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4章 这是什么畜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回到风月阁时,院子内摆满了琉璃镜,琉璃镜比一般的铜镜看的更加清晰,深得许多闺房少女的喜爱。

    她站在满院的牡丹中心,视线定格在一面镜子前,镜子中脸上的紫红胎记,异常丑陋,狰狞不堪。

    呯——

    琉璃镜陡然破碎,猫狐状态的姬月瞥了眼轻歌,在牡丹丛中爬来爬去,他躺在一朵特别大的牡丹花里,爪子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轻歌看了眼姬月,笑了笑。

    她并不在乎容貌,只是世人尤其看重的,却是女人的长相。

    轻歌将睡着的夜菁菁放在竹床上,她从抽屉里将黑丝锦盒拿出,打开锦盒,金光闪闪,一枚金牌静置在锦盒之中,金牌之上,是一枚绛紫色的中级兽丹。

    金牌象征着斗兽场的客卿身份,那日,她伤痕累累在生死边缘徘徊,被夜正熊拖去刑法库,她用鲜血在金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用尽全力朝斗兽场的那条巷子丢去,她只是抱着侥幸的态度,没想到媚娘当真来了。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样千钧一发之际,夜青天出关了,也就是说,她的实力可以不用掩盖。

    傍晚时,夜青天回来。

    小厨房准备了满桌夜青天喜欢的菜肴,因夜青天突破,实力高涨,整个夜家对待轻歌的态度与以往截然不同,当轻歌面的时候笑脸相迎马屁拍的那叫个响,只是轻歌一转身,所有笑脸都变成了冷嘲热讽和不屑,对此,轻歌也并未放在心上。

    以她的话来说就是,讨厌她不屑她夜轻歌的人多了去了,光是排队就能从北月国城东排至城西都不见尾,她们算什么?

    晚上,夜青天处理了一些琐事立即赶去风月阁吃晚饭。

    夜青天刚走至门口,就有丫鬟畏畏缩缩的前来,诺诺的道:“大长老,二小姐让你去她那里吃晚饭,今晚的菜都是二小姐亲手做的。”

    “明日再去。”

    夜青天说完,身子化为一道残影,自长空中画出一道长烟,丫鬟出神望着夜青天离去的方向,眼中神色不明。

    等她回到夜羽住所,尚未把话说完,“啪”的一巴掌就落在了脸上,丫鬟下意识的捂着火辣辣疼的脸,委屈的望着自家小姐。

    “废物,没用的东西,这点小事都办不成。”夜羽愤怒道。

    ——

    夜,凉风阵阵,月色如湖,风月阁内百花怒放,景色旖旎。

    一顿饭后,夜青天语重心长道:“小歌儿,马上你就十六岁了,届时,你会和族中同辈一起举行及笄礼,若是你不想去,爷爷不会勉强你。”

    所谓及笄礼,便是成人礼。

    以北月国的风俗来说,特别是各大底蕴浑厚的世家子女的及笄礼,盛况尤为壮观,及笄礼上,成年的男子将接受爱慕者们的青丝,青丝寄情,由此而来,而女子们,则会收到兰花,兰花幽雅,以示小家碧玉终成大家闺秀,仪表端庄气质雍容。

    然而,轻歌长相丑陋,及笄礼上若是双手空空,只怕会落得被人耻笑的处境,夜青天劝轻歌不去,也是为轻歌着想。

    更何况,那日轻歌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华容巷前已经让她身败名裂是,千夫所指,还有哪个男子会送她兰花?

    而关于这件事,夜青天也去找林尘谈过话,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便更加着重于保护轻歌。

    “身为嫡系一脉的后辈,不参加及笄礼,只怕会欲盖弥彰引人口舌。”轻歌淡淡道:“参加吧。”她忽的甜甜一笑,“大不了爷爷送我兰花。”

    夜青天嗔了眼轻歌,灰浊的目光里尽是宠溺,他大笑着揉了揉轻歌脑袋,笑道:“小歌儿若是喜欢,爷爷就把四星大陆的兰花都移植到这风月阁来。”

    轻歌浅浅一笑。

    “轻歌,你可有想过要成为夜家家主?”夜青天忽然一本正经,脸色凝重严肃。

    坐在旁侧沏茶的轻歌闻言,眼皮猛地一跳,她抬眸讶然的看向夜青天,夜青天却是打哈哈的笑了起来,拍了拍脑袋,“看我这都老糊涂了,我们小歌儿生来富贵命,才不做什么夜家家主呢。”只是当他视线移开看向梨花门时,陡然变得幽深。

    轻歌冥思,她将茶沏好放在夜青天身边,道:“爷爷,你此次出关,实力远超其他世家的最强者,夜家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不过夜家比不上百年世家,底蕴不浑厚,只怕树大招风,惹来麻烦,而夜家的小姐公子甚至奴才,都不是什么善茬,既然爷爷你回来了,就该好好整整夜家家风。”

    说至最后,少女眉角眼梢似有寒光闪烁,瞳孔幽深漆黑,透着一抹凉薄的气息,夜青天诧然的看向轻歌,脑子之中一阵空白,却见少女眉宇之间自信光芒异常耀眼,半边紫红的脸,更平添了几分神秘诡异,仔细瞧去,竟是另一种风韵,虽不明媚,却如死水般寂沉,一眼望去,亘古无痕。

    夜青天虽有疑惑,更多的却是欣慰,孙女长大了。

    往昔,夜轻歌软弱无能,身为夜家嫡系小姐,却活的连奴才都不如,他虽恨铁不成钢,但舍不得去责怪这个孙女,只能穷尽一切去保护。

    而现在,少女眉目的稚嫩青涩尚未褪去,侃侃而谈间却有大将风范,就连举手投足,好似都带有与生俱来的矜贵;脸还是那张脸,只是气质浑然不同,清冷,死寂,还有几分喋血弑杀,甚至明知站在眼前的是个手无寸铁的少女,却还是会心悸、忌惮。

    “不错,夜家金絮其外败絮其内,是该好好管管了。”

    夜青天捋了捋胡子,一侧,猫狐状态的姬月立着一双爪子如人一般从桌帘子后边走了出来,见此,夜青天双眼一亮,只觉得特别惊奇,一惊一乍时,捋胡子的手一用力,吃痛的叫了声,险些把胡子一把揪了下来。

    姬月走至轻歌身畔,一跃而起,乖乖的趴在轻歌怀里,见夜青天还跟看稀世珍宝一般盯着他看,身上赤红的毛发倒竖起,他翻了翻白眼,转了个身,拿屁股对着夜青天,夜青天却是猛的一把抓住姬月的尾巴将姬月提起,与姬月大眼瞪小眼的对视许久,才惊讶的问道:“这是什么畜生?很有灵性。”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