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21章 怒火蔓延三千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嘶——

    轻歌倒吸了口冷气,一头凶兽咬下了她小腿上的一块肉。

    她一刀将迎面扑来的野兽砍死,继而又有无数野兽汇聚而来。

    即便她体内的丹火储存着无数灵气,可以她现在先天九重的实力,还没有办法独自一人对付千万魔兽。

    膝盖骨一软,轻歌摔在地上,衣衫浇灌了野兽的血,密布暗红的颜彩。

    大量的魔兽踩踏而来,尖锐的獠牙犹似冷厉利刃,要撕裂开她的骨髓皮肤。

    “轻歌!”

    李富贵独自迎战,担心的看了眼跌倒在地湮没在兽群中的少女,那一缕白色碎发逐渐缩小。

    李富贵喉咙干哑,发痛,只是他与轻歌相隔甚远,又有无数魔兽如跗骨之蛆般不依不饶,有心救也无力。

    城墙上的小脑袋,脸上挂满了鲜血,暗绿幽然的眼死死的注视着轻歌,见轻歌摔倒,魔兽吃人,熙子言眯起眸子,双手攥紧。

    不要死——

    少年无声的念着,稚嫩的双唇紧抿,青涩的眉目掩于血腥。

    杀戮血狼堪堪咬死一头又一头魔兽,可魔兽好似山泉边的瀑布般,断不了。

    青柳站在城墙,墨绿的衫衣被风掀开,衣摆的君子兰,袖口的烫金织,头顶的祥云髻,尊贵而骄傲。

    她居高临下,睥睨着垂死挣扎的少女,眸色如波,婉转连点点水意,惨白的脸,死气丛生的白骨,森然阴寒的气质。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会死在兽口之下,难有全尸。

    轰然若雷的声音在天边响起,炸醒了众人的神经,青石镇西方城外的莽莽大地龟裂,荒漠上的万般魔兽,都停止了新一轮的攻击撕咬,一个个都仰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穹。

    蓝天不再,白云是灾,远古凶兽的光影,卷土而来,延绵万万里,都是它的疆土,似古战场的大鹏,展翅高飞,那一双阴鸷凶恶的眼,不为世人容纳。

    这只是个黑白光影,要是添上色彩,必然会发现,红的瞳,紫的眼,邪肆诡异,君主浮沉!

    妖王气息,渗透每一个角落,哪怕这些魔兽的神识被人控制,但那股臣服之感,自骨子里衍生——

    与生俱来!

    轻歌坐在裂开的地上,压倒了杂草野花,小腿手掌般大的肉被活生生咬掉,组织残损,细小的筋脉裂开了几根,血和肉黏在一起,森森的白骨露了出来,触目惊心。

    可她脸上的笑,那般好看,明媚动人,倾城莞尔,不施粉黛,足以让六宫无颜色。

    她似是没有察觉到腿上和身上各处大大小小的伤势,眼神复杂的落在天边。

    那是,她的王。

    让世人震愕惊骇的一幕,在历史长河里的画轴,丝丝展开,环住长空。

    星罗棋布鳞次栉比的魔兽们,都屈膝而跪,膜拜臣服。

    城墙上的众人们,更是看的浩瀚,如大河泱泱般的魔兽,朝天边妖兽跪拜行礼。

    如火般的狐狸,突地站在轻歌肩上,于万千兽群之中,它仰天张嘴,咆哮怒吼之声,震彻山野。

    王的怒火,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这吼声,不是龙鸣凤唳狼啸,而是妖王的气焰。

    苍兽惊眠,一啸动千山。

    归青冢,绕黑山,人头血,白阳天。

    四海翻腾云水路,五洲震荡风雷激!

    狐狸跨过长空,立于苍穹,凶悍的光影在他身后展开,希腊神话般的画壁盛满了沿途光景,万兽跪拜,它当是王。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怒火蔓延三千丈,扶摇直上九万里!

    邪佞的气息,肆虐弥漫在这一片荒漠的天地,似阎罗的忌讳,炎龙火凤也得礼敬三分。

    “那是什么兽?”熙子言趴在城墙上,幽绿的眼里蓄满了惊讶。

    被其称为二叔的男人脸色难看身体虚弱,断臂处的伤口流出无数鲜血来。

    却只是错愕的看着天穹上的风云变动,骇然得说不出话来。

    青柳惊恐震撼,衣袖下的双手全是淋漓的伤疤,近乎透明的皮肤下好似没有一点血,黑纱下的脸,溢出了冷汗。

    她拿灵宝龟罗盘,以全身的血为品启动祭祀之道,引来万兽如潮,本以为能借此让她死无葬身,连骨灰都没有。

    可如今的场面,与她的想象,简直是天地之别。

    白发潋滟的少女坐在万兽之中,小腿上的肉被魔兽连着布料一起咬掉,她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如松柏一般不动摇。

    鲜少有人能看见她骨髓里闪烁着几不可见的水绿光火。

    轻歌仰头望着云巅之上的一团火,那是她生命的尽头,刻不容缓的心。

    又是一声咆哮低吼之声,在天穹响起,四海五湖,六合八荒,每个地方都在惊颤。

    奇异的是,无数魔兽,竟然将天地中的煞气灌入咽喉。

    他们在……

    自取灭亡!

    李富贵震愕,“这是在自爆?”

    下一刻,却见连绵无数的魔兽,一个个伏在地上,身体爆裂成血雾,晶核和兽丹,都自动涌入了轻歌的空间袋中。

    城墙上的人们都沸腾了,眼红了,那可都是魔兽的晶核和兽丹的啊,不论是炼制兵器还是丹药,又或者是提升自身的实力,都重要可贵。

    嘭——

    嘭——

    “……”

    一道道爆破的声音响起,一个个通体赤红的兽丹和闪烁着流光的菱形晶核,全进空间袋中。

    这些魔兽死时,没有任何后悔,反而很享受。

    能为自己的王而死,是一种荣耀。

    轻歌瘸着腿,站得笔直。

    她似乎看见,邪魅慵懒的男人,黑发异瞳,身着宽松的火红袍子,行走于九天。

    轻歌伸出手,“回来。”

    光影散去风声鹤唳不再,它化为一道光,扑进了轻歌怀里,与此同时,一粒丹药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进了轻歌的口中。

    翠绿的丹药入口即化,小腿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原先万兽所在的地方,如今只剩双眼装不下的血。

    她抱着心爱的狐狸,走在残道上,杀戮血狼跟着,自李富贵身侧擦肩而过时,沾着斑斑血迹的脸上,勾起妖魅的笑,“我饿了,还有我家狐狸也饿了。”

    李富贵惊住,好一会儿才猛地反应过来,一身白衣都是血,笑着与轻歌往那紧闭的城门前走。

    “走走走,回家吃饭。”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