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3章 挑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鲜血自夜羽白皙的脖颈流下染红青黛色的衣襟,赤红弯刀自夜羽手中滑落在地,她机械般的转过身子朝旁侧铜镜看去,铜镜之中倒映出眉目英气,脖子延伸至锁骨的地方有七八道特别明显的抓痕,鲜血源源不断溢出,夜羽瞳孔骤然紧缩,惊恐的尖叫出声,“啊……”

    她双手颤抖着想要抚向脖子,脖子上的刺痛却让她缩回了沾染鲜血的手。

    轻歌抱着夜菁菁朝门外走去,林尘跟上,夜羽见此,双目阴狠似乎还想要出手,旁侧边角处的姬月却是朝她低吼了一声,夜羽怔住,不敢再往前走。

    姬月极其人性化在桌布上擦了擦沾有夜羽鲜血的爪子,而后挺起胸腹,傲娇的朝外走去。

    轻歌回风月阁的路上,正遇见秦岚夜雪二人朝夜正熊的卧室走去,轻歌淡然如风,与其擦肩而过。

    “站住!”

    秦岚猛地止住脚步,回过头,看着轻歌的眸光愈发狠戾。

    轻歌顿住,将怀里的夜菁菁放在林尘手中,她转过身子,淡淡的看向秦岚。

    “夜轻歌,你是不是认为,大长老来了,这夜家就是你的天下?”秦岚冷声道。

    夜雪站在秦岚身边,芊芊玉手中握着一根碧玉箫,盈盈皓腕,白皙细腻,她一袭白衣如雪,气质清冷孤傲,与世无争般,顾盼流转间,最是那一刹的惊艳,她漠然的望着轻歌,不言不语,波澜平静下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杀机隐隐,煞气滚滚。

    “听说家主双腿废了,夫人还是想办法医治好家吧。”轻歌淡淡道,不喜不悲,宠辱不惊。

    闻言,秦岚像是受了刺激般,若不是夜雪在旁拦住,恐怕她早就撸起袖子跟轻歌干上一架。

    秦岚理智恢复,胸口因余怒而起伏,她望着轻歌的脸,忽然一笑,道:“牛嫂,待会儿去采购一些上好的琉璃镜,安置在三小姐的风月阁里,记住,越多越多。”

    说完,她放肆的笑了几声,带着一众奴仆离开。

    夜雪与轻歌相对而站,院内杨柳依依,铺满鹅卵石的湖边小道上泛起一阵清风,白衣飞舞,似雪花扬起,夜雪手中的碧玉箫,泛着剔透的翡翠光。

    轻歌袍摆曳地,红袖灌风,宽敞的袍子罩在其身上,如百花簇拥一抹绿。

    “夜轻歌,你丹田好了,是不是?”夜雪相当自信,话语间充斥着肯定。

    见轻歌不说话,夜雪也不恼怒,道:“过段时间便是夜家族比,今年的第一,非我莫属,就算你丹田好了又如何?一日废物,终身废物,只是希望你往后,不要再丢夜家的脸,毕竟夜家不止你一个人。”她瞥了眼林尘,嘴角牵扯出一抹讥诮的笑,“还以为以你的尊容,绝对嫁不出去,没想到泼了粪的白菜,也有猪拱。”

    “四小姐,对嫡姐出言不逊的罪名,传到了刑法库的耳中,对四小姐影响可不太好。”林尘抑制怒火,道。

    夜雪嘲讽道:“林管家,是不是没有人告诉你,主子说话时,奴才不可胡乱插嘴?”

    “奴才的确是奴才,不过只是大长老和三小姐的奴才。”林尘脊背如青松般直起,毫不怯弱的看向夜雪。

    他是弃儿,三岁时因病被遗弃在夜家门口,彼时,夜青天历练回来,将林尘从鬼门里救了回来,阴阳先生说起五行缺木,便取名为林尘,希望其不惹尘埃。

    正因他是夜青天亲自提拔的管家,所以当日世人以为林尘和夜轻歌好上导致夜家颜面受损时,夜正熊也只是对林尘踹了几脚,并不敢真正对林尘下杀手。

    这夜家里,他不能轻易动的两个人,就是林尘和轻歌,正因为如此,他才想费尽心思的除掉,毕竟,越是不能为自己掌控的东西,越危险,更何况还是两个人。

    夜雪忽然冷笑一声,视线转移至轻歌身上,她嫣然一笑,道:“我就是想告诉你,皇上已经默许我和小王爷在一起,恐怕不久后,赐婚的圣旨就会下来,提前跟你说,也只是让你做个心理准备。”

    轻歌垂眸,蒲扇般的睫毛铺盖在眼睑上,她忽的抬眸看向夜雪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并未蔓延进眸中,分外凉薄,“我也想告诉妹妹,听说北月冥曾在斗兽场想娶一位叫做无名的姑娘。”

    夜雪脸色骤变,由红变青,再由青转黑,可谓是精彩万分,她双手微微攥紧,愤怒不已,斗兽场北月冥对陌生女子求婚的事情她不是不知,只是她不得不选择无视。

    若她拿着此事去北月冥跟前无理取闹,只怕会惹得北月冥的不痛快,她拼命努力修炼到如今的阶级,为的也只是那一个王妃的头衔罢了。

    只是,当那些话从夜轻歌嘴里说出来,却让她觉得异常羞辱。

    可偏偏,就那样一句话,便将她堵得哑口无言。

    等酝酿好措辞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轻歌早已走远,只留下一抹胭脂色的背影在湖畔。

    林尘抱着夜菁菁与轻歌朝风雨阁走去,见轻歌面无表情,看似苦闷,便以为轻歌是为了北月冥而黯然神伤,安慰道:“三小姐,小王爷生性冷淡,养尊处优,并非是小姐的良人。”

    “我知道。”

    轻歌将夜菁菁接过来抱在怀里,淡淡道。

    林尘欲言又止,眼神透露出纠结之色,一路走去,走了多久就纠结了多久,最后,在假山旁,像是鼓足了勇气,走至轻歌跟前,挡住轻歌,害怕似得低着头,嗫嚅着:“若是三小姐不嫌弃奴才的出身,奴才愿意娶三小姐,平生愿倾尽一切,只对三小姐好。”

    轻歌讶然,视线落在林尘身上,望了许久,轻歌突地笑出声:“林管家,你就这么担心我嫁不出去?”

    林尘垂头。

    “放心,以后若是真嫁不出去,就回来找你。”轻歌笑意溢满眼底,她笑着离开,留下林尘独自一人呆愣在原地。

    轻歌深知,林尘是心怀内疚,才说要娶她,也是,她虽是夜家三小姐,却长相丑陋,修炼废物,反观林尘,出身兴许不够好,但年纪轻轻就成了夜家的管家也不赖,长相清秀棱角分明,身怀炼器之资,随便往哪一放,都会迷死一大群狂热少女。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