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15章 我想娶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落寞奄奄的男人费力的抬起头,视线往上拉,那一身浮云霓裳,似雪白的牡丹开出了富贵姿态,她站在风雨里,不苟言笑,面若冷霜,一张精致的脸庞隐在阴影之中,看不清轮廓,只是那漠然绝色的五官,怕是连倾国倾城都道不出几分美。

    女子站在雨夜里,手执一把油纸伞,挡去无数风雨。

    她蹲下身,把李富贵身上的泥用手扒开,看见他小腹上血淋淋的伤口,足足有两个拳头般大的血窟窿,汩汩的鲜血喷涌而出,源源不断。

    碧西双把他扶了起来,往山洞里走,油纸伞不知何时落在了一边无人顾,进了山洞,她以灵气护住他的心脉,李富贵脑子发沉昏昏睡去,第二日醒来山洞之中唯有他一人,脑侧是女子留下的救命丹药,身上盖着的是那件浮云霓裳。

    后来,他千辛万苦出了南冥,去找路颖儿,那日正值路颖儿和驯兽岛岛主私生子黎恩阳订婚,他一身的泥,雪白的袍子早已被鲜血染得猩红,薄唇干裂,打开那扇挂着喜色幔帐的门,看见满座的宾客都在祝福他的未婚妻和另一个虎头虎脑的男人百年好合。

    他不要命的跑至路颖儿跟前,让她跟他走。

    路颖儿震惊过后,却道,你弄脏我衣裳了。

    一口血吐了出来,喷在路颖儿鲜红的袍子上,他无力的跪倒在地,再无力气站起来,四座的人,全都惊站起,看着他往外爬,沿途皆是血。

    很长一段时间,江湖上都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三个月过去,富贵堂建立起来,他亲自在井边,把浮云霓裳上的污渍洗掉,而后珍藏起来,再学习画画,小半年的时间,他终于能将女子那晚的面貌画出来。

    只是当时是夜里,他气若游丝看的也不真切,这幅画里,还是有想象的成分。

    他让徐旭东去找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也只是怀着一丝期待,毕竟,光靠一幅画找一个人,比大海捞针还困难。

    好在,找到了。

    只是时隔多年,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往日清华之姿,绝色之貌,脸上的狰狞血痂,连他这个八尺男儿看得都心悸害怕。

    他想知道,这么多年,她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轻歌抱着小狐狸,靠着石狮,沉默静心的听完了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故事。

    “然后呢?你还有什么想法?”

    轻歌听得出,碧西双在李富贵心里,有很高的地位,只是,李富贵盼了那么多年,对那个朦胧艳丽的女子抱有很大的幻想和期盼,可真实情况却是,碧西双容貌被毁,曾有过不伦之恋,还下嫁过南冥做妾,甚至被迫在青楼——

    华夏五年前的历史长河里,唐五代诗人崔护,去长安应试,未中,在城南郊外散心时邂逅美丽的姑娘,第二年同日再去时,大门紧锁空无一人,便有了脍炙人口的一首《题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短短二十八字,遗传千古,可轻歌想了两世还在想,谁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兴许第二年崔护在城南见到了那位姑娘,只是今非昔比,旧年绝色昙花的女子,而今发福了,或变丑了,兴许是哪个地方不尽人意,不入崔护眼,崔护为弥补遗憾,题诗一首,即便是遗憾没有寻到姑娘,也总比失望要好。

    崔护心水的,是去年惊鸿一现的姑娘。让李富贵久久不忘的,是多年前在大雨中绝艳冶丽救他于危难中的碧西双。

    她往往如此,总喜欢把人性最丑陋龌蹉的一面翻出来。

    “我心疼她。”李富贵低头,额前的碎发掩住了眉眼。

    “心疼?”轻歌冷笑一声,道:“那你可知道她曾心心念念欢喜了自己师傅十几年?嫁给南冥皇子为小妾,被逼入青楼遭人践踏,你可知道?”

    轻歌重复问了两遍,若是李富贵不介意这些,她也希望两人能终成眷属。

    李富贵瞳孔紧缩,身体哆嗦着,呢喃:“怎么会?怎么会是她?”

    起初,富贵堂刚建立时,他尤其留意南冥的事情,当时徐旭东跟他提过一个女人嫁到南冥,后来被抛给青楼,往后又突然失踪。

    他只是一笔带过,根本没有多想。

    也是,南冥和迦蓝的关系很是紧张,碧西双嫁过去时,不是以迦蓝大长老首徒的身份,而是无家的孤女,无虞也有意隐瞒此事,故此,富贵堂势力再大,也很难查到碧西双的真实身份,即便李富贵和迦蓝院长安溯游有着浅淡的交情,往来也会喝喝小酒。

    “那么,现在你又是什么想法?”轻歌逼问。

    碧西双已经有过一次惨痛的经历,她不希望碧西双有第二次,李富贵是个好人,可她不确定他会不会是个好男人。

    “我想娶她。”

    深浓的夜色里,男人抬起头来,道。

    “她的身子不干净,容貌也不倾城,甚至心里都没有你,哪怕这样,你也想娶吗?”轻歌挺直了身子,往前走了一步,咄咄相逼。

    李富贵道:“哪怕这样,我也想娶,此生,非她不娶!”

    “好,记住你今日的话,他日你若敢负她,你就是下一个江海。”轻歌往金漆大门内走去,怀里的小狐狸懒散的蜷缩成一团,纷然如火。

    李富贵想起江海死时的样子,一阵胆颤,这女人,太心狠了。

    他突地想起,他是一剑灵师,她还只是个先天八重的基础修炼者啊,他竟然在怕她!

    李富贵窘,真是越活越不如前了。

    *

    镇长府。

    漆黑昏暗的房间里,门和窗皆用木板钉上,一丝缝隙都没有。

    盘腿坐在床上身着雪白里衣的女子,头上发髻斜插鸾凤步摇,一缕青丝自耳边垂下,她脸色惨白,毫无血色,透着一股病态,琥珀般的双眼,散发出骇然的死气,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行尸走肉,可她的神智却是那样清晰,恨意也这么浓烈。

    龟形的罗盘悬浮在她面前,四角有水蓝色的光华,似深海倒翻,有清风习习穿透而出。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