酒楼里诟病轻歌的女子,身着浅黄的衣衫,腰间配着一把带鞘宝剑,剑柄雕镂出孔雀翎的形状,柄口微微弯曲,呈半圆之态,叫输在力气上的女子们赢了敏捷,光是这设计,便可知女子在秦家有不低的地位。

    “你,过来!”

    墨邪背靠窗台,挡去了窗外的车水马龙,他朝配有宝剑的女子伸出手,骨骼分明的手自火红的袍子里探了出来,白皙细腻,好似上帝手中最满意的工艺品。

    浅黄衣衫罩身的女子指了指自己,朝四周看了看,唯有他与墨邪站在同一水平面上,而墨邪的眼神又那般邪魅灼灼,滚烫的似要般她燃烧殆尽。

    她有些拘谨腼腆,踌躇忐忑的朝墨邪走去,眉梢挑起,骄傲得意之色露了出来,周边其他的女子,都羡慕的看着她。

    女子姿貌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长得清纯,身材又是极好,妩媚和秀丽的结合,倒也让人挪不开眼睛。

    “墨公子——”

    到了墨邪跟前,女子双颊绯红,低头垂首时额前散落了几缕碎发,她的声音软糯糯的,听的人灵魂都要酥麻。

    墨邪的手箍着女子削尖的下巴,逼其抬头,女子眼光四闪,如迷失的小鹿跌跌撞撞,三月的桃花别样红。

    狂野男人的脸上浮现极端的笑,只是那双狭长凤眸往上挑起时,一片冰寒,他往前凑,与女子脸庞对着脸庞,静距离的接触让女子双脚不安的绞在一起,熠熠的双目里似是有几分期盼,她闭上眼睛,享受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

    只是,吻没有出现,妥妥的一巴掌,狠辣的打在女子脸上。

    啪!

    四座,震惊。

    墨邪斜靠着廊柱,仰头喝了口自酿的烈酒,酒味刺激了女子的鼻腔,女子头发紊乱,被打的跌坐在地,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墨邪,其余女子,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

    这还是她们头一次见一个男人打女人时,毫不留情,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

    “喜欢喝酒吗?”墨邪眉眼弯起,笑,手中的陈年酒葫芦,对着女子。

    女子惶恐的看着墨邪,不懂他的意思。

    墨邪脸色深谙,双目里好似汇聚了雷霆,男人手腕轻转,往上抬了几分,酒葫芦换了个方向,壶嘴往下,酒水倒了女子一头,本就狼狈,这下更加不堪。

    “不要浪费,喝了!”

    墨邪见酒水都浪费掉了,丹田内的灵气溢出,逼迫女子仰起脸。

    女子痛苦万分,下意识的张开嘴,四溅的酒水入了喉,五脏六腑都像是着了火,这股火沿着筋脉往下冲,到了小腹,女子扭曲在地,理智都没了,只觉得身上万分的热,汗水溢出的同时,她手舞足蹈,把身上的衣服都给扯了。

    “看来姑娘很有兴致表演,不如让大家伙儿一起欣赏欣赏。”

    墨邪唇边咧开残酷的笑容,他提着女子的衣襟,把衣衫不整的她往窗外丢,摔在了人满为患的街道上。

    路边的男人看着女子残破衣衫里露出的光滑皮肤,双眼窜出幽绿的火,把她当成了猎物,可她浑然不知,只觉得热,忙着扯衣服。

    酒楼上的其余女子,望着仰头喝了口酒的男人,皆是咽了咽口水,惶恐不已。

    简直就是个恶魔!

    *

    从青石镇去西寻,用了足足两日的时间,一行就三个人,只是委屈了充当车夫的李大堂主。

    马车内。

    轻歌与云月霞面对面的坐着,云月霞的视线落在轻歌怀里的小狐狸身上,想起了那日盛世大婚夜轻歌被抛弃后突然出现的神秘男子,是他,抢在云月霞之前把夜轻歌抱住。

    她问,他是谁。

    他说,他是夜轻歌的男人。

    “轻歌,我窥测天机时发现墨邪,东陵鳕二人八字与你最契合,能助长你的气运,而且我看这二位对你也有意思,不如……”云月霞道。

    她面色凝重严肃的朝着轻歌,余光却在观察小狐狸,果不其然,小狐狸身子都弓了起来,凶神恶煞,轻歌连忙不动声色的安抚他,随即朝云月霞笑道:“云娘,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不是墨邪,也不是东陵鳕。”

    闻言,小狐狸这才安分守己慵懒的趴着,只是那昂扬的脸,好似在说他很高兴。

    “是谁?”云月霞逼问。

    “日后你会知道。”

    姬月不仅仅是一个灵兽,他还有他的秘密,他的事情自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它吗?”云月霞的手,突地指向小狐狸。

    小狐狸眼瞳怪谲,阴晦冰冷。

    轻歌身体一僵。

    “果然是它。”云月霞面色冷了几分。

    轻歌紧绷的身体逐渐松弛了下来,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小狐狸脊背上的毛发。

    “是又如何?”

    轻歌不晓得云月霞是怎么看出来的,但她既然会占卜之术,应该瞒不过,既然瞒不过,也没必要刻意遮掩。

    “你是认真的?”云月霞时时刻刻都在观察轻歌的神色,发现轻歌提到他的时候,清冷的眸里,像是有流光绽放,亮了一片天。

    云月霞是过来人,也知道深陷爱河的女人有多固执。

    她似是在轻歌身上,看见了青涩的自己。

    “我像是开玩笑的人吗?”轻歌浅笑,花开半夏。

    云月霞蹙起了眉头,她以前怕轻歌会因梅卿尘逃婚之事耿耿于怀而有心结,希望轻歌身边有另一个肩膀,可这依靠有了,云月霞还是苦恼。

    “四星大陆上没有能幻化为人形的灵兽,唯有妖域才有,妖域的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可我知道,三百年前,妖域王祖明文规定,不能娶妖域外的女子,不然会遭受惨绝人寰的折磨惩罚。”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