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398章 惹人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幽静的屋子里,轻歌盘腿坐在地上,面前是泛着晶莹光泽的月蚀鼎,鼎炉之下,是一缕深然的红色精神之火,鼎炉盖上,好似有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坐在上面荡着莲藕般白皙如玉的腿。

    轻歌伸出手,南海赤火珍珠便出现在了手上。

    回迦蓝之前,她想给疯子炼制一把绝佳的兵器。

    据安溯游所言,碧西双曾拥有一把紫焰枪,紫焰枪是无虞赠予她的,用死人谷里的百年骷髅、魔渊山脉里的金刚石,以及各种天之材料混淆而成。

    据说,碧西双曾在魔兽纵横的山脉里,手执一把紫焰枪,挽出紫色枪花,引来紫电,以一人之力,对抗无数魔兽。

    只是后来她下嫁南冥,离开迦蓝时,跪在龙凤灵光门前,用无虞所赠的紫焰枪,挑断了双手筋脉,重伤骨头,以报无虞多年亦父亦师的养育之恩。

    从此往后,她再也拿不了枪,使不出她引以为傲的招式枪花。

    轻歌翻看着林尘给她的炼器书,炼器书有些残破,关乎南海赤火珍珠的描写,也就只有简单的几行而已。

    赤火珍珠——

    生于南海,锤炼百年,珊瑚之血,琥珀之泪,以倾城骸锻造,可成佳器。

    此次,她想锻造出一个地级兵器,以神魂操控,对于现在的疯子来说,地级兵器,才是她的所属。

    只是,她现在的炼器等级,仅仅是人级而已。

    放眼整个四星,也就只有炼器宗师风青阳达到了地级。

    “你想炼制地级兵器?”小狐狸四肢敞开的躺在窗台前的桌子上晒着暖阳,懒洋洋的,他睁开了一只眼睛,轻瞥轻歌,道了声。

    轻歌点头,“的确有这种想法,不过貌似有点难。”

    小狐狸翻了翻白眼,何止是有点难,难如登天好不好!

    炼器比修炼灵气还要困难,每一步都不可有差错,越级炼器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世间难有几人能做到,硬是要说谁能做到的话,普天之下,各个位面,恐怕也就只有他认识的那个变态能做到罢了。

    “你想锻造以神魂操控的地级兵器有点难,不过你拥有南海赤火珍珠,只要再聚集倾城骸,就能锻造了。”姬月道。

    轻歌蹙眉,“倾城骸?”

    永生石里,英武侯的声音渐而响起:“倾城骸,古战场各大尊后坐化千百年,形成的骸骨。”

    “古战场尊后?”

    轻歌嘴角微微抽搐,想骂娘了。

    古战场那是多遥远的时代,而且还是尊后的,这不是大海淘沙么,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轻歌有些头疼,看来回迦蓝之前,不能炼制地级兵器送给疯子了。

    话又说回来,她就算凑齐了倾城骸和赤火珍珠,也不一定能锻造出地级兵器,她如今还只是个人级炼器师,想要冶炼地级兵器,倒也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要是有凤栖尊后的倾城骸,你就能召唤出明王刀的刀魂。”

    小狐狸翻了个身继而趴在桌上,晒也是有讲究的,得均匀嘛。

    凤栖尊后?

    轻歌低声轻喃这个神圣的名字,一股庄严肃穆之感,油然生出。

    同时,她还感觉心脏处有些压迫,灵魂仿佛被人放置于无边黑暗里,荒荒芜芜,凄凄惨惨。

    云月霞曾与她说过,她和凤栖一样,都有两颗命格星,凤栖最后落得了个不得好死的下场,她也不会好到哪去。

    轻歌指尖轻颤。

    她站起身,把月蚀鼎收了起来,把慵懒的狐狸抱在怀里往房间外走。

    一楼大堂。

    李富贵成了说书先生,手里执着一把西施美人扇,他将扇子合起,往桌上一砸,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洞房之夜,新郎迫不及待的把美娇娘的盖头掀起,压了下去,将衣裳掀掉,哪里知道,这新娘,竟然是个男人,新郎怕在新娘面前失了面子,入洞房之前,特地喝了壮阳的药酒,这半夜三更的,哪里去找个女人来?男人就男人,照样上了。”

    言罢,哄堂大笑。

    轻歌站在阶梯之上,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富贵堂的堂主,真是越来越无厘头了。

    他看见轻歌,立即迎了上去,笑道:“终于舍得从房间里出来了?不然我还以为你要发霉了。”

    轻歌耸了耸肩,道:“再不出来,青石镇的男人都要因为你宣布出柜了。”

    “出柜?出柜是什么意思?”李富贵问道。

    轻歌浅笑,低声道:“同性恋的意思。”

    李富贵:“……”他只是开开玩笑而已,千万别当真。

    “东陵鳕当上了皇帝。”

    李富贵忽然道,轻歌讶然,愣住,旋即眉开眼笑,笑完之后,轻歌却又开始心疼那个男人。

    他能在极短的半个月之内,从九子夺嫡中横杀而出,得有怎样的煎熬。

    “五个跟他反目的兄弟,三日之前,全被他以乱臣之名杀了。”李富贵脸色如霜,语气有些沉重,“他今日登基为皇,第一天就把两个兄弟关押进天牢,永世不得出。”

    “他会是个好皇帝。”轻歌笑道。

    如果可以,她也不希望东陵鳕会坐上那个压抑恢弘的宝座。

    可,那是他的使命。

    “兴许吧。”李富贵道。

    “堂主——”

    徐旭东带着人走来,悄然道:“拍卖场来了火云珠,等会儿就要开始交易,我们要拍吗?”

    “火云珠?”李富贵皱眉,而后摇了摇头,道:“火云珠是炼器师进阶巩固精神之火的必需之物,对我们没用。”

    男人看了眼轻歌,道:“夜姑娘似乎是炼器师,可以去拍卖场看看。”

    轻歌点头,“我晚点会去一趟。”

    *

    傍晚。

    轻歌离开富贵堂,前往地下拍卖场。

    杀戮血狼自富贵堂的后院里跑了出来,亦步亦趋的跟在轻歌身边,一双赤红的眼,散发着凶戾之气,让人望而却步。

    少女伸了个懒腰,曲线毕露,虽也没什么曲线,写总是要这么写的。

    斜阳之下,少女嗔了眼血狼,“小狼,看,人都被你吓跑了呢。”

    被轻歌抱在怀里的小狐狸哼哼唧唧的,“看吧,还是我惹人爱。”

    轻歌:“……”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