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42章 你怎么不去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可能,那天我们都察觉到了夜轻歌身上的灵气。”夜羽急忙道。

    楚阳轻瞥了眼夜羽,道:“本官在三小姐身上没感应到任何灵气,那日,你们之所以能察觉到夜轻歌身上的灵气,兴许是夜清清频临死亡时候爆发的灵气渲染到了三小姐身上,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夜清清死在三小姐手中,那也是她死有余辜,虐待手足残杀庶母的罪名够她死个一百回了,只是,二小姐你这般急切的想让夜轻歌问罪,又是为何?”

    夜羽脸色煞白,顿时看向夜青天,却见夜青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便撇过头去。

    夜羽咬牙切齿,猛地转头瞪向轻歌。

    轻歌一面安抚怀中的夜菁菁,心中兀自腹诽——

    无论身为佣兵还是夜家老三,她的原则从未变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挖其祖坟灭其满门。

    当然,夜羽的祖坟就是她的祖坟,自然不能挖……

    屋内一阵死寂。

    半晌,楚阳站起来朝夜青天拱了拱手,道:“夜兄此次闭关实力大涨,若是有空去我刑法库喝喝茶。”

    夜青天用鼻子哼了一声,道:“一般的茶老夫可不喝。”

    “什么样的人喝什么样的茶,若是夜兄要来,小弟自然不敢怠慢。”楚阳笑道,夜青天的脾气,还真是……火爆的很呢。

    两人你来我往的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楚阳便带着夏宇等人离开。

    直到屋内只剩林尘、轻歌等五人,夜青天这才正儿八经起来,脸色严肃,神态威仪,往那一座就是一方尊佛,威风凛凛。

    林尘上前替他斟了一杯西湖白雪茶,夜青天粗糙的手指摩挲着杯身,屋内气氛诡谲沉闷,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夜;窗外晴天放光,窗内乌云密布,似有浓墨渲染的南冥墨莲,徐徐怒放,花儿尽情,晓风入云。

    夜羽僵直着身子站在椅前,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尴尬的很。

    她默默的看了眼自己的爷爷族中威仪得很的大长老,心里有些悲哀,还有些恨意,她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废物了,同样是孙女,为何夜青天眼中只有夜轻歌!

    一双寒眸冷光自轻歌身上恨恨扫过,夜羽忽然突发奇想,是不是没了夜轻歌,夜青天的目光就会落在她身上?

    夜青天慢慢喝完一杯茶,他将青花瓷的茶杯放在桌上,林尘上前,斟了一杯茶。

    夜青天沉着脸,目光森然的落在夜羽身上,声音没有以往的慈祥,多了些严厉和隐隐而出的……杀心!

    “夜羽,这种事情若是还有下次,就别叫我爷爷了。”他起身,走至轻歌身边时看了眼轻歌怀中的夜菁菁,道:“月柔没了,这丫头以后就随你入住风月阁,爷爷就先去皇宫与皇上喝酒解闷了。”

    轻歌点头。

    “林尘,好好照顾三小姐。”

    一句话落下,夜青天身影似魑魅魍魉,顷刻之间,暴掠而出,罡风阵阵,玄关处的檀木门还摇晃了几下。

    夜青天走后,夜羽才觉得整个人都松了口气,她眸光斜睨玄关处,灵气如风释放,却见那敞开的檀木门,忽然关上,四月芳菲,明明是春末初夏,屋内却阴冷森森,夜羽大步流星的走至轻歌面前,手中赫然出现一把赤红弯刀,弯刀泛着血色的光泽,霎时,夜羽将这弯刀抵着轻歌的脖子,眸中迸发出无尽狠意和杀气

    “夜轻歌,你是不是很得意?”

    夜羽面目颇为扭曲,五官狰狞,如同恶魔,本该英气清秀的眉目,如今却是如厉鬼般纠缠。

    轻歌面不改色,只是在夜羽将弯刀伸过来的那一刻,捂住了夜菁菁的眼睛。

    一侧,林尘脸色骤变,声音不由的冷了几分,“二小姐,若是大长老得知你这样做,恐怕……”

    夜羽一手握着赤红弯刀,另一手反手一巴掌隔空打在林尘身上,将林尘脸上打出了五道血印。

    “林尘,你无非就是我夜家的一条走狗而已,主子做事,你这个奴才有什么资格来评头论足?恩?”夜羽回头,冷望着林尘,如看一条狗。

    林尘脸色阴沉,目光鹰隼狠辣,再也不似以往儒雅温和。

    却在此时,窗户忽然关上,屋内灵气蛟龙似得四窜,窗口火金柜子上,站着一只似猫似狐的动物,这猫狐一双瞳孔,一半赤红一半绛紫,一面高贵优雅不染尘埃,一面张扬桀骜笑傲天下,光线昏暗的屋子内,烛火幽幽,猫狐眸光藏着危险和喋血,它看向夜羽,喋血一笑。

    夜羽双瞳睁大,心里发毛,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快速蔓延至四肢百骸。

    就在此时,轻歌忽然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扳——

    “咔嚓”的声音响起,那是骨头断裂的刹那。

    夜羽张大嘴,惨叫出声。

    轻歌以灵气灌溉在夜菁菁眼睛四周使其暂时看不见其他事物,她一手抱着夜菁菁,一手捂住夜羽的嘴,同时,膝盖高高抬起,朝夜羽小腹上顶去,夜羽痛苦的弓起身体,竟是被轻歌堪堪顶起,双脚脱离地面,轻歌将膝盖移开,夜羽便摔在地上。

    夜羽匍匐在地,一双软靴稳稳的停在她面前,她双手颤抖的撑在地上,却见轻歌抱着夜菁菁,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她,软靴脚尖勾起夜羽的下颌,迫使夜羽与之对视。

    夜羽双目猩红,特别可怕,她像是没了理智的疯子,随时狂暴。

    是的,没有比这还让她觉得屈辱的事情了。

    她堂堂夜家二小姐,威风八面英姿飒爽,虽无大家闺秀之绰约,却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气魄,在帝都城乃至整个北月国,都是无数少女所敬仰崇拜的英雄,世人皆称她为花木兰二世。

    而骄傲轻狂的她,竟然匍匐在一个废物脚底。

    “夜轻歌,你怎么不去死。”

    夜羽张嘴,歇斯底里的怒喊,她捡起赤红弯刀爬起来,用尽全力想要杀了轻歌。

    姬月忽然低吼一声,屋内的所有摆设全部化为齑粉,却见它的身子从半空窜过,在夜羽脖子上留下几道痕迹。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