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10章 世间之事,由无到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黎紫死的时候,黎恩阳脑子里没有任何要奋不顾身救她的念头,甚至往后也没有为母报仇的想法,唯一有的,便是抑制不住的恐惧,像是一场无边的噩梦,午夜醒来之际,唯有劫后余生。

    至雨夜之后,黎恩阳每每看见刑荼蘼,都吓得发抖,怕得大小便失禁。

    “程院长,若你当真需要这远古秘钥,也不是不能给你。”女子唯有半张脸显露在外,姿貌也能堪称倾城。

    程燃见刑荼蘼松了口,老脸不由的浮现出笑意,脸庞上的皱纹堆积在一起,犹似一朵盛开在山风里的小菊花儿。

    然,当刑荼蘼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时,程燃脸上的菊花儿彻底枯萎凋谢,黎恩阳等人与街道两旁驻足的看客都大吃了一惊,不可置信。

    “这样吧,一炷香内给我九千万灵气丹,这远古秘钥,就是你们的了。”面具之下的容颜,笑开了花。

    程燃横着一张脸,声音尤其冷淡,“刑荼蘼,你在玩老夫?”

    “程院长德高望重,荼蘼怎敢玩?”刑荼蘼轻笑一声,道。

    “老夫看你是刑岛主的女儿,放你一马,若有下次……”

    “不用等下次了。”荼蘼一面往前走,一面道:“程院长老了就是老了,要动手就动手,想抢远古秘钥就抢,废话这么多干嘛?不过就是一个降龙,也敢欺我驯兽之岛?”

    驯兽岛是四星大陆六大势力之一,也是各大势力中最为神秘的一个。

    程燃被荼蘼堵得老脸发青,偏生不能对刑荼蘼动手。

    降龙在四星上虽然还有点名气,学院排名中仅在迦蓝之下,可唯有程燃自个儿知道,放眼四星,降龙连个屁都不是。

    他脸色铁青的看着气势凛然的荼蘼往前走,没有理由再去拦她。

    一转头,程燃浑浊的双目陡然扩大,怒不可遏,“废物!”

    却见程燃视线的尽头,黎恩阳双腿止不住的发颤,液体自双腿之间的裤裆滴落下来,黎恩阳竟是被刑荼蘼吓得尿裤子了!

    此时,刑荼蘼走出了程燃等人的包围。

    延楼窗口前的轻歌眸光闪动,她看见,刑荼蘼往前走时,身后便出现了零零落落的魔兽,魔兽愈发的多,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眼神凶悍,壮观无比。

    程燃虚眯起眼睛,那抹雪白身影在其瞳孔里不断缩小。

    不愧是驯兽岛天赋第一的惊世鬼才!

    蓦地,程燃脑子里出现一股疯狂的想法,这个想法里,充斥着血腥杀戮,见不得人。

    延楼。

    过道。

    红衣和路颖儿因斗殴的原因,被释音赶了出去,君若离自窗口一跃而出,清华的身影落在红衣旁,在地下拍卖场外,与红衣一同拦截想要走的路颖儿。

    释音只管拍卖场里边的事情,一旦出了这个拍卖场,哪怕天塌了,都跟他们拍卖场没有任何关系。

    “夜姑娘。”释音的声音在延楼宫宇内响起。

    轻歌扬眉,收回看戏视线,转身面朝释音。

    “与我下一盘棋如何?”释音突地道。

    轻歌蹙眉,直截了当的说:“我不会。”

    “下着下着,你便会了,世间之事,皆是从无到有。”

    说话时,释音自玉椅上站了起来,往轻歌身边走,走来时,轻歌面前的地面突地凹下,一桌二椅升了起来,烫金琉璃桌上静置棋盘,棋盘前后是装有黑白棋子的玉壶。

    事已至此,轻歌也不拒绝,落落大方的坐在距离自己最近一侧玉椅上。

    恰巧,这侧以黑子为棋。

    释音抿唇,薄凉妖冶一笑,走至轻歌对面坐下,道:“古战场时,凤栖尊后曾与当世最有名占卜师轮回大师下过一盘死局,后世再无人能解开此局。”

    轻歌面无表情,周身泛着寒气,绝艳苍白的脸氤氲着透明之色,窗口有过境的冷风吹来,掀起白发三千,犹若开春前的一场纷飞大雪。

    凤栖——

    这个名字,就像是惊雷一般,她躲不开,逃不掉,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人提及,让她想起两颗命格星之事。

    死局?

    轻歌不懂释音为何要与她说这些。

    此时,释音落下一粒白子,笑望轻歌,“夜姑娘,请。”

    轻歌将手放进剔透的玉壶里,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片刻后,食指中指夹着黑子,放在了棋盘中央。

    以中枢,控四方!

    当年,她自那座血山里活着走出来之后,组织就把她送出了国,在不为人知的岛上修习格斗古武,格斗之术,讲究的是身体的破坏力和爆发力,以最小的点,爆出惊人的力量,而古武分类杂多,排兵布阵,驯兽术,唇语……

    而,在修习排兵布阵之前,轻歌也曾下过古时的围棋,围棋和象棋不一样,象棋有章法,围棋看似无厘头,却总能在收尾时,布下天罗地网,让对方无处可逃。

    可惜的是,轻歌所有科目之中,围棋最差。

    她喜欢真刀真枪的干,而不是以一盘棋来空谈天下兵荒。

    轻歌释音二人在窗前认真的下,地下拍卖场前骚动异常,二人不为所动,一心只在奢华的棋盘上。

    地下拍卖场前,路颖儿看见路燃和黎恩阳,犹似看到了靠山救兵,眸光发亮。

    因之前在过道里和红衣打斗了一番,头发紊乱,衣裳也破了几处,看起来好不狼狈。

    只是在她要往路燃等人走去时,红衣侧着脑袋嫣然一笑,伸出手,拦住了她,“路姑娘,八百万灵气丹不交出来,别想走!”

    迦蓝规章制度苛刻森严,她和君若离既然把八百万灵气丹带了回来,若是两手空空的回去,只怕要受惩罚。

    惩罚他们倒是不怕,只是,不论红衣还是君若离,在迦蓝学生中都是极有威信威望之人,要是遭受惩罚,怕是会让人失望,以后也不好驾驭迦蓝的学生。

    “颖儿,怎么回事!”

    程燃看见自家女儿褴褛落魄的样子,双目喷火,恼羞成怒。

    他是谁,他是降龙的院长,路颖儿是他的女儿,在外落得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让他这张老脸往哪搁?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