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14章 我在南冥见过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轻歌怀里抱着软糯糯的小狐狸往富贵堂走,跟着李富贵上了白玉台阶,走至三楼雅房,当徐旭东把玉石为砌的石门打开看见门内诸人时,轻歌一个激灵,险些揪着小狐狸脊背上的毛发给拔了一绺。

    小狐狸炸毛了——

    它毛再多也不是这样拔的吧?

    *

    屋子里。

    华丽硕大覆有山珍海味美味佳肴的桌子八方,端端正正的坐着轻歌熟悉的人。

    北面卫疏朗,椅背上挂着一把缠绕着封带的剑,其脸色苍白,可见被林崇等人断掉的肋骨伤势,尚未恢复。南面詹婕妤,美丽动人的姑娘身着粉嫩的衣衫,袖口烫金,袍摆纹着银丝,黯淡的牡丹花开了整件霓裳,美而不腻,雅而不俗。往西是欧阳澈,男子一如既往干净纯粹,明媚如风。

    最后的女子身材颀长的高挑,消瘦清癯的身体裹在宽大的袍子里,修长似玉白璧无瑕的手在其双腿上绞着,碧西双的后脑勺轻搁在窗棂上,远眺四海,静看堂前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四季的风从高处刮来,将披散及腰的三千青丝嫌弃,犹似死海被掀起的惊涛骇浪。

    听见开门之声,她回过头往轻歌望去,眉眼含笑,小巧的脸上全是狰狞的刀痕,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沟壑里,是鲜血结成的痂。

    碧西双微笑,站了起来,手才抬起,斜叉里,一道身影却是横冲直撞出去。

    “轻歌,想死你了——”

    詹婕妤扑了个满怀,小狐狸再度炸毛,跃上了轻歌的肩膀。

    詹婕妤在轻歌胸前蹭了蹭,轻歌愣住,小狐狸幽怨的瞪着她。

    欧阳澈脸色微红,撇过脸看向别处,这画面太美,他不敢看。

    李富贵站在轻歌身后,双手放在身后,手里握着已经合拢的西施美人扇,他微眯着眸子,深褐色眼瞳里,唯有那道寂静如死水的身影。

    詹婕妤似是很享受般,还在蹭,头皮突地痛了一下,詹婕妤下意识抬眸看去,却见趴在轻歌肩上的小狐狸,伸出的爪子揪住了她一绺头发,扯了几下。

    轻歌:“……”

    这货懂不懂什么叫绅士?

    姬月:除了对咱家萌歌儿,还要对谁绅士?

    轻歌嘴角抽搐,貌似对她也不绅士吧,反而相当禽兽。

    詹婕妤看见姬月,双眸发亮,笑眯眯的,“好可爱的小狐狸。”

    说着,詹婕妤就要伸出手去抱小狐狸,小狐狸眉头却是狠狠的皱了下,转而跃了出去,趴在晶石跪在上,高处不胜寒。

    詹婕妤手僵在空中,轻歌无奈,拉住詹婕妤的手往桌前走去,“再不吃,饭菜就要冷了。”

    詹婕妤一面朝自己位置走去,一面看向小狐狸,眼神漂浮不定,充满了新奇。

    小狐狸荡着腿,盘起爪子,尤其傲娇,见詹婕妤往自个儿这边看,哼了一声后下巴看人,脸瞥向别处。

    咦——

    詹婕妤很是惊讶,现如今的灵兽,都这般具有灵性吗?

    *

    小插曲之后,难得一见的几人都凑在一起叨唠着家常。

    “已经落日了,回去会不会受罚?”轻歌看了眼窗外的夕阳西下,道。

    碧西双道:“灵光门前,安院长让我们几个玩得尽兴,何时回去都无大碍。”

    轻歌拿着筷子的手僵了一下,安溯游不可能不知道碧西双几个成群结伴在月初离开迦蓝是来找她,而安溯游那样说,无非就是希望碧西双他们,多陪陪她。

    若在不知道安溯游与虞姬有关系的前提下,轻歌会感恩戴德,她是敏感之人,别人对她一分好,她要万倍还回去。

    可现在,她对于安溯游,且不说是不是真挚,至少心里有了曾戒备。

    她不懂安溯游——

    欧阳澈见气氛凝固,便想出言缓和一下,“我前几日听到过一个笑话,可好笑了。”

    “说来听听。”卫疏朗道。

    欧阳澈脸色飞扬,“据说,小王背井离乡,后来村里人都渴死了,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

    越往后,男子的笑声越小,直到没有。

    欧阳澈见轻歌等人没一个笑的,便悻悻的道:“不好笑吗?”

    “好笑吗?”碧西双问。

    欧阳澈捶胸顿足,“你们这样,会让我很尴尬的。”

    “哈哈哈——”

    银铃般的笑声突地响起,詹婕妤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这太好笑了。”

    欧阳澈:“……”

    这么敷衍,笑了还不如不笑。

    *

    碧西双等人离开时,月色清明,微风不燥。

    “还有半个月,我等你。”碧西双握紧了轻歌的手,深深的望着轻歌。

    轻歌泯然,“好。”

    “轻歌,我能摸摸它吗?”詹婕妤好奇的看着轻歌肩上的小狐狸,煞是可爱的眨了眨几下的眼睛。

    轻歌余光看了眼小狐狸,旋即道:“不可以。”

    詹婕妤哭丧着脸,轻歌朝欧阳澈看去,道:“你可以摸摸欧阳。”

    詹婕妤回头看了眼欧阳澈,打了个激灵。

    欧阳澈嘴角微抽,他还不给她摸呢?

    几人大笑,气氛融洽的往群山之巅赶。

    轻歌看着四人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浅淡的笑了笑,走在众人之后的碧西双,突地回头,眸光寂沉,也不知是看向轻歌,还是她身后的李富贵。

    回归俱寂,小狐狸跃至了轻歌怀里,轻歌抱住它,抚了抚其脊背。

    “我曾在南冥见过碧西双。”

    男人浑厚低沉的声音在耳后响起,轻歌扬眉,身子往后倒,靠在坚硬牢固的石狮上,眸子虚眯,华光流转。

    李富贵站在玄关,手里的扇子有节奏的敲着门楣,一道道声响,在夜里犹似洪雷般出现。

    “那时,我为救路颖儿,丹田被魔兽咬掉,大雨下了一夜,山上的泥石往下滑,盖在了我的身上,无论我怎么爬,都爬不出那块坟墓之地,我以为我会死,直到她的出现。”

    那晚,他趴在和着雨水的泥里,背上是沉重的土石,他的脸,埋在坑洼,雨势疯狂,雷声大作,似是察觉到什么,他抬起头,睫毛上覆着的泥挡住了他的视线,不过隐约能看见一双清秀的软靴,不染尘埃。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