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99章 冤家路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北月,斗兽场。

    坐在棋盘前的男子站了起来,一道黑色光束从天而降,覆盖着棋盘。

    殿门被打开,媚娘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黑盒子。

    “青柳的肋骨拿到了?”冥千绝问。

    媚娘点头,把黑盒放在桌上,道:“青柳的肋骨已经带来了,你的话和东西我都给了她。”言至此,媚娘皱起了眉头,于心不忍,“这样做,对轻歌会不会太残忍了些?”

    她算是在轻歌实力还很弱的时候就遇见了,她亲眼目睹那样刚强炽烈的女子,逐步走上巅峰。

    她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好人和坏人。

    冥千绝至今的所作所为,她都能理解,只是,她突然很心疼那个总是独来独往的少女。

    冥千绝眸光冷凝,闪过一道煞气。

    月光清寒,他负手而立,转身背对着媚娘。

    “只要她是夜轻歌,就不残忍,你别忘了,她和凤栖尊后一样,拥有两颗命格星。”冥千绝道。

    “可——”

    “媚娘,你是不是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冥千绝的回头,眼里的邪佞之气,把媚娘的话全给堵了回去。

    媚娘噤若寒蝉,欲言又止。

    许久,媚娘将头低下,眸里又是一片冷寂杀气。

    她只是个奴隶,只要做好主子交代的事情就好。

    夜明珠的光火,照耀在冥千绝的脸上,冥千绝的脸色,好似白了几分,垂下的眼眸邪魅异常,隐藏在阴暗之中。

    突地,他残笑了一声。

    他有他的夙愿,所做的都没错。

    怪只怪,她是夜轻歌——

    富贵堂。

    隔层晶石屋。

    李富贵静坐在桌前,翻看着富贵堂近些日子的账簿。

    敲门声响起,李富贵眼也没抬,“进来。”

    徐旭东拿着一个画轴和一沓资料打开门进屋,到了李富贵面前,道:“堂主,你想要的人,已经找到了。”

    “找到了?”账簿自李富贵道手中滑落,他蓦地站了起来。

    徐旭东点头,把这里的画轴和资料都递给李富贵,“这是她现在的容貌,堂主你见过的。”

    自建立富贵堂开始,李富贵便让他去找一名女子,女子生得绝艳,眉目犀利,一把长枪,一袭浮云霓裳……

    徐旭东突地想到,李富贵带轻歌去降龙学院参加路颖儿婚礼的时候,就是给轻歌穿这一身浮云霓裳的;当时他并未多想,而今仔细想想,难不成……

    “堂主,你让夜姑娘穿浮云霓裳,可是想让她替代……”

    徐旭东的声音的戛然而止,李富贵眼神陡然变得阴狠了起来,徐旭东咽了咽口水,立即噤声。

    李富贵把徐旭东的画轴打开,瞳孔骤然紧缩,“容貌全毁?”

    画轴上脸庞布满刀痕的女子,正是碧西双!

    那日与江海赌石时,他见过。

    “正是她,她名叫碧西双,是个孤儿,是迦蓝大长老无虞的徒儿,被其一手拉扯大,后来不知发生何时,执意要嫁给南冥皇子,嫁过去之后,南冥皇子把她送去了青楼……”徐旭东把调查出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也没想到,李富贵要他调查的人,竟然是那日在富贵堂有过一面之缘的女人。

    因碧西双脸上错综交叉的刀痕,徐旭东对她也算是印象深刻。

    “原来她在迦蓝被当成疯子,怪不得我找了她这么多年都杳无音讯。”李富贵唇角勾起,绽入一抹笑。

    “堂主,那夜姑娘……”他以为,李富贵对轻歌心动了。

    “夜姑娘只是夜姑娘。”李富贵漠然道。

    心动?

    兴许只是那晚的浮云霓裳让他心动罢了,可浮云霓裳的主子,却不是她。

    曾有个女人,身姿如云,绝世风华,身着浮云霓裳,系着绛紫披风,在夜里翩跹起舞……

    *

    轻歌驭杀戮血狼,前往底下拍卖场。

    觉得带头狼在身边过于张扬,轻歌便让血狼待在虚无之境。

    起先,小狐狸是非常不同意的。

    虚无之境是他和轻歌唯一的约会场所,如今来了一头狼,以后干点啥羞羞的事还不得有一双狼眼在"chi luo"裸的看着,小狐狸想想就是一阵恶寒。

    “不要,我拒绝。”小狐狸想也没想便道。

    “理由。”轻歌问道。

    “以后亲你不方便了。”小狐狸赤红毛发之下的脸颊绯红如斯。

    轻歌:“……”这小狐狸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呢?

    咋的越来越不纯洁了。

    至此往后,小狐狸时常在虚无之境与小狼大眼瞪小眼。

    一山都容不得二虎,更别说这两个一个是杀戮之皇血狼,一个是妖域的王。

    *

    青石镇的地下拍卖场,算是方圆百里之内最为出名也是规模最大最全的一个拍卖场。

    拍卖场在青石镇的南面,是一个巷子口,门前站着两个戴着斗篷的男人。

    轻歌才走至门口,一抬眸,看见风风火火迎面走来的女子,就傻眼了,终于意识到什么叫冤家路窄。

    路颖儿和她的新婚丈夫并肩而来,身后是一行充当保镖的侍卫们,轻歌看着都可以排到青石镇外的侍卫们,眼角猛地抽搐了一下。

    降龙学院的院长,还真是疼爱他女儿……

    出个门还带这么多侍卫。

    “颖儿,咱又不是炼器师,要这火云珠干嘛。”路颖儿的丈夫,谄媚似得跟在旁边,道。

    路颖儿道:“我最爱的耳环丢了一只,唯有这火云珠才能与其媲美。”

    “颖儿想要的话,这火云珠,今晚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男人道。

    轻歌:“……”

    若非亲眼所见,她真的很难相信降龙学院的院长会生出这么个东西。

    火云珠那么好的宝贝,竟然要拿去做火云珠。

    这样浪费,是会遭天谴啊遭天谴——

    路颖儿与男人说话时,目光漫不经心的瞥着。

    轻歌见此,心里腹诽了一句不好,准备先进拍卖场,只是这脚才刚抬起,路颖儿的声音就在身后响起,“哟,这位姑娘,咱俩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轻歌干咳了声,脚步顿住,面不改色,看来麻烦,是怎么都避免不了的。

    路颖儿和男人走上前,男人看见轻歌,火冒三丈,他可忘不了,大婚那日,轻歌是怎样羞辱他的。

    后来,新婚过后,二人派人调查,看见轻歌的画像之后才知道那日闹事的女子,叫夜轻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