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04章 压轴的宝贝,重头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鸦雀丹我们已经栽了一次,这黑石一看便是废品,就让给她吧。”黎恩阳道。

    有前车之鉴,黎恩阳夫妇二人自认为轻歌是故意拍卖给他们看。

    不过,要是他们知道这黑石里藏有倾城骸的话,脸上不知会有多精彩的表情。

    其他人也没有心思跟轻歌抢。

    倒是二楼西侧的雅房里,女子清越的声音响起,“咦?”

    四面墙壁皆是粉白的屋子,夜明珠照的屋内亮如白昼,清瘦的女子梳着如意髻,发尾斜插紫鸳簪子,皮肤吹弹可破,半边脸上罩着一张紫黑的面具,面具边沿的纹路犹若忘川的花儿,清晰剔透,可见制此面具之人,以灵气为引勾勒时,用足了心思。

    这是——

    前些日子轻歌驯杀戮血狼时,在人群之外观看的面具女子。

    “小姐,怎么了?”小厮随从一面斟茶,一面道。

    “这石块表层是黑晶墨云铁,能隔绝灵气的窥探,墨云铁里究竟有何种宝物,就不得而知了。”女子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一口,眸中似有幽绿的光稍纵即逝,夜轻歌,当真只是想气路颖儿?

    还是她早已察觉里边的珍宝?

    先天八重之人的灵气破开墨云铁……

    可能么?

    拍卖进行的如火如荼,呈了白热化的状态。

    轻歌坐在不起眼的位置上,小狐狸帮忙打掩护,她将银色空间袋里的八百万灵气丹,放入了佣兵协会曾给她的金色空间袋中。

    捏了捏充斥着实感的空间袋,轻歌贼兮兮的笑了,宝宝又是有钱人了。

    她瞥了眼空荡荡的银色空间袋,再凝眸看向路颖儿的后脑勺,远山般的眉峰挑了挑,这么好的宝贝,可不能浪费了。

    “小月月,把这个塞进路颖儿的腰封里,小心点。”

    轻歌把君若离的银色空间袋,罩在小狐狸脑袋上,遮住了眼睛,小狐狸站在轻歌腿上,眼前骤然一黑,虚晃了几下,不慎跌倒在轻歌怀里。

    小狐狸一爪子把空间袋自脑袋上移开,小脑袋郑重的点了点,旋即又往外窜,轻歌突地出声,“回来。”

    小狐狸站在轻歌脚边仰起脸眼巴巴的看着轻歌。

    轻歌目光别扭的往四周看了看,右手半握拳掩唇,干咳了几声后,少女沉闷之声自指缝里溢了出来,“那个……不要摸到她。”

    腰封,那可是在腰上——

    若非仔细观察的话,鲜少有人能发现轻歌耳根绯红,如残阳落下时天边的火烧云。

    小狐狸愣了一下,旋即笑的四仰八叉,他家姑娘,这是在吃醋呢。

    好!

    好样的,就应该这样!

    “好嘞,放心,除了你我谁都不摸。”

    小狐狸眉开眼笑,琥珀琉璃般的双色眸子眯成了一条缝,看不见眼睛神采、

    却见它大摇大摆的往路颖儿那边走去,满脸的得瑟,喜气洋洋,忽如一夜春风来。

    轻歌:“……”

    她可以把她适才的话收回来吗?

    当小狐狸蹑手蹑脚悄然的把空间袋塞进了路颖儿的腰封,只露出银色边角后,无声无息的回到了轻歌身边,小脑袋在其怀里蹭了蹭,讨好卖乖,“我连她的衣服都没碰。”

    轻歌唇角微翘,神采飞扬。

    干得漂亮。

    而在轻歌与小狐狸干大事的时候,释音口中的拍卖物,已经到了最后一件。

    通常来说,拍卖场里压轴出场的宝物,都是此次拍卖的重头戏。

    轻歌抱着软糯糯的小狐狸,舔了舔唇角,虚眯起懒眸,往东西两侧的阁楼看去,镶嵌着湖色珍珠的帘子透露出浅黄的光,隐约可见风华身影绝代无双。

    他们——

    要出手了吧?

    拍卖场的最后一件宝物,消息向来是密封的,不对外泄露,但有些势力,以灵气丹为礼,能买通消息。

    由此可见,两侧阁楼里的人,目标是最后一件!

    西侧她不知道是谁,但东侧是君若离,而且路颖儿夫妇二人来此,应该和压轴的宝物有几分关系。

    轻歌愈发的想知道,究竟是何种珍宝,能引起迦蓝降龙两大学院的关注。

    “想来诸位都非常期待最后一件拍卖物。”释音神秘一笑,道:“这件物品很重要,我们拍卖场都把知道消息的人给封口了,就算有消息流露出去,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只因为这一件物品,太重要了。”

    众人逐渐沉寂下来,呼吸仓促了几分,都想知道,压轴的宝物究竟是什么,能得到拍卖场如斯重视。

    四下里,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释音仿佛故意卖关子——

    “释音公子,别磨磨唧唧的,赶快把最后一件宝贝拿出来吧,爷们都不差钱。”见释音还不说话,有人憋不住了,大声的囔囔着。

    “就是说啊,吊人胃口可不是人干事。”

    “可别告诉老子,这最后一件宝贝,是释音公子你。”

    “哈——”

    “……”

    肆无忌惮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拍卖场,如深海上的涛浪,一浪接着一浪。

    释音不怒反笑,如画眉目一笑起来,山河失色百花残,比那乱世中的殃民美人,还要妖冶一些。

    半晌。

    翠玉桌突地往流石台子下沉去,凹至水平面。

    轰——

    深沉低吼的声音响起,一阵地动山摇,犹似突如其来的天灾,让人防不胜防,饶是席位上的男人们都经历过无数次生死,当底下拍卖场晃动的那一刻,还是止不住惊惶,内心深处衍生出了无尽的惶恐,这是人之本性,怕死。

    释音花容月貌不曾有任何改变,脸上的笑容愈发魅惑,他安安静静的站在不停震颤的流石台子上,像是满地沼泽中延伸出的一朵血蔷薇。

    轻歌脊背深陷进椅背之中,四周是阴影和恐慌的人们,她不动如山,眉目若初,镶嵌在精致绝艳脸上的一双寒瞳,此刻冷光粼粼,雷霆乍现!

    东侧阁楼。

    红衣蓦地站起,趴至窗前,隔着帘子往下看,“要出来了!准备好灵气丹,一定要把这个宝贝带回迦蓝。”

    君若离着盛雪袍子,动作优雅,不紧不慢的倒着茶,茶水溢入瓷杯的声音,哗啦响起。

    好似古战场的钟声,象征着灭亡。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